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猎人 > 第五百二十一章 有格调的宝爷

第五百二十一章 有格调的宝爷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赵胖子这哭得可是真凄惨。
  
  不是演戏,也不是装作。
  
  演不到这份上,装不到这程度。
  
  李寻看得出来,赵胖子口中那“狗娘养的儿子”,在他心中的地位,真的是非常重要,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疼爱和关怀。
  
  这也是人性的光芒闪烁于其中。
  
  李寻心中一股恻隐之心油然而生。
  
  他对赵胖子的厌恶情绪,随之又减低了一些。
  
  但赵胖子此人实在啰嗦得很,李寻依旧有些耐不住性子,他又皱了皱眉,“你要再废话,我现在甩手就走。”
  
  “好好好,我不再废话,李先生您一定得帮帮我……”
  
  或许是赵胖子从李寻的话中,感知到了一些希望,他越发卑谦地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说:“李先生,鄙人还算有些许产业,鄙人旗下的得胜集团,主营能源产业,同时也兼营房地产,这事,就出在房地产这块。”
  
  小宝蹲在李寻的肩膀上,低声嘀咕:“靠,说得这么好听,原来就是山西的煤老板赚了钱,跑去投资房地产了,怪不得浓浓的一股暴发户、土豹子的味道。”
  
  赵胖子之前没太过于注意小宝,还以为小宝只是李寻的寻常宠物。
  
  但小宝这一说话,且声音明显不同于李寻,赵胖子吓了一个激灵:“谁,是谁在说话?”
  
  他四处张望着,反正是万万没想到小宝在说话。
  
  那貌似正经,其实妖娆到骨子里的小秘书,好不容易追了上来,正叉着腰,在边上娇喘吁吁着,她刚好看到了小宝说话。
  
  这让她如一下子见到鬼一般。
  
  她吓得连忙捂住了嘴巴,刚喘顺了的气,又变得不顺畅了起来。
  
  “鸟……这个鸟会说话,妈呀……”她指着小宝惊叫了起来。
  
  赵胖子连忙转头看向李寻肩上的小宝。
  
  小宝一脸的鄙夷,不悦地骂骂咧咧着:“靠,土豹子果然他/妈的是土豹子,养的小秘也没点见识,我是八哥,是宝爷!懂不懂?”
  
  小宝之前在云海和尚的禅房里,因为累及寻哥去央求云海和尚,他心里早就不开心。
  
  之后李寻决定散尽家财,也得救他性命,让他心里也有些郁闷,总觉得是有些拖累寻哥了。
  
  所以他心情确实不好,语气难免冲了点,表情难免凶神恶煞了一些。
  
  可把赵胖子给吓坏了。
  
  “哎呦我的娘呦……”赵胖子觉得自己的腿又开始发软。
  
  会讲话的八哥,而且说话的语气还这么吊,这么有气势,这难道是成精了?
  
  就在赵胖子腿一软,眼看又要瘫到地上的时候,李寻适时伸出了手,轻轻地扶住了他,“别怕,小宝是我兄弟,今天他心情有些不好,平时他不这样。”
  
  赵胖子抹着汗,也终于回过神,连忙赔礼道歉起来:“哎呦,这位是宝爷吧,对不起,对不起,轩轩,快过来给宝爷赔礼道歉。”
  
  那叫轩轩的小秘书早就吓得脸色煞白,可也不敢不听赵胖子的话,她畏畏缩缩地上前,正准备赔礼道歉呢,小宝却又不耐烦地发话:“得得得,赔礼道歉就不需要了,有烟么?宝爷我今天心情不好,只想抽烟。”
  
  有烟么?
  
  赵胖子和小秘书轩轩又傻眼。
  
  这鬼精灵的八哥,心情不好的时候,竟然还抽烟?
  
  这次,轩轩倒是反应很机灵。
  
  “有有有……”她连忙从随身带着的一个手包里,掏出一包烟。
  
  明显是给赵胖子准备的烟。
  
  好巧不巧,竟然也是软中华。
  
  小宝冷眼看看,本来想说话,见是软中华,也就没说了。
  
  轩轩熟练地拆开包装,正准备掏烟点烟,赵胖子已经迫不及待地一把抢过去,“我来,我来。”
  
  他小心翼翼地点了烟,却又不知怎么递给小宝。
  
  小宝伸出爪子,招了招,“递过来。”
  
  赵胖子连忙递上香烟,小宝接过,颇为赞许地点点头:“嗯,平时还抽软中华,总算还是有点品位的,小胖子,你还是有点前途的啊。”
  
  小宝老气横秋地说着,用爪子抓起烟,抽了一口,惬意地吐了一口烟。
  
  烟吐在了赵胖子的脸上,赵胖子却激动得快哭了。
  
  他有一种离奇的感觉,仿佛因为他平时也抽软中华,因此而被小宝夸赞了一句,竟好像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一般。
  
  而他也听到了小宝给他取的绰号,“小胖子”,严格说来,他不算小了,快五十岁的人,所以这小胖子的绰号,听起来有些怪怪的。
  
  可偏偏更离奇的是,他心中同样有些莫名的荣幸,仿佛被小宝叫做“小胖子”,他一下子就和这宝爷拉近了关系。
  
  这鸟,哦不,这八哥,这宝爷,真是格调太高了!
  
  太有档次了!
  
  当然,还有这李寻先生。
  
  他身边的一个鸟,就这么有格调、有档次,一看就不是凡鸟,那几乎更可以肯定,李寻本人绝对不是一个凡人。
  
  赵胖子心中又忍不住开始暗自念佛,他昨天早上临出门前,习以为常地在菩萨面前烧香,本来是许愿他能平平安安渡过这个劫,却没想到昨天早上真是菩萨显灵,让他遇到了李寻和陈鸿儒。
  
  他越发觉得,今次他是有救了。
  
  于是他连忙又说了起来:“李先生、宝爷,我儿子这事,就出在房地产这一块,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让他去接触这事……”
  
  赵胖子娓娓道来。
  
  原来,赵胖子的“得胜集团”,和现在很多有钱的集团公司一样,都在兼营房地产。
  
  上个月,赵胖子的集团看中了郊区的一块地皮,不是直接从政府竞拍的,而是从其他集团转手的商业地产地皮。
  
  赵得胜派了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出马竞争这块地皮。
  
  出于历练他儿子的想法,他也让他在集团总部身居要职的儿子赵晓牧跟进了这个项目。
  
  但他们也有竞争对手,且对手的实力不弱。
  
  赵晓牧眼看着很难单独吃下这块商业地皮,就建议他老子和竞争对手合作,大家共同开发这地皮,一起赚钱。
  
  在商业竞争的过程中,这种例子比比皆是,前一刻大伙儿还是兵戎相见的仇敌,或是互相竞争的对手,下一刻,他们已经坐下来把酒言欢,恍若最好的兄弟。
  
  赵胖子听取了赵晓牧的这个建议。
  
  出于历练儿子的想法,他依旧把这件事交给儿子去做。
  
  结果,坏就坏在这里,有时候,好事不一定能办成,搞不好,更能干成坏事、蠢事。
  
  赵晓牧这家伙,就无意间干了一件坏事、蠢事。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