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猎人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交火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交火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眨眼惊呆了所有的人。≯≧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人竟然会叛变?
  
  不,千算万算,甚至根本没算到,下来的这批人里竟然会出现投敌的。
  
  要说这是打仗的话,那还情有可原。
  
  但是,这,这是打猎啊。
  
  谁曾听说过一队人去打猎,猎人向猎物叛变,猎人抓了猎人向猎物邀功的?
  
  最重要的其实是——它根本就不是人啊。
  
  河对岸的老牛气的全身颤抖,急的心脏病都快了,大喝一声:“老屈,你他妈疯了?你干什么啊?你神经病啊你。”
  
  听到老牛的喝问,却见屈教授根本理也不理,只是抬起手中的枪,向着河对岸的老牛就是一枪。
  
  “砰”的一声。
  
  老牛瞳孔一缩,都没反应过来,只听见河对岸一声枪响,身旁火花闪烁出来。
  
  老牛并没有被打中,老屈毕竟不是专业的,没摸过枪,根本就瞄不准。
  
  但是这一下,仍然将河这边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虽然老曲一枪打空了,但是,他这却是真的有杀人之心啊。
  
  老牛这边的所有人都惊呼了一声,连忙趴下。
  
  看对方这情况,完全跟疯了一样啊,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冷不丁的再来一枪,要是真被自己人打死了,那就冤枉了。
  
  老牛也吓得直哆嗦,后背直冒冷汗,一咕噜趴在地上,气急败坏的吼道:“你疯了,你干什么啊。<>”
  
  林青山面色焦急无比,东北虎的战士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枪,都瞄着河对岸的人,但是,却根本不敢开枪。
  
  河对岸都是自己人,有专家组的,也有东北虎的。
  
  他们被催眠了,他们疯了,敢对自己人开枪,但是自己这些人却还有理智啊。
  
  老许也吓得抱头鼠窜,不断的往障碍物后边躲。
  
  这一边,李寻也惊住了,心中一紧,暗道自己必须得快点脱身了。
  
  他刚被制住时,本以为这些人只是着了魔,迷信了龙城,还在想着正好借机诱出大蛇。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变得和许家山村的人一样,开始疯狂的崇拜起了大蛇。
  
  喊得那称呼也一般无二——龙神爷爷?
  
  还以为他们只是想要阻拦自己,让自己不要去杀大蛇。
  
  现在却恍然大悟,根本不是这样啊,他们是想活捉自己,把自己送给龙蟒。
  
  或者说,他们是真的存了想要杀了自己,灭了这所有人的心思的。
  
  天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过,之前逛了一圈龙城的张队长却似乎知道。
  
  他躲在龙城里,将外边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面色震撼的喃喃道:“果然如此,和我的猜测对上号了,果然是这样的,怎么办啊,怎么把李寻给挟持了,还真敢开枪,我怎么救他呢?”
  
  张队长为难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救李寻。
  
  那些疯了的人竟然真敢开枪,但是张队长不敢开枪啊。<>
  
  里边有好多专家组的教授,还有林青山的兵,甚至还有他自己的兵。
  
  特别是他的那个兵,正用特种兵的特殊手段,掌控着李寻的死穴。
  
  他们已经不认人了,贸然过去肯定是送死。
  
  这题,难解啊。
  
  李寻也有些懊悔没有做好提防,他以为敌人只是龙蟒,而背后是绝对安全的,因为都是自己人。
  
  所以这才被瞬间制服,被人抓住了死穴,一动都不敢动。
  
  他们是真的敢下手的。
  
  这会儿想脱身,有点难了。
  
  杀人脱身也许能做到,但风险很大,而且,李寻也在犹豫,是不是要在大蛇来之前,无所顾忌的把这些敢用枪指着自己的家伙全部干掉。
  
  他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冷酷,但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也不想冒然大开杀戒。
  
  毕竟,这些人只是被催眠了。
  
  这是个难题啊。
  
  正在此时,枪声却又如爆豆般响了。
  
  也许是屈教授的一枪引了导火索,了疯的人,有枪的竟然都对着河对岸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
  
  林青山等人抱头鼠窜,满地打滚来躲闪。
  
  万幸的是河太宽,距离远,光线比较昏暗,有不少障碍物可以躲避。
  
  可饶是如此,也被火力压制的根本无法冒头。<>
  
  河对岸的所有人,都被这一波打得,是真的动了肝火了。
  
  没被大蛇弄成什么样,反倒让自己人先来这么一锤子。
  
  林青山气的哇哇大叫:“你们都疯了吗?不怕上军事法庭?不怕军法了?”
  
  “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国家?”
  
  “你们还知不知道你们自己是谁?”
  
  “……”
  
  林青山躲在一块凸起的岩石后边,不停的扯脖子呐喊。
  
  对面的枪身顿了顿,是那些东北虎的战士们,有些犹豫了。
  
  林青山心里松了一口气,继续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现在放下武器,念在战友一场,我可以不向上级汇报,快点!”
  
  也是逼出火来了,林青山这么糙的汉子,竟然都说出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种话来。
  
  对面彻底沉寂了下来,就连老屈都停下了手中的手枪,略显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林青山见事情竟然有了转机,心下一动,露出脑袋大喊:“大家都是自己人,你们不要执迷不悟了,你们都被迷住了,事出有因,现在投降,我可以……”
  
  ‘啪啪啪’
  
  又是一阵猛烈的枪响。
  
  看见林青山冒头,对面沉默的人,眼里忽然又闪过一丝坚定的色彩,疯狂的对着林青山冒头的地方打。
  
  几梭子子弹下去,林青山藏身的那岩石就被打的稀碎,石块溅的满天飞,粉末烟雾四散开来,迷得人都睁不开眼睛。
  
  林青山心里大骂一声,连忙懒驴打滚又往其他的地方转移,心中暗骂,倒霉催的,自己成了吸引火力的靶子了。
  
  他刚离开那岩石防护,只听‘嘭’的一声,那岩石便爆裂开来,彻底被打成了一包石渣,可见这火力之凶猛。
  
  看到这些人打得这么凶猛,根本毫无理智,懒驴打滚的林青山,忽然心生一计,对啊,把他们的子弹都用光,都耗完。
  
  心中想着,林青山一边四处躲闪着,一边从背包里掏出烟雾弹来,对着他自己身前就扔了一颗。
  
  顿时,林青山那一片都变得烟雾弥漫,谁也看不见他的具体位置了。
  
  可从烟雾里,林青山却依然在叫喊:“你们完蛋了,我告诉你们,我会向领导汇报你们的所作所为,你们下辈子完了,你们要蹲大狱,你们要被枪毙,你们都完了。”
  
  河对岸的人一听,眼里的色彩更坚定了,不断的朝着烟雾中开枪,似乎对烟雾中,那曾经的战友、队长,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这正合林青山的意,他在烟雾中,寻找到一个凹陷的坑洞,当做简易战壕趴了进去继续吼叫着,刺激对岸的人不断开枪。(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