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美丽女老板 > 第205章 香水有毒 10

第205章 香水有毒 10


  由于餐桌在大门的侧面,之前又在听顾惜君讲故事。
  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大门口,站着一个身高约一米七,背着一个背包,浑身都是白雪的女人。不,应该说,是一个如上打扮,站在大门口流泪的女人。在顾惜君看见那女人的瞬间,他那双原本带着悲伤的眼,一下子明亮起来。
  同时,眼泪也跟着再次夺眶而出。
  “老板...还有房间吗?我想住宿,不过,我不要临时的,我要能住一辈子的!”
  在我们的注视下走进大厅的女人,红着眼,流着泪对顾惜君说道。
  有人说,总有一些等待,是值得的,因为,只要有足够的勇气去等待,那么总有一天,你所等待的会出现。这段话,在此刻得到了最好的验证。就在说不出话的顾惜君,上前去抱住了这个走进客栈的女人的时候,我们三个也悄悄的离开了大厅,回到了小院中。
  跟郁雪回到院子房间里的我,忍不住站在窗前感叹了一句:“人生,真的有很多巧合,就像今晚,在刚刚好的时间里,顾惜君刚刚说了自己的故事,也在那刚刚好的时间里,出现了一个刚刚好的女人,我想就是这些巧合,他们之间的误会便都烟消云散了吧?说真的,今晚这幕只有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情节,让我好生羡慕!”
  “是啊,多年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的确让人羡慕!”郁雪在一旁附和道。
  她说完,羞怯的红着脸,走到我的身后,轻轻的抱住了我,然后轻柔的说:“我也希望,我的等待,也会有开花结果的一天。”
  “我也希望,会有那么一天,但现在我什么承诺也给不了!”
  将手中的烟头,弹向窗外的雪中,看着它慢慢熄灭的我,轻轻的拿开郁雪的手,转过身来笑着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走到大厅,将还红彤彤的火盆端进了房间,放好之后,我再去拿了一把木质靠椅对郁雪说:“不早了,早些睡吧,你睡床,我睡椅子。”
  “床这么大,一起睡吧,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一个男人怕什么?”郁雪指了指床说道。
  “你不怕,我怕我自己!”我说。
  “你不睡,那我也不睡,我也去拿一把椅子来,陪着你!”
  “好吧,那就睡床上吧!”
  看着较真的郁雪作势要去拿椅子的我,连忙制止了她。
  由于下着大雪的缘故,再加上这室内窗户都开着,所以室内的温度也很低,非常的冷。等郁雪红着脸去打洗脸水,关好窗户的我,坐在比起席梦思这种老旧的古床显得格外僵硬的床沿上,看着窗前长案上的文房四宝,忍不住又起身过去,拿起狼毫,写了一个比较难看的‘静’字。
  “过来洗脸洗脚了!”
  在我盯着自己写的那个静子在心里告诫我自己要克制的时候。
  去打热水的郁雪,端着一个木盆回到了房间里,将其分为两份的郁雪,找来毛巾后一边洗脸一边对我说:“我先洗脸,你先洗脚,要不水就冷了。”
  “恩。”轻轻点了点头的我‘恩’了一声。
  然后走到一旁的凳子前坐下,看着洗脸卸妆后,还是那么漂亮的郁雪,情不自禁的对她说了一句:“你好漂亮!”
  或许是我的话有些突然,所以愣了愣的郁雪,红着脸没有说话。
  随后她羞怯的将重新浸水拧好的洗脸毛巾递给我说:“给,洗脸吧!”
  看着郁雪递给我的毛巾,我不禁皱了皱眉头,因为这毛巾是她刚刚用过的,我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别的毛巾之后这才尴尬的接过来。当那热乎乎的毛巾贴着我脸上的皮肤的时候,随之而来的就是郁雪留在上面的那迷人的香味。
  闻着毛巾上的香味,我的心跳莫名的加快了不少。
  不一会儿,两个人洗漱完毕之后,便开始准备睡觉,可是问题来了,两个人的外套今天打了雪仗都有些湿润,不能穿着睡觉,所以站在床前的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好意思先脱外套。
  最后,无奈之下,我只好先脱了自己的外套和裤子。
  假装看不见她的样子躲进了被窝里。
  等我钻进被窝之后,脸红的跟苹果一样的郁雪,这才坐到床沿上,然后低着头羞答答的脱了她那件白色的到膝羽绒服,露出了她身上那件塑身,看起来特别性感的粉色保暖紧身衣。到最后褪去长裤,她用了整整差不多三分钟。
  然后才不好意思的上床到我旁边躺下。
  郁雪一进被窝,顿时她身上的温度,立刻就让我的脑子一片混乱,尤其是她那迷人的如同少女一般的体香跟香水的味道,加起来让我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就那么躺在我身旁的郁雪也一样,一直都睁着眼。
  怎么也睡不着的我,就跟在自己家一样习惯性的点了一支烟。
  在我点上烟,心情复杂的抽着香烟的时候,郁雪却忽然慢慢的侧身过来,把手放在我肚子上,然后把头埋在我的胸膛上,侧着抱住了我说:“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生气吗?又为什么回来吗?”
  “知道,因为昨晚的事!”心怦怦直跳的我说道。
  “那你还记得,你昨晚都做了什么和说了什么吗?”郁雪问道。
  “不记得,但是我想应该....比较流氓吧?”我说。
  “你昨晚喝醉了之后,拉着我和那叫香水的女人,到了洗手间,然后对我说,你心里很喜欢我,一直都很喜欢,可是因为方婷,方菲跟莫安然,所以你不能跟我在一起,你怕你最后会伤了我,所以让我死心,然后当着我的面,亲那叫香水的女人。”忽然两眼泪汪汪的郁雪,既温柔又伤心的对我说:“你知道不知道,在你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其实很感动,特别想哭,可是你的举动,又让我特别的难过,伤心。我今天之所以那么生气,是因为你不但加了香水的微信,还听她的电台,我想着自己还不如一个夜场的女人,所以特别的伤心。”
  “我昨晚说了那么多?”听完郁雪的话,我彻底的懵逼了。
  懵逼的不是当着她的面跟香水接吻啥的,懵逼的是我怎么会跟她说那些话。
  “你知道吗?其实你在我的心里以已经很久了,在我认识你的那年,你就走进了我的心里,成了我对爱情的幻想和期待。我当时也很清楚,你给不了我任何的承诺,我也很害怕,所以我一直都克制着自己对你的感情,可是没想到,我越是克制,就越陷越深,一直到我自己难以自拔的地步。钱萧,我真的愿意等你,在我还能等的时候,我会一直等着你!”郁雪深情的说完,没等我做出反应的时候,她的两片炽热的红唇,就吻住了我。
  随着她的吻一起来的,还有她的眼泪。
  所以郁雪的这一吻,开始是香的,也是甜的,但是最后,却是苦的....
  我不知道是莎士比亚,还是谁曾经说过这样的一段话,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当你的生命里,遇见了一个愿意为了你,放弃自己的矜持,放弃自己的尊严,放弃了自己的一切来爱你的人,那么这个人,就是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父母之外,最爱你的人。
  所以,这个人,也是最后能陪你终老的人。
  我记得顾惜君说过一句话,他说,美好的浪漫总是很短暂,所以才有人珍惜,而可惜的是他没有珍惜。最终,在还来得及的时候,顾惜君用他的等待,换来了值得珍惜的爱情。而我,不知道会不会有跟顾惜君一样的结局?
  感觉自己身体在不受控制,脑子在慢慢如同白雪一样变得空白的时候。
  在郁雪那漫长而又深情苦涩的一吻里,我的脑子,从空白到想到许多事,到许多事再到空白,然后再清醒。一直到,她的红唇离去之际,我的脑子里想的,不是释放男人的本性,而是,我该怎么去面对这段注定了要经历许多坎坷的爱情?
  “钱萧...我想把自己给你...”
  在我心乱如麻之际,郁雪在我耳边,说出了这么一句让我几乎要神魂颠倒的话。
  心怦怦的乱跳了一阵的我,回过神来,侧身看着几乎是零距离的郁雪,这次,没等她吻我,我自己先轻轻的捧着她那张迷人的脸,然后轻轻的吻了上去。从一开始的轻柔,再到最后的深吻,再到我不知道吻了有多久,郁雪的脸开始发烫,呼吸变得急促之际,我却松开了她,然后对她说:“郁雪,给我留点美好的幻想吧,我不想让那幻想,这么快破灭,也不愿意看到,你绝望的哭。所以,在我还不能全身心的去爱你的时候,留着这份美好的幻想吧,因为它将成为我的期待。”
  “恩.....”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郁雪发自内心的那种带着兴奋的羞怯的笑。
  看着红着脸趴在我胸膛上的郁雪的脸,我那狂跳不止的心,一下子却平静了下来。因为,今晚我也算把放在心底对她的那份爱意,都说了出来吧?对于我来说,我刚才说的,那算是我唯一可以给的承诺,对于郁雪而言,我想我刚才的话,也成了她这些年等待的一个结果了。
  目前对于我来说,在没有到我最不愿意去面对的事情发生的一天。
  我确实也无法做到全身心的去爱某一个人。
  所以说,那也是我唯一可以给郁雪的承诺了......
  ..................
  次日,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多。
  跟以往不同,今天醒来,怀里躺着郁雪,我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就发现,她侧着身,用左手撑着头,就那么甜蜜的笑着看着我。被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我,揉了揉眼,然后有些尴尬的问道:“你早醒了?”
  “恩。我都这么看着你快一个小时了,我发现你熟睡的样子,真好看!”郁雪答道。
  “咳咳,好吧,那什么,去起床去买早餐。”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我,只好找了这么一个比较烂又合理的理由起床。“不用了,今天出不去,昨晚一夜的大雪没有停,外面的雪已经快一米厚了,再说,刚才七点多的时候,老板顾惜君来说,他已经做好了早餐,叫我们起床了就去吃!”
  “钱老板,你起床了没有啊?我说,你们昨晚到底疯狂到了什么程度啊?今天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起床?郁雪姐姐,快起来吃早餐了,我有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们。那什么,钱老板,郁雪姐姐,别告诉我你们两个现在连路都走不动了啊?”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在我觉得不好意思,起床的理由也破灭之际。
  门外传来了陈华筝那就像是我昨晚跟郁雪大战了三百回合,然后来看我们笑话似的声音。
  “你会不会说话啊?”我没好气的冲门外的陈华筝说道:“要吃早饭,你自己去吃就好了,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没礼貌吗?”等我说完,测过脸见到郁雪的脸变得绯红的时候,我这才发现,自己冲陈华筝吼的话,有着很严重的问题。
  等我发现自己的话,是在承认了陈华筝说的那些的时候,已经晚了。
  只听那丫的在门外‘嘻嘻’的笑了几声,然后说:“好吧,好吧,咳咳,就知道你们起不来,算啦,我自己去吃,你们慢慢的甜蜜吧!真是的。”陈华筝说完,没等我解释啥,就直接转身走了。
  哎,这都睡在一张床上,解释也没什么用啊!
  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解释,也无法解释的我,尴尬的看了郁雪一眼,然后麻溜的起床,跟逃难一样的跑出了房间。跑出房间,洗漱了一番的我,来到大厅,然后走到陈华筝的面前,狠狠的白了她一眼之后,没好气的说道:“我告诉你啊,我发现你丫的真的有病,对了,你不是说有什么天大的喜事吗?什么喜事,你倒是说啊!”
  “钱老板,你应该感谢我,真的,我昨天可是故意给你制造机会的,你就别捏着藏着了,你对郁雪姐姐的爱,基本上都写在脸上的,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不对,应该说,你是那种刻意的因为什么,而克制着你对郁雪的爱,结果却不知道,全世界都能看得出来,你爱她,而你偏偏要装作不爱的样子。你说吧,是不是得感谢我?”避而不答的陈华筝,又把话题扯到了我跟郁雪的事情上来。她说完,还伸出手来,对我说:“钱老板,这么大的忙,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些奖励啊?”
  “滚,奖励没有!再说,你现在吃我的住我的,你还能厚颜无耻的问我要奖励?你不觉得你有些过分吗?好了,别贫嘴了,我问你话呢,到底是什么好事啊?”白了一眼陈华筝的我说道。
  “你还真是笨,在这里能有什么好事啊?就是你那倒霉的朋友老板,要结婚了啊!”
  狠狠的回了我一记白眼的陈华筝说道。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