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猎人 > 第五百六十章 拒绝

第五百六十章 拒绝

    水心语吃惊之余,并没有当场回答陈灵兮的问题。
  
      陈灵兮是李寻的妹妹,水心语虽厌恶李寻,还不至于迁怒到陈灵兮的身上,毕竟陈灵兮这么可爱,水心语也不忍迁怒于她。
  
      但要水心语认下陈灵兮这个妹妹,进而和李寻扯上一些莫名其妙的关系,水心语还是难以接受。
  
      水心语只是吃惊的问:“你和李寻在一起,你姓陈……难道你也是猎人?传闻中猎门四大家的陈家猎人?”
  
      陈灵兮有些惊喜地点点头:“是啊,我也是猎人,原来水姐姐你也知道我们猎门四大家?”
  
      小妞儿可不管水心语有没有答应,死皮赖脸地先认下这个姐姐再说。
  
      水心语真是哭笑不得,又真无法明确拒绝。
  
      她也只能装作无视这点,点头道:“猎门四大家,李、宋、薛、陈,在江湖中可都是久负盛名,只是我很难想象,你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竟然也会是猎人。”
  
      “其实我们四大家原本是没有女性猎人的,我只是个例外啦,真要说起猎人,李寻哥哥才是真正的猎人呢。
  
      这个世界上,我最崇拜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李寻哥哥,他是真正的猎人,也是世上最强大,最厉害的男人。
  
      我最崇拜的另外一个人,就是水姐姐,水姐姐你是世界上最漂亮、最温柔、最有女人味的女人,从你四年前了第一张唱片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我也一直以你为榜样呢,真希望以后我能像水姐姐一样这么漂亮,这么有女人味。”陈灵兮笑嘻嘻地说。
  
      怪了,真要从其他的人口中说出这话,肯定是马屁味十足的话语。
  
      但偏偏从这么清纯可爱的小美女口中说出来,让人听了,不仅不觉得是在拍马屁,反而好像是确有其事。
  
      可这话,毕竟是将李寻和水心语放在一起,相提并论了。
  
      别说水心语表情变得有些古怪,隐隐还有些不悦。
  
      水心语不想和李寻扯上任何关系。
  
      就连李寻也变得尴尬起来。
  
      妞啊,你到现在还搞不清状况啊……
  
      轻轻地咳嗽了一下,李寻笑着说:“好了,妞儿,回来吧,别再扯题外话了,我们今天是来谈正事的。”
  
      陈灵兮虽然有些奇怪李寻的异常,但还是轻轻地“哦”了一声。
  
      她回头看看水心语,笑嘻嘻道:“水姐姐,谈完正事,我等下再来找你。”
  
      说完,陈灵兮蹦蹦跳跳地回到李寻的身边座位,坐了下来,又拿起那几部签过名的唱片盒子,仔细地看着。
  
      李寻将目光从水心语身上收回,转而看向马三夜,微微笑着打招呼:“三爷,你好。”
  
      “李寻,你好!”
  
      “既然赵胖子也在,三爷也来了,我们不如坐下来,好好地谈一谈,该怎么把这个慈善资金运转起来的问题,慈善基金早一天运转起来,就能早一天救人行善。”李寻道。
  
      马三夜笑吟吟地点头:“那是自然要谈的,不过在谈这件事之前,我先额外说下另外一件事,也算是求你帮个小忙。”
  
      李寻有些惊讶,却也毫不犹豫地说:“三爷你不用这么客气,有事你尽管说。”
  
      马三夜的目光转向水心语,笑道:“今天,原本我让心语过来,只是为了敲定她为慈善资金代言的事,但刚好又碰到了另外一件事,鸿文已经大致跟你说过,对吧?”
  
      李寻心中清楚了,原来是赵鸿文找上了马三夜,求他说情。
  
      李寻犹豫了一下,点头道:“不错,赵鸿文和我说过拍猎人电影的事,我也答应他,反正我猎门的人不参与,只要他改编合理,不要暴露我千年猎门的存在,就让他拍这电影,也是没什么关系。”
  
      马三夜笑着说:“但他还有一个请求,想要跟随你的团队,一起去野外,经历一下猎人的生活,参与一次行动,积累创作素材。”
  
      李寻沉吟不语。
  
      马三夜继续道:“至于我的意思,让他跟着你,锻炼锻炼,磨练一下,也未尝不可,野外生活是对人一种很好的锻炼。
  
      当然了,你要是确实感到不合适,就算拒绝了,也是没什么,我会去向他解释一下。”
  
      马三夜说得委婉,留有余地,李寻听了,心中其实是很为难。
  
      马三夜这人很给面子,马三夜说他交朋友,是重义气,交真心的,他是拿李寻当真心朋友看。
  
      也确实如此,能冲李寻一个面子,投十个亿的资金做慈善,不是什么人都能有这个面子的,更何况,这事实上不只是做慈善,是在帮小宝积福。
  
      他还让水心语帮忙,义务地做慈善资金的代言人,对慈善资金有莫大的帮助。
  
      他还命令燕子堂,不收任何报酬,尽全力帮李寻搜寻神秘组织的下落,这不仅是帮忙,其实还是替李寻冒着一定的风险。
  
      毕竟,神秘组织做事能做到这份上,显示这神秘组织的能量极为强大,燕子堂帮了李寻,就是在和那组织作对,是冒风险的。
  
      综合以上种种原因,要让李寻现在说出拒绝的话,驳了马三夜的面子,李寻也确实做不到。
  
      毕竟,看起来一个小问题而已。
  
      心中这么想着,李寻笑着开口了:“既然三爷你开口了,我当然得卖你一个面子,行,就让鸿文下次和我们一起行动吧,但事先得说好,他加入猎人队伍中,一切要听命令行事,你也知道,我们的队伍里,通常还有国安或者军方的人。”
  
      马三夜豪爽地说:“你放心,只要你答应了,这一切都不是问题,我会约束他们,让他们两人听你的命令行事。”
  
      “他们两人?不是鸿文一人么?”李寻一惊。
  
      “哦,我忘了说,鸿文这次拍摄的电影,我会让心语去做女主,刚好心语最近也有些空,我就擅自做主,让她也随着你这个猎人队伍,一起到山林里去长长见识见识了。”马三夜笑哈哈地说。
  
      李寻吃惊地转头看了一眼水心语。
  
      然后,他断然摇头:“水心语也要去?那不行!”
  
      “不行?为什么不行?”这次轮到马三夜吃惊了。
  
      李寻张了张口,却一时词穷。
  
      李寻拒绝水心语的随队出行,自然是有理由的。
  
      可这理由说不出口。
  
      赵鸿文跟去,李寻虽然有些担心,也恐怕会有一些问题,但终究都还是小问题,都可以想办法解决。
  
      但水心语跟去,意义就不一样了。
  
      最大的问题,其实源于李寻自己。
  
      如果说李寻担心赵鸿文,是外在的原因,那李寻担心水心语,则是李寻内在的原因。
  
      李寻担心自己的心态问题。
  
      自从八年前,她永远地离去之后,她就成了李寻心中无法忘怀的痛。
  
      八年后的今日,和她极其相似的水心语,出现在他面前,以至于李寻是如此地不适应。
  
      水心语仿佛就是李寻心中的一个魔障,是他难以跨越的沟壑。
  
      以李寻现在面对水心语的心态,如果让水心语跟队出动,简直就是一种磨难。
  
      外出捕猎,是极其危险的行动,面对强大敌人的时候,李寻需要有极其坚韧、毫不动摇的意志和决心,让一个随时可能会影响李寻心态的人,跟随在李寻的身边,这是非常不明智的。
  
      所以李寻断然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