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渭城有雨少年有侍 > 2012前的总结

2012前的总结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6000字的水文,请大家做好思想准备……)
  
  ……
  
  ……
  
  今天是2011最后一天,2012马上就要到来。
  
  我并不担心会有洪水漫过珠峰,但也正因为不担心,所以每年一度的年终总结,还是要做。下面我将从工作、生活、及期望这几个方面简单说几句(如果还有人信的话),向大家做个报告,聊一聊。
  
  一,工作
  
  五月二十号是今年工作的第一个分割点,在那一天我写完了间客。十七号开始通宵不睡写了一万七,然后一觉睡到十九号中午,又一天一夜没睡,写到二十号早上九点多钟,第一波写了一万八,第二波写了三万九。
  
  记得敲完最后一个字时,我真成了隔壁吴老二……自从本山大叔的小品之后,好像我每本书里都会提到他……浑身发抖。之所以身体颤抖,当然是累到虚脱,但也是因为当时兴奋到极点。
  
  我当下就说过这辈子都别指望那么疯狂地写了,事实上以前也没有这样疯狂过,除了一年前的今天尝试着疯了一把,但疯的程度远没有那天可怕。
  
  我说过几次,***和钞票我很喜欢,但很难刺激我拼命写,这个话被人指责为装逼,说我装逼的人多了,最开始极厌恶,后来举世皆“赞”,那只好麻木承认,并且开始像夏侯一样渐渐体会出受虐快感来,然则我有些态度被指责为装逼,我还是会很不爽的,比如这段前面的这句话。
  
  但凡我发疯写的时候,必然是极兴奋,***和钞票当然能令我兴奋,但从来都不是最能令我兴奋的东西,情节到了某个点,到了自己想写的时候,情绪够飙胸中那团火烧的够旺的时候,我就会发神经病不停写下去。
  
  间客的结尾就是我想写的,我写起来会觉得很爽的,为那个故事我熬了两年,又想写点儿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又想能写的不枯燥能让大家看着爽,实在是够他妈头痛,说到这里,我又要翻旧帐了,忘了是在哪里看到有人评论我的这几本书,说越来越商业化,比如间客比庆余年商业化,向市场投降什么的……我真不知道这个看法的逻辑究竟是怎么建立的,像间客这种题材啥改编啥没有,电子订阅先天不足,我要是奔着商业化去的,我选了半天选这种题材背景有病啊?
  
  当然商业化不是不好,而是灰常好,只不过我对这种论点接受不能,我没中五百万你非说我中五百万,我该高兴还是无语?先前说我要把间客这本书写的爽,这就是商业化,幸运的是天可怜见,你们赏脸,间客的成绩远远超出了我开书之前的预期值,也是灰常好。
  
  对间客的怀念到此结束。
  
  五月份结束间客,然后开始想新书,一想便是三个月,中途和无数朋友同行们聊过,完书后去成都耍时,林海七十二他们也都听我说过,新书我的目标很简单,我想写个真正好看的故事,能让你们看这故事时能高兴能伤心能跟我一起投入,当然,绝对不能忘了那个爽字。
  
  问题是什么是爽?爽是爽利,辣也能辣的爽,而辣在领导看来本身就是一种痛觉,所以爽并不是一路嗨下去就算数,必然是有起伏有转折有奇遇有xx。
  
  忘是在哪里,我兴奋聊新书内容时,曾经大吼过一声,新书里我一定要写学院!要写奇遇!要写跳崖……是的,这些是我自幼看武侠小说时最兴奋的阅读体验,只不过后来因为写的人太多了,所以造成了很多逆反问题,但事实上,我依旧还是最喜欢这些情节啊,就像写庆余年时说过,我看穿越小说,最爱看的依然还是抄诗的情节啊,但现在抄诗被人骂的更多了,写的人也就更少了,最近水叶子新书隐相在抄诗,抄了首东坡赤壁杀尽满座,我看的爽死了……
  
  把题目拉回来,我的意思是说,所谓老桥段,其实换个角度看就是经典桥段,一味求新求变,极有可能像后期温巨侠那样走火入魔的。我爱写这些老桥段,所以我决定新书里这些老桥段都要有,现在学院已经有了,经脉打通已经有了,跳崖会有的,面包会有的,别的也都会有的。
  
  想了三个月时间,就算是一块石头也能在上面想出朵花来,所以将夜这个故事的情节很顺利地定了下来,然而在发书之前,我又遇到了每隔两年都会遇到的老问题——取书名。
  
  我不擅长起名字,比如书中角色的名字,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所以在微博或是什么上面,常有读者想要我帮他或她生的孩子取名字时,我都是既感激又觉得压力巨大,汗如浆下,最终只能痛苦地婉拒,因为我们要对下一代的将来负责任嘛。
  
  书名我也不擅长起,庆余年的名字我想来想去还是最好的,但这只是横向比较。新书应该叫什么名字呢?在确定八月十五号就要上传的前几天,我被这个问题折磨的欲生欲死,问了无数朋友,和编辑大人长天熬着夜想,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在遥远的南方,墨默儿大人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在q上极不自信试探着问道……将夜这个名字怎么样?
  
  什么都讲究缘份,我第一眼就觉得这名字好,但……怎么好像又走回常被人批评的老路,晦涩难懂,怪里怪气的?难道这说明我是一个晦涩难懂怪里怪气的人?我喜欢但不自信,于是问领导问长天问很多人,最后大家一致民主地认为将夜这个名字比我想出来的所有名字都要好,于是我集中了一下,确定新书就叫将夜。
  
  将夜的成绩很好,开书才四个月,从眼下情况来看极有可能是我写过的书里成绩最好的一本,我确实很开心,很谢谢你们喜欢我胡编滥造的故事。
  
  成绩好的原因很多,我仔细想过后,觉得几位副版的管理在里面占了很重要的原因,这个不是夸张也不是拍他们马屁,我不需要拍他们马屁。事实上书评区的整洁有序,有讨论气氛,是会带动读者的正版订阅的,事实上有副版管理和q群里的诸位热心读者,在无法躲开的各式冲榜过程中,才能走的这么顺。
  
  然后郑重谢谢订阅的你们,谢谢投***投推荐票的你们,谢谢投各种票打赏的你们,关于最后一点,除了间客后记里提过一句,我从来没有提过,因为我的态度很明确清晰,私下也都交流过,而且我总担心无论怎么提,都会导致你们花钱,所以我一直不提,但今晚上经过某事才发现,原来俺提不提都没有任何意义,我就是那个木有发言权的家伙,所以在这里补上以前的谢,谢谢打赏,因为人数太多,无法具名,但重申一遍我们这些网文同行的共同心声,订阅是本分,***是情份,绝对的足矣,谢谢。
  
  这个真的无以为报,我又舍不得花钱请客,我连捐款这种事情都很少做的,那么只好把本职工作做好些来回报你们吧,揖手。
  
  表扬与自我表扬中我向来比较喜欢后者,所以接下来是自我表扬或批评。
  
  将夜成绩好当然首先是因为有很多读者这个故事好看或者说还可以看,这点就是我开书之时的奋斗目标,如果能达成,我就非常满足。然而怎样才能让一个故事好看,我们一直在研究,并将继续研究下去,现在我总结不出来什么道理,只能隐约感觉,认真的态度和对情节的控制是很重要的。
  
  看,我又祭出态度这个大杀器了。
  
  写将夜的态度真的很认真,不要看最近错别字多,往前面翻估计很难找到几个错别字了,因为我在不停地修改,有些章节甚至改了四遍之多,公众版写到一半时,便开始修文,这种做法……还是写映秀时的搞法。
  
  怎样控制情节?我想尝试在开篇必须的奇遇陡峰之外,尽可能地减少情节脉络里的巧合成分,争取发挥我一直以来的优良传统,让情节之间的挂勾能更自然些,无论是挖的坑还是搭的线都更清晰简洁些。但如果这样,就需要设计更多的碎情节来铺排,确实有些麻烦,像朝小树和宁缺蹲老笔斋吃面,这就是借的温瑞安的段子味道,当时想着时也曾经兴奋的叫嚣过……噢,那时候身边是七十二和烤鱼。
  
  我唾沫横飞说完脑子里这段情节和画面,然后三人同时反应过来,这是温巨侠已经用过的意趣,我一拍大腿说道:但我让他们吃面了!
  
  这多帅!
  
  我就是想写一些很帅的人和画面,比如杀完人吃鸡蛋面,比如夫子。
  
  前面说道简洁,写将夜时我一直在努力挤水,尤其是公众版的时候,就像女生对事业线的爱护那般在努力地挤,只可惜上架之后,精力实在是跟不上,而且开始进入预想很久的兴奋点情节之后,我习惯性地过嗨手滑,总有些多余的情节会出现,不过想来那个问题也不大,因为嗨时写出来的东西,虽然可以删,但留着情绪其实也会更饱满些。
  
  说到手滑,这里又要提到文字了。
  
  我从来不认为我的文笔多好,当然也不差,主要是我始终认为,写普遍意义上的网文,也就是我所以为的通俗小说时,文笔绝对是最不重要的东西,简单朴素直白就够了,甚至这种才是最好的。
  
  而我的文字一向有极大的问题,以前就向你们老实报告过几次,我的文字太罗嗦,这个罗嗦不是指的那些长句,那些长句反而不罗嗦,里面的信息足够大,如果换成别的句式一来不好玩二来要更长,我说的罗嗦是指形容一个事或情绪时总容易翻来覆去的重复,最糟糕的是那些介词那些形容词什么的,用的又烂又滥!
  
  我总喜欢让人微微一笑(不是范闲的微羞一笑,微羞一笑是刻意设计),我总喜欢让人说话前要怎样怎样,我总喜欢在动词前面加完全没必要的怪里怪气的词儿,我总喜欢让人表情多变,偏生词汇单调重复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