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猎人 > 请假

  幸亏没有用汽油去烧。
  如果见一具烧一具,恐怕还没走多远呢,汽油就用光了。
  这根本就是一个尸洞嘛。
  大家都没听说过这种情况,按理说,这个地方不适合埋葬死人,可是为何却处处是死人啊。
  他们的衣衫并不凌乱,所以显然不是暴毙洞中的。
  从其穿着整齐上来看,都是正规下葬的。
  但是搞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风俗,为什么要下葬在洞里,不用棺材,却用绳子吊着。
  在世界上无论哪个国家,尸体被绳子吊着,这都是属于鞭尸的范畴。
  只有死刑犯,才会在死前被用绳子吊着。
  如果是正常下葬,那用绳子吊着,这就是一种大不敬了。
  可这里,却全都是用绳子吊着的,也不清楚,这到底寓意着什么。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又一具尸体出现在众人眼前。
  而这具尸体不似之前几具的完好无损,却是出现了腐烂的现象,不严重,可是确实腐烂了。
  李寻观察片刻,喃喃道:“这死了,有七八年了吧?”
  老许忽然惊呼一声:“我知道了!”
  众人茫然看向他,却见老许激动无比的说:“我知道这些死人是谁了。”
  “谁?”
  林青山问了一句。
  李寻忽然眼前一亮:“我也知道了。”
  老许和李寻对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的说:“许家山村的陵园!”
  对,这些死人,全都是许家山村的人。
  那些被葬在沟渠村这大陵园里的死人,全都被葬在这里。
  在沟渠村的数之不尽的别墅群中,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的棺材、骨灰盒之类的东西。
  开始时众人只是疑惑,这里既然是陵园,为什么却根本就没有尸体呢?
  那时候只是猜测,应该是火化后,将骨灰抛洒在了属于他们的房子之中了吧?
  但现在看起来,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啊。葬在沟渠村陵园里的尸体,都在这个地方!
  无解。
  许家山村的人,究竟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究竟是如何躲避了鼠群,如何躲避了蛇群,如何在这迷宫里,抬着尸体走到这个地方,迷宫深处来的。
  这是一个永恒的谜团,这大山深处的村落有太多的秘密了。现在一切秘密,都随着许家山村最后一个村民许定山的死亡,被埋葬于这大兴安岭深处了。
  再也无人知晓。
  也许,在大城市里的许家山村的那些老板们知道一些,但是,他们到底会知道多少,会否如许定山一般,咬死不说。
  这,都无法预料。
  再往前走,尸体更密集了,几乎间隔两三米就会出现一具。
  但是这些尸体,却都已经出现了高腐现象,老许断言,这种腐烂程度的尸体,就算怀里抱着一窝黑猫,也不会起尸了。
  这种程度的尸体,阴离子早就消失了。
  那这又从侧面证明,这个洞里不存在什么万年不朽,只是说,这里的尸体非常容易保存。尸体的腐烂时间,被大大延长了。
  当然,为什么能够延长腐烂时间,这一点也暂时无解。
  老牛幽幽醒来,感觉不到痛苦,得知自己那只手的下场之后,感激的看了眼李寻,然后就看着被包扎好的断臂,不断的唉声叹气。
  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老流氓,叹息片刻,还言说:“也不知道国家会给多少补偿。”
  惹得众人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再走过最后一具尸体后,就没有出现许家山村的尸体了。
  也是,他们把这里当陵园也才没多长时间,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再怎么死,也死不到多少人的。
  而走了这么许久,这条笔直的路却依然没有尽头,连岔路也没有。
  众人在怀疑,该不会是又迷失了吧?之前是岔路迷失,现在,该不会是直路迷失吧?感觉是走直路,其实是在绕圈子,是在永恒的走下去?
  这不得而知,但却什么都没有,又只能不断的向前。
  片刻后,以为再也不会碰到尸体的众人,随着张队长的一声吼叫,再次看见了尸体。
  只是这一次,却不是许家山村那般,每一具尸体都被吊着。再次出现的尸体,是全部凌乱的躺着。
  也不是肉身不腐,而是满地骷髅。
  老许上前几步,观察片刻后,声线都变得尖细了,喊叫一声:“古人!”
  古人?
  众人随着上前,果然发现,这满地骷髅的身上,穿着那几乎已经快要被岁月腐化成灰的衣服,并非现代款式。
  李寻皱着眉头,脑海中有了一个念头,这些该不会是……
  老许迫不及待的带着手套,在满地凌乱的骷髅中翻腾片刻,找到一块铜制的牌子,印证了李寻的猜测。
  “铁岭卫!铁岭卫!这些,全都是铁岭卫的人。他们是明朝的尸体,是铁岭卫!”
  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了许倩云,这不正好就对号入座了许倩云之前查的资料么?
  说明朝年间,驻东北的铁岭卫探马想要深入大兴安岭,去监控外族势力的动向。结果迷失大山,遇到怪村,全军覆没。
  当时查出的资料,众人只是半信半疑。
  可现在在这洞里发现了铁岭卫的牌子,还有明代的枯骨,瞬间坐实了这个传言。明代,真的有铁岭卫被这个村庄剿灭了,尸体,就在这八卦迷/魂洞中!
  细数之下,这里竟然有十八具枯骨,没有兵器散落在此处,想来应该是他们死后,被当地人收缴了。
  只有裹住枯骨的快要化成灰的衣服,这些粗布的麻衣经不起岁月的腐蚀,除了那些金属质地的东西,全都没有保存下来。
  但是这一块铜牌却意义重大,充满了无尽的魅力,就连李寻这个只关心猎物与赏金的人,都满心的好奇,想要追随着这块牌子,破解数百年的谜团。
  想要回到那个时代,看见真相!
  他突然就懂了考古的意义了……
  老许观摩这铜牌片刻,叹息道:“这是先被杀死,然后才抛尸此处的。”
  忽然,李寻瞳孔一缩,看向了枯骨堆之间。
  那一只手掌骨的缝隙间,卡着几缕毛发。毛发色泽亮白,就在白色枯骨之间,不注意看,还真的发现不了。
  瞬间,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今天,与八年前相印证,他仿佛回到了曾经。
  快步上前,李寻呼吸有些粗重的捡起了毛发,放在鼻子下轻嗅片刻,只觉得一阵清香入鼻。
  众人看着李寻的怪异举动,不明所以。
  老许问:“怎么了?”
  李寻睁眼,沉声道:“它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