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猎人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走哪都拽的宝爷

第一百三十九章 走哪都拽的宝爷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见现场围观的人群,那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似乎有些意外,不过也不怯场,微笑着走到摊主面前,客气的握了握手,有些腼腆的说:“你好,我记得你,在这儿摆摊十年了,叫李有旺是吧?你好,我叫薛二柳。”
  
  那摊主愣了愣,根本想不到薛二柳这种人物记性竟然这么好,能认识他这种小人物。
  
  “你好你好,那个……”
  
  摊主看着薛二柳身后面有得色的片警,知道人家是奔着处理这事儿来的,连忙就要解释。
  
  薛二柳笑着打断说:“别解释别解释。我懂规矩,事儿呢,我也听说了。今儿来是给你们双方都主持一个公道,往小了说都是京城的老爷们儿,往大了说都是祖国的儿女。咱谁也不能吃亏,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摊主呐呐的点头:“是,可是……”
  
  “您别急,听我说完。”
  
  “啊,你说……”
  
  “捡漏,是传了几百年的传统了,这谁都晓得。那外地人来了,非要相信你那是朱元璋用过的刀,那是他傻,对不对?别说你不知道是不是人家朱元璋用过的,估计朱元璋本人都记不得他用过啥刀了。再说了,朱元璋用过的刀卖两万?他不仅傻,他还以为你们所有人都傻。”
  
  “哈哈哈”
  
  周围看热闹的,听这话说得有趣,顿时哄笑了起来。
  
  是这个道理,没听说过朱元璋用过刀,再说了,你相信天桥卖的有朱元璋用过的刀,这本身就是其蠢无比,这是他的蠢。
  
  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以为别人比他蠢。认为摊主蠢到把明朝的物件摆到这里来卖,认为摊主蠢到把古玩两万块钱就卖出去了。
  
  薛二柳等众人笑完,脸色一正,又道:
  
  “不过,说到底,咱也是天子脚下的人民啊,虽然这里的规矩大家都知道,但是这宰人也的确是宰的太狠了些,一把钢刀做了个旧,最多也就百十块。你管人家要了两万,你说,人家知道真相之后,能不来找你麻烦吗?”
  
  “是……可是。”
  
  “你别可是,听我一句,你这宰外地人的刀,确实是利了点儿,狠了点儿。今天这事儿我就是来给你提个醒,大家都求一个财源广进,你把人坑太狠,以后传出去,外地来的都知道不能来天桥,那你们就没生意了,吃啥喝啥呢?对吧?”
  
  “也是,不过……”
  
  “事儿就这么定了,你给人家退一半,以后宰人别这么狠了。让那蠢蛋心里消消火,别气坏了身子。但规矩,还是那个规矩,这规矩不能破。所以,这一万块钱,我给你出了。”
  
  薛二柳此言一出,所有人哗然了。纷纷对着摊主和薛二柳指指点点,瞧人家这薛家店的人,大气啊。
  
  再看那摊主,就觉得这摊主忒小家子气了,有些铁公鸡的感觉,一半都不给人退。
  
  说着,薛二柳转身就对那片警说:“你跟我去趟中行,我这会儿给你取钱。你不为难,李有旺不为难,那外地来的也不为难,你领导也不为难。四全其美。”
  
  “这不好吧?”那中年片警有些局促的道。
  
  “哈哈,有啥不好的,都是兄弟。”
  
  薛二柳说着就要走。
  
  那摊主却面色狂变,大喊一声:“等等!”
  
  薛二柳笑着回头:“怎么了,爷们儿?”
  
  就见那摊主面色阴晴不定,片刻后,咬咬牙沉声道:“这事儿还是不劳驾您了,这钱,我退!”
  
  薛二柳笑了笑:“别介。”
  
  摊主有苦说不出,薛二柳不愧是薛家店出来的啊,这手段,简直是……
  
  今天这钱要是让薛二柳出了,他在这里摆了十年摊位的招牌,就彻底毁了。
  
  一万块钱对于薛二柳来说是毛毛雨,他掏一万块钱,在天桥能买个仗义的名头。但如果真让他出了,这摊主以后就别在天桥混了,任谁都知道他坑了人两万多,人家打上门来了他都不退,最后幸亏薛二柳出马,保住了天桥的名声,帮他这铁公鸡掏腰包。
  
  人家只记薛二柳,不会记他李有旺,记他,也只是记他的铁公鸡。
  
  李有旺连忙从包里掏出了一万块钱现金,他们这种生意人,身上都是常备现金的。
  
  将一沓钱不由分说的拍到民警的手里:“您快拿着,退一半,我退一半。”
  
  薛二柳也不再多说,只是笑道:“就退一半,我替李有旺做主了,只退一半,那外地人要是再为难你,你让他来找我。这规矩不能破,没有说是你走了眼,自己蠢,还要怪别人的道理。”
  
  片警心里松了一口气:“谢了啊薛哥,谢了,李老板。”
  
  事情就这么圆满的处理了。
  
  所有人都对着薛二柳低声议论,眼里那是一片崇拜之情。
  
  就连摊主李有旺,也说不出人家薛二柳的不对,还得腆着笑脸去谢人家处理问题。
  
  这就是薛家店的人,大气。办事体面,利索。
  
  这也是为啥天桥,都要给薛家店人几分薄面的原因了。
  
  薛二柳处理了事情,笑着挨个和一些熟识的摊主打招呼,意气风发。
  
  这时,一个尖细的声音却突然传了出来:“哎哟,二椅子现在人模狗样了啊。”
  
  此言一出,整个附近瞬间寂静了起来。
  
  薛二柳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僵硬。
  
  “二椅子”这是他年轻时候的外号,那时候他就最讨厌这个外号,现在更是谁都喊不得的逆鳞,竟然还有人敢喊?
  
  而北方,二椅子的意思就是现代话说娘炮的意思。
  
  那声音显然是说薛二柳的,竟然有人当众喊薛二柳二椅子。
  
  所有摊主都默默的闭上了嘴巴,不说话了。
  
  今天这是要出大事吗?
  
  听着声音,薛二柳满脸煞气的回过头去,却见人群外,走来一个身后背着一大块篷布,篷布里装着一根弯曲圆棒的青年,面色恬静,东看西瞧。
  
  看见这年轻人,薛二柳只觉得有些眼熟。
  
  眼神一转,薛二柳看见了青年肩膀上踩着的一只黑色八哥。
  
  而此时,那黑色八哥也正侧着脑袋,用那一双黑亮无比的眼睛看着他。
  
  看见这只八哥,薛二柳面色当即狂变。
  
  八哥张开嘴巴,尖细的说:“二椅子不认识你宝爷爷啦。来,过来磕个头,这次你宝爷爷得着宝贝了,心情好了能让你看一眼。”
  
  离得还远,小宝说话的声音又大,所有人都听见了。
  
  都纷纷纳罕,这只鸟儿是要上天啊,不对,它确实能上天,它这是要成精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