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鬼村扎纸人 > 第1980章 窦掌门被劫持了

第1980章 窦掌门被劫持了

“那小子一定是用了隐匿形体的符咒!”
  
  正当窦黑潭站在一片屋脊上,凝神寻找孟凡的影子时,眉头突然一皱,在紫阳小宫高墙外,看到了一张熟面孔,便倒背双手,气势威严的掠了下去。
  
  那架势就像是一只从天而降的苍鹰。
  
  “你在这里做什么?”窦黑潭冲那熟面孔漠然道,对方正是他在茶馆看到的那个让他排队的后生,而和那后生在一起的,还有五六个人,见他漠然出现,纷纷露出警惕神色。
  
  “不用担心,这大哥不是外人。”那后生对着同伴摆了摆手,而后对窦黑潭拱手道,“窦掌门,夜色不早,您不休息怎么跑这里来了?”
  
  听见对方还记得自己的名字,窦黑潭满意的点了点头,环顾了一下四周道:“刚刚你们可曾看到一个人经过?”
  
  后生和同伴互看一眼,摇了摇头:“没有啊!”
  
  后生随即问道:“窦掌门,你和那人有过节么?”
  
  “有,跟你们也算是有过节。”窦黑潭语气阴厉道,“今天你们也在演武台挂了战书吧,那人把大家的战书都丢到了地上,却把自己的战书挂到了高处,凑巧被本掌门碰到了,一路追过来,突然不见人了。”
  
  “怎地如此不讲规矩!”后生面露愤愤之色,“此人若是被我等碰见了,必饶不了他!”
  
  “你还没回答本掌门方才的问题。”窦黑潭沉着脸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嘿嘿!”后生诡秘一笑,旋即脸色却变得阴冷起来,“窦掌门,莫非你真把自己当成万夫莫敌的人物了?你真以为那小副宫主是好惹的?你听到的那些事都是说书人胡编乱造的,我这位兄弟……”
  
  后生指了指自己身边一个同伙:“他几年前来过青丘城做生意,在城内有一位旧识,今晚我们几个还和人家在千味楼喝了酒,听闻了一些关于那小副宫主的事情,也不妨实话告诉你,以你斩四后期的修为,在那小副宫主面前……”
  
  后生一字一顿:“无疑是找死!”
  
  窦黑潭心里咯噔一下,可还是佯装深沉道:“他还真入了长生境不成?”
  
  后生点了点头:“是!”
  
  窦黑潭躯体一颤,威武架势瞬间颓靡了不少:“此话当真?”
  
  后生和同伙同时一笑,各从怀中掏出一封战书来:“我等早已经将战书偷偷取了回来,见窦掌门睡的香,就没敢叨扰,嘿嘿!”
  
  “你们!”窦黑潭脸色瞬间剧变,嘴皮颤抖,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正要即刻离开,那后生却又说了一番惊人的话。
  
  “窦掌门,别怕。”后生轻笑道,“我等还得知一件事,范老丹王病了,那小副宫主也闭关未出,紫阳小宫现在没什么强者,而紫阳小宫里面有什么?大量的丹药!只要我等小心一些,便有机会从里面弄一些丹药出来,到时候……你说能不能在城里买处宅子?”
  
  “梁上鼠辈!”一派掌门窦黑潭终于知晓了这几人的目的,嘲讽道,“羞于你等为伍!”
  
  说罢,窦黑潭就急忙转身而行,想尽可能快的回到演武台,将自己的那份战书拿回来,他万万不敢跟那小副宫主一战了,此外,他虽然骂那后生几个是梁上鼠辈,但心中也有所动,若是能从紫阳小宫偷出几枚丹药来,别说是上品了,即便是中品,也够发一大笔横财了!
  
  他窦黑潭何尝是好人了?
  
  “窦掌门,莫非你还想睡在石板上?”这时候,那后生瞧着窦黑潭的背影,低声道,“你斩四后期修为很是不错,咱们一起行动把握大一些,在下还有一些同伴没来,只要稍等片刻人便会到齐,一起发财可好?事成了,必会分给你一份的。”
  
  窦黑潭的脚步有些犹豫了。
  
  他也不得不犹豫。
  
  他猛然感知到,一股股冰冷杀气从身后几人身上散发了出来,若是他不同意的话,很可能会有一些麻烦,不过那几人的修为最高不过斩四,他还是能解决的,也就是在这时候,又有五六道身影悄然从远处飞掠了过来,其中一人身上居然外散着斩五气息波动!
  
  “哈哈!”窦黑潭突然笑容可掬的转过身,向那后生拱了拱手,“刚刚对不住了,偷丹事大,窦某怕阁下在开玩笑,不得不试探一下,其实在下正有此意,而且,此事最好尽快行动,我刚刚追的那小子怕也是来偷丹的,莫被他占了先!”
  
  一派掌门窦黑潭态度大转变。
  
  “哈哈,窦掌门果然是敞亮人!”那后生皮笑肉不笑,而后无视窦黑潭,视线从同伴脸上一一扫过,沉声道,“这次爹让我带你们来青丘城,除了参加落霞山试炼外,便是要在这青丘城打捞一笔,诸位兄弟,我们妙手门的宗旨是什么?”
  
  “妙手空空!”
  
  “雁过拔毛!”
  
  后生的十几个同伙低声回应道。
  
  窦黑潭心中一凛,他这是遇到偷盗团伙了,其门派的名字居然还明目张胆的叫妙手门,居然还有什么雁过拔毛的宗旨!
  
  “让窦掌门见笑了。”那后生见窦黑潭脸色异样,开口道,“妙手门只是我们内部叫的,对外我们便是空秒门,好了,事不宜迟,刚刚我们也已经探好路了,这片墙后没有防守,可由此而入,窦掌门,您先请!”
  
  说罢,后生向窦黑潭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窦黑潭黑着脸,咬了咬牙,纵身向紫阳小宫的高墙上掠去,他内心既窝火又憋屈,这叫什么事?一派掌门就这么被一个偷盗团伙给挟持了?还是打前锋的?若是让巧儿知道了会不会笑话他?
  
  他也已经隐隐猜到了,事成之后,自己不仅得不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甚至还会被对方灭口,此行凶险哇!
  
  他有些后悔自己说出的那些大话。
  
  什么一拳轰死一个天骄,却连一帮毛贼都对付不了。
  
  也有后悔来青丘城了。
  
  哪都比不得自己家好,家里的人不仅对自己好,说话也好听。
  
  窦黑潭翻过紫阳小宫的墙,身体往下坠时,像是坠入了阴曹地府……
  
  PS:哪都比不得自己家好,漂泊在外的亲们,现在都回家了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