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猎人 > 第四百零二章 抹血

第四百零二章 抹血

    众人都惊惧得有些不知所措,王如意却突然解下自己的背包,掏出一件衣服,用刀把袖子割断。
  
      “嘶拉……”
  
      他扯破了一个袖子,扯裂成几条布条。
  
      薛二柳惊奇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得防止脑蛊虫钻到我的大脑里。”王如意一边说,一边用布条,将自己鼻子和耳洞都给蒙住,死死地打了个结。
  
      他又看向杨小仙:“小仙,你过来,我也给你蒙上。”
  
      他现在这样子真是有些好笑,杨小仙忍不住捂着小嘴窃笑。
  
      “你笑什么,这样确实不好看,但是能保命。”王如意一瞪眼。
  
      杨小仙嘿嘿笑着:“不用这么麻烦,脑蛊虫虽然可怕,却也不是没办法对付。”
  
      薛二柳惊喜地问:“小仙,你有办法对付脑蛊虫?”
  
      杨小仙点头回道:“脑蛊虫变强了,也会飞了,看起来确实很可怕,但它总还是脑蛊虫吧,只要是脑蛊虫,我们‘御兽门’就有办法对付。”
  
      薛二柳恍然大悟:“我倒是忘记了,脑蛊虫就是你们‘御兽门’之前钻研的玩意儿。”
  
      “对,我们阿爸在我们出发前,已经把他亲自调制的,对付脑蛊虫的药物,交给我们了,所以我们两人跟随过来,可是重任在身的哦。”边上的杨玥儿笑嘻嘻地回。
  
      李寻也有些惊讶,“你们还有对付脑蛊虫的药物,怪不得我看寨老最后两天,一直在忙忙碌碌的,原来他是在调制这个药物。”
  
      李寻说着,心中倒是有些感激杨金宝。
  
      杨玥儿看看李寻,又笑着说:“不过我阿爸也说了,或许世上任何人都要害怕脑蛊虫,但李寻师父是不用害怕的,他真是好羡慕你。”
  
      许倩云顺口道:“肯定是因为李寻的血液异常强大。”
  
      “对,这世界至少有两种对付脑蛊虫的药物,一种就是李寻师父的血液,我阿爸说李寻师父的血液,是他所听说过的,最为至刚至强的血液,天生就可克制很多邪祟。
  
      如脑蛊虫这种邪物,根本不敢近李寻师父的身边,当然了,如果用李寻师父的血液涂抹其他人身体的关键部位,比如鼻子,耳边等等,脑蛊虫也就同样不敢侵袭了。”杨玥儿继续说。
  
      杨玥儿这话倒是没错,寻常的蛇虫鼠蚁,几乎都不敢近李寻的身子,想必和李寻的血液有些关系。
  
      但就在这一刹那,李寻只觉得周围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目光中都有些期盼,让他浑身感觉凉飕飕的,他忍不住笑骂起来:“你们想干嘛?”
  
      薛奇真干笑着:“嘿嘿,我说李寻啊,你就别这么小气嘛……”
  
      “小气个毛线,杨玥儿不是说了,杨金宝还有第二种方法么?”李寻继续笑骂。
  
      薛奇真当然也只是开个玩笑,他转头又看向杨玥儿,“对了,玥儿姑娘,你阿爸交给你的第二种药物呢?”
  
      “我们都带来了,就是这个!”杨玥儿一边说,一边掏出几个小瓷瓶子。
  
      她又说:“反正用这个药物,驱除效果肯定是有的,当然也不能百分百地保证效果,毕竟我们现在遇到的脑蛊虫,似乎和以前是有些不同的。”
  
      她打开其中一个瓷瓶,众人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药味儿,隐隐还有些臭气弥漫。
  
      可事到如今,也没人嫌弃这臭气,一众特工和猎人们纷纷上前,去拿药水涂抹鼻子、耳洞等周围。
  
      杨小仙又道:“眼睛周围也要涂一些,嘴巴倒是无所谓,尽量闭着嘴,少说话就行。”
  
      许倩云闻闻那药味儿,皱着眉头,总觉得有些恶心。
  
      可也没办法,总是保命要紧,她也准备上前去抹那药水。
  
      李寻却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等等。”
  
      他将弓往边上一放,一把拉住了许倩云。
  
      在许倩云愕然的目光中,他伸出右手小指,一口咬破了指尖,血丝顿时从指尖渗出。
  
      他拿着小指,轻轻地抹过许倩云的鼻子周围,又抹了她的耳洞、眼眶四周,这一下,这一个花花大姑娘,看起来就有些怪怪的了。
  
      许倩云却没反抗,任由李寻摆布,只是嘴角微微抿着,一脸甜蜜的笑意。
  
      李寻这么在意她,她打心底里开心。
  
      一边的陈灵兮,看看那令人讨厌的药水,再看看李寻,不由嘟嘟嘴,“李寻哥哥,你也给我抹点血吧?”
  
      “这可是血啊,你不会感到恶心么?”李寻笑谑道。
  
      “李寻哥哥身上的血液,我才不会觉得恶心呢,而且前天我还看到过寨老调配的药物,好多材料都是那些……”
  
      众人纷纷回头看向陈灵兮,陈灵兮吐吐小舌头,没继续说下去。
  
      其实众人心知肚明,苗寨解蛊的药,应该大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什么虫子、植物之类的,都会往里面加,当然就有些恶心了。
  
      可保命要紧,谁会在乎这些?
  
      李寻笑着摇摇头,一把拉过陈灵兮,“来来来,我给你抹上,咦,小妞儿,你的皮肤挺好的嘛,水嫩水嫩的……”
  
      “李寻哥哥真讨厌,总调戏我!哎哎呀,好痒啊,你使坏!”
  
      “哈哈哈……”
  
      李寻给陈灵兮抹完了,顺便又捏捏她的小琼鼻,再回头看看其他人。
  
      几乎所有人都已经从杨小仙、杨玥儿那里拿了药水,也都抹完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散发着怪异的味道。
  
      但宋君行没去拿药水。
  
      李寻看了一眼宋君行,看出宋君行眼里似乎有些犹豫。
  
      李寻哈哈笑着:“君行,你怎么不去抹药水?”
  
      宋君行轻轻摇头:“算了,我就不用抹了,我能对付脑蛊虫。”
  
      李寻道:“你还是别大意,去抹点吧?哎,我说,你该不会是也嫌弃那药水的味道吧?”
  
      宋君行固执地摇着头,却不解释。
  
      “你这人啊,有时候比个娘们还爱干净,还有洁癖。”李寻无奈地摇头,上前几步,来到宋君行面前。
  
      他伸出左手,轻轻地搭在宋君行的肩膀上,又伸出右手的小手指,朝着他晃了晃。
  
      “你要干什么?”宋君行一脸惊惧。
  
      “唉,还是我牺牲一下吧,谁叫我是个好人呢,反正,我的血液总比那药水好闻一些,对吧?”
  
      李寻笑呵呵地说,伸着小手指,朝着宋君行的鼻子边抹去。
  
      宋君行的身子突然地就变得有些僵硬,他全身一下子绷紧。
  
      李寻怪异地看了一眼宋君行。
  
      “哎,我说君行啊,你别这么紧张好不好?我这是帮你保命,你虽然有本事,也还是别太大意了,你之前都说过了,你好不容易对我有了一些好感,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你要是一不小心死在脑蛊虫的手下,那可他/妈的就不好玩了,我不是要少个仰慕者了,虽然被一个男人仰慕,总感觉肉麻得紧,哈哈。”
  
      说罢,李寻不顾三七二十一,手指就抹在了宋君行高挺的鼻子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