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烽火奇侠传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弄玄虚孙婆跳神

第二百九十九章 弄玄虚孙婆跳神


  老女人进屋,朝偎在墙角的翠玉瞥一眼,似笑非笑说:“怎样?我给你的法子妙不妙?听大姑的,没错……这生娃子也得听我的!万家那寡妇啥都不会!没听说吗,把吴兴善的老婆弄到城里医院,终究没能逃脱性命……”一边嘟噜着,一边打开她的“万宝囊”,这囊中除了污迹斑斑腥臭龌龊的几件用具,又多出香烛、纸人纸马和用油墨涂抹的几幅画像,吴勤家的凑近看看,却辨不出是何路神仙。
  “我要作法了,你快挪到这土坯上躺好,俺要念咒语施法术,你静心听着,不然便不灵验,性命难保哟……咋不动哩?这土坯既然弄了来,你即便不用,也得拿钱!”
  聋子栓不顾羞耻,一双贼眼从门缝里偷眼觑看躺在炕上的翠玉。吴勤推搡着往外赶他,“走吧,推上你的车子,这里没你的事……女人生孩子你凑啥热闹?快走!”
  吴勤几乎把聋子栓拖出大门,站在街门口四处张望。他心里仍然着急,他知道这孙家堂姐办不得好事……忽然,他看见兴善远远走过,便大喊着追上:“快,请月姑来,翠玉要生了!”
  兴善听清吴勤的意思,不禁一愣:“你是说,兴祖媳妇生孩子,让月姑来?”
  吴勤着急说:“兄弟,对月姑说句好话,算我求她了……家里没别人,只有我和你嫂子,那孙家老姑这会儿还在跳神呢,再等她跳下去,就出人命了!”
  兴善小跑着来到月姑家。
  月姑和青莲正哄着两个孩子吃晚饭。月姑身边站着抗抗,乖乖地捧个木碗喝粥。青莲端个盛羊奶的瓷碗,正逗弄怀里的春亮:“小老虎,张大嘴,再大些……呵,真像个老虎哩!”春亮张嘴喝下一勺奶,又忙张开小嘴等候。原来青山已到城里仁和药店做学徒,月姑又做兴善的工作,把春堂送到祥和医院帮忙。兴善为地里的活计忙得不可开交,春亮便跟定了月姑母女,青莲成了抗抗和春亮的专职保姆。
  这会儿月姑看兴善慌慌张地样子,忙问:“出了啥事?”
  兴善为难地搓着手顿足,说:“翠玉,要生了!吴勤哥捎信……让你去,咋办哩?你,去还是不去?”
  月姑一惊:“怎能不去哩,人命关天哟!”急忙起身,解下腰间围裙,“莲儿,你照看这两个娃,我有急事哩!”
  月姑拿上小小产包,急急出门,边问兴善,“怎不早说哩?”
  “好像……聋子栓娘俩都在那里,孙家婆子正跳神哩!”
  “那,就危险了……孙家老太婆专会装神弄鬼,耽误大事哩!”
  翠玉腹部疼痛,苍白的脸上沁出细细的汗滴,一手抓紧吴勤媳妇的衣襟,目瞪口呆地看着炕前的老女人。只见她点起香烛,在地下摆放整齐的土坯上烧化纸人纸马,手指伸进嘴里用指甲抠刮舌头和牙龈,抹弄些粘稠的糊状物,把几张神像粘在墙上,然后凝眉闭目,龇牙咧嘴地叫着手舞足蹈起来:“天灵灵哟,地灵灵哟,各路仙人,齐来显圣哟……西海王母哟,南海观音哟,东海龙王哟,还有那骑着赤兔马手拿青龙刀的关二爷哟,一齐来到,保驾送行,让妇人平安,让小人快快托生……”
  这时,翠玉忍不住剧烈疼痛,尖叫着满炕翻滚起来……吴勤媳妇细看,翠玉裤子已经渗出血水,着急地叫起;“孙大姑,别跳了……人要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