笔下文学 > 汉祚高门 > 1417 枭雄姿态
    居然来到了广宗!
  
      这个结果,真是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此刻,不独金玄恭有些明显的愕然,就连周遭的士卒们,脸上也都流露出几分说不出的尴尬。他们倒是未必详知前方的大城底细,但基本的事实却要承认,若前方数里外的大城便是他们此行将要进攻的目标,趁着随军口粮还未耗尽,赶紧吃完乖乖返回罢。
  
      王师各部伍虽然士气高涨,但并不意味着就完全的罔顾事实。对面那座城池单从正面看去便阔达数里,城高两丈有余,就算仅仅只是一座空城,他们这区区六百卒众想要附城攀爬而上也是非常的不容易。更不要说在那城头火光照耀之下,不乏持戈兵卒往来于城头巡弋。
  
      “此城应是广宗,并非咱们将要攻拔的上白!”
  
      沉默少许之后,金玄恭也不得不将实情吐露,实在是瞒不住了。他们野泽迷途,无头苍蝇一般撞到了位于上白后方的广宗城。
  
      当然眼下也不必再介意士卒们知晓详情,行军迷途最可怕的是所处方位的丧失对军心的打击与动摇,可是既然明白了眼下身在何处,再调整方向便也不再困难。
  
      当然道理是这样一个道理,而事实则未必。毕竟他们所在乃是河北腹心之境,既不是塞北那无垠旷野,也不是辽东地势复杂、人烟稀少的境遇。
  
      类似广宗这样的大城,其城防警戒体系有着一整套的配搭,绝不仅仅只是眼中可见的那高大城池,如果防卫再紧密一些,探出城池数里乃至十数里之外并不夸张。
  
      换言之,按照他们眼下已经逼近广宗城这么近的距离,周边可能已经存在广宗城守卒们布置在城外的斥候耳目,他们的行踪随时都有可能泄露。
  
      “留下十人于此窥望,剩下的原路退回!”
  
      金玄恭胆气是壮,但也不会无聊到明知不胜、偏要作死,很明显眼前的广宗城并不是他们能够袭攻得手的目标,趁着行踪还未暴露出来暂且后撤到安全的境域才是最正确的作法。
  
      士卒们听到这话后,也是忍不住松一口气,真担心这位新任的幢主年轻气盛,作出什么不合理的决定。虽然撤退途中还有兵卒忍不住盘算道“这样一座大城,凭咱们若能攻下,只怕最少积勋六七转罢”。
  
      周遭人听到这话,不乏忍不住捧腹而笑,一时间寻错目标的紧张与惶恐反而缓解一些。金玄恭行在伍中,也是忍不住心中感叹,就连这些寻常的士伍都有如此胆大包天的镇定,王师整体上上下下所弥漫的那一股催人上进的气概,放眼世道之内真是无人能出其右。
  
      一行人众撤退数里之后,沿途自然留下监察动静的斥候耳目。在退到野泽中一处荒凉的谷口后,天色已经渐渐破晓,也无须再弄火种照明,金玄恭又摊开随身的地图开始找寻方位。
  
      有了广宗城这样一个醒目地标的指示,上白所在便好找的多。上白乃是广宗郡下的一个县,距离广宗城只在一二十里之内,确定了几个大概的方位之后,金玄恭便派遣几名士卒小心散出开始寻找。
  
      无意间靠近广宗城,结果有利有弊,好的一方面是确定了方位所在,对于真正的目标搜索也能有的放矢。坏的一方面则就是让士卒们亲眼看到在他们目标之外,还存在这样一座城防完整、实力雄厚的敌方城池,对于士气的压制不可谓不大。
  
      此时就有营主凑到金玄恭身畔,低声询问之后战斗中,该要如何应对来自广宗城方面的威胁?
  
      他们倒也并非胆怯,毕竟敢于凭着一份真假莫辨的情报便远出袭敌,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眼下询问也只是担心死得没有价值。要知道就算之后能够顺利攻下上白,一旦广宗城方面羯军做出反扑救援,凭他们眼下的兵力,也很难维持坚守多长时间。
  
      这一个问题,金玄恭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当部下兵长问起,便也耐心解释广宗乞活军与眼下上白羯军彼此之间的差别。
  
      羯军本身结构便没有王师这种上下统属层次分明、大将军一人独执的稳定,不同旗号、不同部伍之间关系远远谈不上亲密,见死不救乃至于落井下石的现象,其实并不奇怪。
  
      特别乞活军在羯军体系中本身便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只要不过分侵害到他们自身的利益,他们出兵出力,支援上白羯军的可能并不大。
  
      几名兵长听到这话,一时间倒也颇觉新奇,他们习惯了王师军令严明的情况,对于羯军这种各自为战的作风自然是有不屑,乃至于怀疑内耗如此严重,何以还能统治河北这么多年?
  
      可见人都是健忘的,抛开王师当下构架不谈,上数十年前,江东朝廷对各镇方伯的控制又比羯国能好多少?远的不说,单单早前的江东政变,若非沈大将军渡江归国、力挽狂澜,随后又创建洛阳行台霸府,南国局势崩坏较之羯国也真是不遑多让。
  
      但时至今日,双方势力各有不同,王师将士们自然也就有了取笑羯国自取灭亡的资格。
  
      不过言虽如此,广宗城里的乞活军究竟会不会干涉上白的军事行动,其实金玄恭也不能笃定。
  
      乞活军在羯军体系中的独特地位,也让王师对其了解出现一个盲点。南北对峙多年,特别是随着今年北事大用,羯军其他部伍与王师各有交战,自然也难免有不同级别的兵长将领被俘获,吐露出羯军各部伍内情种种。
  
      但是乞活军却由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与王师正面交战的战场,这也就造成了王师对于乞活军情以及内部人情状态的完全陌生,即便有一些推断与猜测,都只有侧面的印证而无直接的证据。
  
      比如多年前那场中原大战,广宗一度在羯国石堪的统治下,但乞活军却坐视石堪落败而不救。比如去年沈云所率奋武军行过广宗城,广宗也只是闭城自守,对于逃窜过境的皇子石宣都拒不接纳,更坐视奋武军直接攻入襄国大肆破坏而没有救援的举动。
  
      至于金玄恭,对于乞活军倒是有更多的了解,早年间乞活军当下的代表人物李农便曾出现在辽边战场,金玄恭虽然没有与之直接交战,但也听部族中其他将领谈论起李农所部乞活军自成一军,无论驻营还是进退攻略,都不与羯国其他军队混在一处。
  
      但这也并不能确定乞活军在当下这种形势下也能保全自身、作壁上观,毕竟王师部伍已经抵临境域之内,石闵所部羯军与广宗乞活已是唇亡齿寒,而且通过各边降将的交代,羯将石闵其实也是有着乞活背景的,虽然已经很淡薄,但也不能就此笃定乞活军对石闵仍是见死不救。
  
      毕竟,石闵其人之所以选择上白作为其军大本营所在,其中肯定也是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考虑。
  
      所以,对于广宗乞活军是否干涉上白方面的战斗,金玄恭并不能确定,他也是在赌,赌乞活军并没有彻底接纳石闵。如果他赌赢了,广宗的乞活军果真不在意上白得失,那么就意味着石闵所以依傍广宗乞活进行活动,其实是打得混淆视听、狐假虎威的主意!
  
      如果能够搞清楚这一点,其意义之大还要胜于单纯的攻下上白!
  
      所以抛开其他战场上的因素如何,单单广宗乞活军对王师的态度如何,金玄恭此次进攻上白,就是在赌命!如果广宗留守的乞活军直接介入这一场战事,凭他所部这几百人众,绝对是有去无回,有死无生,不可能坚持到后路王师大军救援。
  
      当中内情,暂不细表。天色大亮后,散出的斥候也传回信报,言是已经发现了上白的具体位置,金玄恭得讯之后,便也不再迟疑,当即召集散开休整的将士们,于野泽中向上白欺近而去。
  
      行军途中,视野渐次开阔,特别是行出野泽之后,视野中已经无复荒凉,田野里分布着大片大片有着开垦痕迹的土地,甚至还有桑林、梅林等明显人工种植的林圃,同样也不乏破败的村邑,总算有了几分河北腹心之地的风采,不再是索然无味的荒郊野外。
  
      上白也曾是乞活余部主要的聚居地之一,羯国如今的大将李农便出身上白乞活一脉。这一片天地中,往年是生活着数万乞活余部,由于主要的丁壮战力跟随李农被羯主石虎征调到了北方,今年北伐大战开始后,留守此境的数千乞活人众也被广宗城收纳,此境才荒废下来。
  
      野途中数百人队列疾行,也足够醒目,特别是行此全无遮掩的田园阡陌中,行踪已是无从遁藏,不过按照前行斥候传来的情报,也根本没有再隐藏行踪的必要,因为上白这一处羯军大本营,较之他们此前的设想还要更加的空虚。
  
      行途中还处处可见大队人马于此境出入往来的痕迹,一些废弃的营灶中还残留着柴木灰烬,可以想见不久之前此境仍有众多人马于此集结待战。
  
      金玄恭等一行人众畅行此境,队伍前方不断有斥候徒步奔跑往来,汇报最新的敌情。上白城池不大,与曲周不乏类似,当金玄恭他们已经远远可见前方矮小的土城轮廓的时候,周边那些残留的营垒中还不乏留守羯卒惊慌奔走的身影。
  
      “上阵应是,只怕上获难得啊!”
  
      看到如此稀松,形同虚设的营防,金玄恭也忍不住叹息一声,不乏遗憾,原来以为凶险多多的远袭,真正的危险不过只在曲周城外,曲周城驻守的羯军游骑没有发现王师分兵外出的行动,上白对于他们而言已经只是一个坦陈待虐的目标。
  
      一行人径直抵达上白这座土城外,城池逼仄矮小,土墙上探出一个个惊慌未定的人头,约莫有四五百数,显然他们没想到王师部伍居然能够欺近至此,虽然仓皇组织起人力据守反击,但看起来更像是个笑话,其中不乏兵卒大概连真正的战阵都未经历过,战战兢兢的两臂持着简陋弓械,箭矢一旦脱弦,飞出不足数丈便斜插进城外的泥土中。
  
      这样的战斗,实在乏善可陈,城外六百王师卒众分成三路,直向土城城墙扑杀而去,从周边那些空虚的营垒中拆下的竹排木板遮挡住那些全无劲力的杂乱流矢,而后便被拍在了土城城墙下,士卒们踩踏而上,挥刀劈砍。
  
      很快这一道简陋的防线便全面瓦解,站在不高的城墙上,还可看到城内乱卒惊慌奔走,其中多数都是伤残老弱,若能尽数收斩、俘获,大概也能得近千之数。但王师奔走远来,几百步卒,很显然是做不到全城包圆。
  
      金玄恭入城之后,先下令扑灭已经燃烧起来的烽烟示警,率领一营兵卒沿城内巷道扑杀余者,另外一营则穿城而过,尽可能多的追杀四边逃窜贼卒,但也规定离城三里即至,穷寇勿作远追。
  
      战斗从发生到结束不足半个时辰,算起来最辛苦还是这一路在野泽中的奔行。城中收俘近百伤残,俱被驱赶进了一处空旷的屋舍,之后检点收获,又得几十具已经破损不堪的甲械,城池的西南角一处栅栏,里面围养着十几匹驽马、牛羊,靠近城池中心的仓舍中则搜出三十多斛谷粮并綀、麻等物资。
  
      再加上这座空空荡荡的土城,杂陈在巷道并城池内外还没有收捡的尸体,便是这一战所有的收获。至于王师方面的损失,除了几人在攀墙夺城时动作太猛扭伤了手足,没有一人战死。
  
      “这里真是上白?”
  
      一名营主索然无味的吐出一口满是灰尘的浓痰,有些不相信他们此行竟能如此轻易夺城,怀疑是不是还摸错了目标?毕竟前科不远,还有在曲周被羯军围打的没有脾气仍然记忆鲜活,自然对这座空荡荡的城池居然是羯军大本营的可能充满了怀疑。
  
      “此处便是上白!”
  
      金玄恭给予了肯定的回答,虽然战斗顺利的无足可表,但无论是城池内残留的痕迹,还是城外那错落分布的空虚营垒,都表明此处在某一段时间内是聚集着大量的人马。别的不说,单单城下一处空营里连排的马槽,极盛时便可供数千战马于此饮饲。
  
      上白羯军最近这段时间乃是兖州军最主要对手,各种战斗都有迹可循,自然也没有闲余的时间和人力去营造另一处大营鱼目混珠。
  
      “这个石闵,也真是一个武夫良才。”
  
      内外游走片刻,金玄恭也忍不住叹息道,甚至就连身临此境的王师兵长都不相信作为羯军大本营的上白居然如此空虚,更不要说前线那些仍在对峙交战的同袍们。
  
      这个石闵穷兵黩武也真是达到了一个极限,如果不是亲眼所言,谁也很难想象逐战四野、凶狠异常的上白羯军已经内虚到了就连大本营都全不设防的程度!
  
      金玄恭如此喟叹,绝不是在讥讽,他是真的由衷感觉那个不曾谋面的羯将石闵,真的是天生为乱世而生的枭雄人物。能够在如此强势的王师威逼之下,打出一种阻敌于外、因粮于敌的气势,这本就不是常人能够做到的。
  
      如果不是金玄恭本身便人情绝弃、生无可恋,心存死志的直冲死境,就算是王师大军来日大势横扫,逼退石闵,尽控此境,只要不能在正面战场上击杀此人,只怕都难尽知其人真正实力究竟有多少!
  
      “可惜,实在可惜!生不逢时啊……”
  
      叹息过后,金玄恭又微笑一声,惋惜这个石闵错过了崛起的良时,也未必没有一丝对自身的神伤。
  
      看其人用兵如此大胆,正是乱世中该有的枭雄本色,若还是群雄逐鹿的河北旧年,其人稍假时势,未尝不能创建一番功业,那些圈地自守、眷恋不外的豪强坞壁主哪是这种虎狼豪杰的对手,几追羯国先主石勒风采!
  
      但事到如今,行台大势已成,就连羯主石虎这个旧年的河北霸主都不过只是苟延残喘,其人更加难有成长起来的机会,再怎么凶恶挣扎,不过是为王师某一战将功簿稍添一笔而已。
  
      夺下了上白,并不意味着此行竟功,王师士卒们也没有太多时间回味这次直闯空门的喜悦,稍作休整后便即刻开始增补城防。无论是之后回防的羯军游骑,还是近在咫尺的广宗乞活,对他们而言都是艰难的考验。
  
      虽然上白这一处营地已经空旷至极,形同虚设,但并不意味着羯军就会随便放弃。
  
      要知道石闵的部伍也是客军作战于此,且部伍之中多是游骑,上白是他们惟一一个集结地,一旦没有了这个固定的集结地点,面对王师骑兵汹涌的反击,想要将分散在各方作战的游骑部队尽数集结起来,几乎不可能做到。
  
      金玄恭一行人目标确凿,都还错过上白冲到广宗城下,游骑溃走,差之毫厘便谬以千里,所以必须要有一个确实稳定的集结地点。当然也不排除石闵在外遣诸军的时候便约定另一个备选的集结地点,但也不会距离上白太远,否则军势一败难挽,又有多少人能够集结远途退回?
  
      刚才攻城的时候,上白已经燃起了示警的烽火,且不乏败卒向广宗方向溃逃,广宗乞活会是怎样的反应仍未可知,若知道来犯之敌只是寡弱之众,稍作试探进攻也属正常。
  
      王师轻装简行,由攻转守并不轻松,幸在于仓舍中缴获一部分城防器械,此前遭袭过于猝然,加上留守俱为杂弱之众,也没有用于城守,此时则尽数被搬到土墙城头,用以阻击之后将要到来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