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花心公公娇弱儿媳 > 第12章 回忆03

  “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南征表情复杂,一字一字的说。
  昏暗的小屋,赤条条的我面对着小南哥,心中却也没有羞涩和不安。有的是对自己今后的打算。就像小南哥说的那样,我真的需要这种肉体交融的生活么?我真的就为了改变拮据的生计而出卖自己的贞操?
  可贞操真的就这般重要么?我的贞操可以换来学费?还是可以换来妈妈的一日安闲?
  生活得痛楚让我不得不仔细掂量,可眼前的南征……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刚才那样无礼也是为了震醒我的良心。可是,他真的了解我吗?他所认为的对我好就是真的对我好吗?
  “这样你真的心安理得吗?”小南哥大声说道,像是在教训一个无知的孩童。眼睛流转出期待的神色。
  我呆呆地一动不动,连自己袒露着的身躯也没顾得上遮掩。倒是他却也没有任何歪想杂念,倍有君子风范。
  “心安理得?怎么才算心安理得。每天在学校里拿着妈妈的血汗钱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人五人六地糟践别人的心血,这样也算心安理得?小南哥,对,你说的对,我这样下去不会心安理得,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继续这样混帐地混在学校里充当大好青年,那才是的的确确的良心不安!”
  南征没有说话,他慢慢做到床边,将凌乱在一侧的衣服递给我,意欲让我穿上。我接过衣服。
  “小南哥,谢谢你,你是个好人。可是,我们不一样。”我看着面色复杂的他说道。
  他没有说话,目光坚毅,愣了半晌。
  ……窗外霓虹闪烁……
  小南哥走在前面,我紧紧跟随着他。还是刚刚走过的路,不久便来到那条小胡同。那道铁门赫然出现在我们眼前。他深邃地看了下我,眸子晶莹若玉。趁着淡淡的月光,有凄清的乐章流淌出来。
  小南哥叫开铁门,上到三楼,把我交给一个中年女人自己就走了。中年女人打量我好久,像是在验货般目光如炬。
  “好标致的女孩子,呵呵,小南这蹄子还真行。呵呵。你以后就叫我红姐吧。”中年女人语气干练说道,目光来回巡视我的腰身。
  “哦,红姐。”我心下有些局促。
  “你叫什么哩?”
  “殷萍”我低声回道。
  中年女人呵呵笑了声,说:“好名字啊,不愧是大学生呢。对了,你有过那个没?”
  我知道她是在问我有没有跟男人上过床,我还是不是处女。即便我早先做够的心理准备,可事情摆在眼前的时候,还是脸颊滚热,像是光着身子躺在好多男人面前任其凌辱。她自然知道我这名字是编排出来的,可是当她说道“不愧是大学生”的时候,怎么心突然那么痛。
  我没有说话,轻轻摇了摇头。
  “哦,可惜错过了发大财的好机会了……不过,机会有的是,免不了哪位贵人看上你了呢,闺女长得这么俊,肯定没问题的。”
  我心神慌乱,对她的话听明白了几分,可是关于自己的未来具体工作,也是不知晓。我努力镇定些,回了她的话:”以后还全靠红姨帮忙了。“
  红姐哈哈大笑起来,客套了几句就领着我走进一间房。房间里还坐着四位姑娘,跟我一般年纪,见了红姐进来纷纷热情的打招呼。
  “殷——萍——是吧?哦,你现在跟着几位姐姐学习一下,今天就不开工了,等学的差不多了,我自然会找你的。好了,你们先忙着,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红姐放下几句话就匆匆走了。
  屋子里只有两张沙发,灯光却特明亮。一位姑娘走到我面前,问:“你是新来的吧?”
  “嗯”我答道。
  她是临时教我们应该知道的规矩。比如必须听从红姨的安排,无论如何不能拒绝客人的要求,比如工资的发放办法……
  我并不打算长干,只要押过这个假期,挣够了下年的学费就拍屁股走人。到时候我还是我,谁又会知道我的过去。我时常侥幸地如此想。
  我对这些什么也不懂,学习了一晚上就了解个差不多。第二天晚上坐台的时候,红姐并没有叫我。第三天也没有。我苦恼红姐为什么不给我挣钱的机会。一个说得来的姐妹说,红姐是要让我耐住的性子等,你刚来就让你接客,没这样的规矩。
  直到第四天晚上红姐终于领着我让客人挑选,而我也十分幸运,竟然被一个男人挑中。后来那个要好的姐妹说我运气太好了,第一次就这么顺利。我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第一次坐台,我陪着那个男人喝酒唱歌,被揩油已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那一晚我挣了八百,足足八百。对于我,那的确是一个非同小可的数目。我回到自己的寝室,握着钱,泪若雨下。
  放暑假后,学校宿舍已经不允许住下去。我和一位同学合租了一间屋子,月租只有二百,因为那屋子你想象不到有多破。说话声音大了,房顶还能掉下尘土。这位同学也是在我工作三天后,托着小米的关系和我一起工作。
  租赁房子的住处距离工作地地方很远,那怕不惜多花一些打的钱。
  由于工作时间的特定性,我们都是昼伏夜出,装扮也愈加妩媚妖艳。每天早晨回到住的地方卸完妆,都会呆呆地瞅自己一会儿——镜子里的女孩子是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