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花心公公娇弱儿媳 > 第45章 医院

  
      天色渐渐亮起来。我颓然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卧室瞬间落满了金灿灿地阳光,定眼望去,宛似一片盎然盛开的莲花,绚丽夺目,分外妖娆。心头咯噔一下,像是有人拿着石头敲击了一下心脏。随后,心脏又像是停止了跳动似的,一股来历不明的感觉袭上心头,使人无心览阅这清晨的美妙风情。
  
      我转身过去,望着窗外。也不知道陈安他怎么样,陈敬雄这么着急地让陈峰赶回去,想来陈安挺严重的。如此一想,心头更是不舒服。对于这个平时开朗安稳的小弟弟,我一项十分看好,爱惜之意更是不必过多言语。
  
      越想越乱。看来我必须赶回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身为陈氏家庭的一名新成员,我总不能对自己的家人毫不关心。
  
      正当我下定决心上午就坐车回去的时候。门外传来妈妈温柔的声音:“小雪,醒了么?”
  
      “呃,醒了。”我轻声应了一声,忙走过去打开门。妈妈面色暗淡,很是憔悴的样子。愁容淡淡,关切地问道:“陈峰他弟弟严重吗?”
  
      “我也不清楚。”我微微皱眉,对陈安的情况确实不太了解,但怕妈妈过于担心,安慰着说:“估计没什么大碍,小孩子难免有些磕磕碰碰。”我顿了一下,挽住妈妈的胳膊:“我下去买些早饭,妈妈你打算吃点什么?”
  
      妈妈愁眉紧皱,还是怏怏不乐的模样,慢慢说道:“算了,我们一起下去吧……对了,我看,你也赶紧赶回去看看他,再怎么说也是一家人。”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想多陪陪你。”我瞧着愁眉不展的妈妈,声音有些恋恋不舍。
  
      妈妈温声笑笑,轻轻叹了口气,似是嗔怪地说:“先回去吧,以后再回来玩。他家出事,你不在身边岂不是太没礼貌。更何况,我现在有些担心他的伤情,陈峰大半夜的就匆匆赶回去了……我心里灰沉沉的难受……人呐,这辈子咋就那么多槛啊。”妈妈像一个悲天悯人的哲人,怅惘地叹息着。
  
      我悄悄低下头,打算多陪妈妈一段时间,看来已经不可能了。
  
      吃了早饭,妈妈陪着我来到车站。站台上,人潮如水,耸肩踮脚的人群,熙熙攘攘地道别声中,我轻俏俏地望着妈妈。暖风习习拂过妈妈的脸颊,几缕白发迎风飘散。
  
      没在家待多久,和妈妈短暂的相聚。我心下不舒服。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心头一凉,眼角也轻轻颤抖。妈妈在远处冲着微笑,挥手道别。我强制着没让泪水流出来。咽了口唾沫,苦涩至极!
  
      天气很好,阳光和煦,暖暖照进窗扉。我无精打采地,不知道做些什么。一颗失魂落魄的心,冰凉到极点。就像小时候做了亏心事,不敢告诉任何人,心中怯懦,憋的难受。
  
      电话响了好久,陈峰才接通,电话那端的他,声音低迷,很是不悦的情形。
  
      “我正在赶回去。陈安他现在怎么样?”
  
      陈峰吃惊地“呃”了一声,话语依然低迷:“他还好……你到了给我打电话,我过去接你。”
  
      简单地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听陈峰的意思,陈安伤的不轻,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最好没有生命危险。说来也奇怪,陈安这小子不是挺老实的嘛,怎么无缘无故的就飞来横祸。我无意中想起来先前的计划,本打算在妈妈家待些日子就出去远游,两个人携手漫步,踏遍青山绿水。不成想,还没在妈妈那里坐热,这里就有了变故。世事难料……
  
      下车的时候,天气竟然阴下来。放眼望去,乌云低沉沉的,像是就飘在头顶一般,给人以喘息艰难的压力。我没给陈峰打电话,直接打的,直奔医院。越是临近医院,心头越是沉痛。
  
      陈峰看到我的时候,猛地一愣,一张疲倦的脸阴沉着,显然睡眠不足的样子。愕然地问我:“回来了怎么没告诉我?”
  
      坐在身边的婆婆抬眼看了我一下,随即又地下头,神情恍惚。一双美目微微有些臃肿。
  
      我没回答陈峰的疑问,关切问道:“陈安他现在怎么样?”
  
      陈峰神情黯然,轻声说道:“命保住了。”
  
      我心头一颤,这么严重?看来撞的不轻!我眉头一皱,苦涩地轻轻叹息。见婆婆坐在一旁,担心、焦急、神伤……表情复杂让人心疼。我伏窗向病房看了看,见他僵尸般躺在那里,不由浑身一冷,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凉水,从脑袋凉到脚底。
  
      我知道婆婆他心情很糟,就没去打扰她。低声问陈峰:“到底怎么回事?”一项本分的陈安,很少出门,怎么无缘无故的就摊上这事,令人费解。
  
      陈峰哭丧着脸,对弟弟的担忧之色,让人心生温暖。眉头皱的更紧,几分怨怒地说:“昨天他去参加同学的聚会,回来的时候被人……”
  
      陈峰告诉我,陈安是在刚刚走出门口的时候被人撞到,司机开车很是娴熟,没有丝毫停留就匆匆逃逸。一众同学急忙将他送到医院,公公婆婆赶来的时候,陈安已经奄奄一息。
  
      隐约中,我掂量出,陈安被撞,其中肯定有内情。若是一般的肇事案件,司机也不会如此无动于衷。估计跟他爸爸有关……也不知是不是神经过敏,可能是看多了警匪电视剧……
  
      猛然,我见陈敬雄没在这里,心头一紧,想问问陈峰,却又碍于什么,终究没有开口询问。婆婆神色萎靡,时不时起身顾盼室内的小儿子。四周很安静,似乎连心跳的声音都那么刺耳。陈峰低头无语,我伸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两个伤心人。最后只是呆呆地站在一边,默默伤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