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435章 披上白无垢的阿町

第435章 披上白无垢的阿町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历史科普:【白无垢】——古代日本女性的婚服,大家可以百度一下照片,非常美的衣服。
  
  *******
  
  *******
  
  宽政二年(1790年),11月2日。
  
  江户,北风屋——
  
  坐在柜台后面的近藤直直地凝望着身前的空气。
  
  像是在想着什么。
  
  和他一同在这座北风屋内打工的千叶,此时就端着本书坐在近藤的身旁。
  
  千叶的主要工作,是担任北风屋东家的私人医生。
  
  所以平日里也是挺悠闲的。
  
  闲得没事时,就会像现在这样端着本书在那悠哉游哉地看着。
  
  此时正坐在近藤的身旁看书的千叶将眼珠子一斜,瞥了身旁的近藤一眼。
  
  望着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的近藤,千叶发出低低的轻叹。
  
  “近藤君,之前不是已经有人专程前来告诉你真岛君他现在平安吗?”
  
  千叶一边继续翻看着手中的书籍,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朝近藤说道:
  
  “你是不相信那个人所说的话吗?”
  
  “不……我相信那个人所说的话……”近藤长叹了口气,“但是不亲眼看见真岛他真的平安的话,我实在是没法安心啊……”
  
  近藤和千叶口中的“那个人”,指的自然是阿町。
  
  在开始武试的第3天,绪方突然缺席了。
  
  绪方的突然缺席,自然是让近藤十分地忐忑。担心绪方是不是遇到什么意外了。
  
  在绪方缺席武试的1天后,阿町突然找上了近藤,跟近藤说——绪方现在平安,只是遭遇了一些事情,得暂时“失踪”一段时间。
  
  近藤当时有询问阿町绪方到底遭遇什么事了,但阿町对此讳莫如深。
  
  在跟近藤报完平安后,阿町就匆匆走掉了。
  
  阿町的话虽然让近藤稍微安心了些,但若是不亲眼看到绪方真的平安的话,近藤总觉得不踏实。
  
  近藤长长地叹了口气后,扭头看向千叶。
  
  “我现在一旦闲下来,就会不由自主地去想真岛君的事情。”
  
  “所以——千叶,陪我聊聊天吧。”
  
  “好啊。”千叶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你想聊什么?又聊猫咪吗?”
  
  “猫咪什么的,待会再聊。来聊聊你那100两金的奖金吧,你想好要怎么花了吗?”
  
  千叶凭借着自己那高超的剑术,摘得了“御前试合”武试的桂冠。
  
  之后千叶也第一时间到北町奉行所那里领取了属于他的那高达100两金的丰硕奖金。
  
  “……没有。”千叶在沉思了会后,摇了摇头,“说来也奇怪啊。”
  
  “平常我偶尔也会幻想等自己有钱后,要怎么花钱。”
  
  “可真当自己有了笔横财后,我反倒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些钱花掉了……”
  
  “去建个剑馆怎么样?”近藤提议,“100两金,足以建个剑馆了。”
  
  “千叶你的剑术这么强,一旦建了剑馆,不愁没学生啊。”
  
  “我并不打算去当个剑馆师傅……”千叶轻声道,“总之现在就先把这些钱存起来吧。等日后想清楚要怎么用这些钱后再拿出来用。”
  
  “我劝你最好不要存钱哦。”近藤耸耸肩,“你没听说过一句俗语吗?‘江户人不花隔夜钱’。”
  
  “最近的世道也不算多么太平,饿死了这么多人的‘天明大饥荒’也才刚过去3年而已。”
  
  “世道一旦不太平,钱的价值就很容易浮动。”
  
  “现在钱的价值就浮动得很厉害啊。”
  
  “你一直存着不花的话,说不定等几个月后,你的那些钱就变成一块块废石了。”
  
  “你所说的这些,我何尝不知。”千叶苦笑着,“但除了先暂时存起来之外,我也想不出别的更好的处理这些钱的方法了。”
  
  “总之就先暂时存起来吧,之后再走一步算一步。”
  
  千叶的话音刚落,店铺的店门外突然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听到这脚步声,近藤立即嘟囔了一声:
  
  “有客人来了……”
  
  刚吐出这声嘟囔,近藤立即将身子坐直、坐正。
  
  坐在近藤身旁的千叶也是这般,在坐直、坐正的同时,将手中的书收了起来。
  
  哗。
  
  店铺门被拉开。
  
  “欢迎光……”
  
  近藤的这句“欢迎光临”的最后一个音节还没来得及说出,他便因惊愕而瞪圆了双眼。
  
  拉开店门的人,是一对男女。
  
  这对男女不论是那个男的还是那个女的,近藤都非常地熟悉。
  
  “真岛!”近藤一边兴奋地惊呼着,一边猛地站起身。
  
  这对男女,正是阿町和现在正戴着人皮面具的绪方。
  
  ……
  
  ……
  
  绪方望着身前发出惊呼的近藤,微微一笑:
  
  “有段时间没见了啊,近藤。”
  
  绪方虽然在刚住进那座偏僻的小房里养伤时,便有立即拜托阿町去趟北风屋,帮他给近藤报个平安。
  
  但就像近藤在没亲眼见到绪方真的平安时,始终不觉得安心一样,绪方不亲自在近藤面前露个面的话,他也一直感觉不放心。
  
  不过对于“前往北风屋找近藤”一事,绪方一直都是有心无力。
  
  因为北风屋距离他现在所居住的地方太远,而绪方身上的那些伤并不允许他进行如此长距离地移动。
  
  因此只能慢慢等着。
  
  等待自己身上的伤恢复到足以允许他的身体可以在北风屋和他目前所住的地方进行往返的程度。
  
  而现在高达36点的生命力也着实给力。
  
  绪方身上的这些伤几乎是一天一个样。
  
  3天前去北町奉行所那里领奖金的时候,绪方走起路来还一瘸一拐的。
  
  而在今日早上醒来时,绪方便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可以正常地走路了。
  
  不仅可以正常地走路,身上也没有哪条伤还有在隐隐作痛了。
  
  在发现自己的身体今日已经恢复到差不多可以在北风屋和他所居住的屋子里进行往返的程度后,绪方不带任何犹豫,立即领着阿町赶赴北风屋,去亲自给近藤他报个平安,让近藤亲眼看到他还活蹦乱跳的。
  
  绪方的这句“有段时间没见了啊”刚落下,近藤便迅速从柜台后面走出,然后快步奔到了绪方的身前。
  
  “真岛,你终于出现了!”
  
  “在你突然缺席武试后,我就一直担心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我还四处找过您。但完全找不到您。”
  
  “如果不是阿町小姐找过我,跟我说您现在平安的话,我都想去趟奉行所,委托奉行所的官差们去寻找一个名叫‘真岛吾郎’的武士了!”
  
  “抱歉。”绪方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歉意,“让你担心了,我这些天去处理了一些事情。”
  
  “真岛,您受伤了吗?”近藤此时才发现,绪方身上的一些裸露在外的肌肤正缠着厚厚的麻布。
  
  “嗯,不过都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伤。”
  
  “您没事就好。”近藤长出了一口气,“只要您没事,我就安心了。”
  
  看着身前露出如释重负的模样的近藤,一抹特殊的笑意不由自主地浮现在绪方的脸上。
  
  即使是被幕府全国通缉着,即使是自个的首级被那么多人所盯着,还是有人会在自己遇到什么危险时表露出担忧——一想到这,绪方便感觉自己的脸上涌现出莫名的笑意。
  
  抬起手拍了拍近藤的肩膀,跟近藤寒暄了一阵后,绪方将视线越过近藤的肩膀,看向仍旧坐在柜台后面的千叶。
  
  “千叶君。”绪方微笑道,“我已经听说了哦,你成功在武试中夺得头名了,恭喜啊。”
  
  “只是我一时运气好而已。”千叶微微一笑,“真岛君,你身上的药味很重啊……你去干什么了?竟然有了那么多伤……”
  
  “嗯,遭遇了一些事情,不慎弄出了这些伤,不过都只是一些小伤,再静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了。”
  
  又跟千叶简单地寒暄了一会后,绪方将视线重新挪转到身前的近藤身上。
  
  “近藤,你们北风屋的东家现在在吗?”
  
  “嗯?在呀。怎么了吗?”
  
  “是这样的。”绪方换上稍微有些严肃的口吻,“我之后要去一趟虾夷地,所以打算跟你们北风屋的东家询问一些和虾夷地有关的事情。”
  
  绪方此次领着阿町赶赴北风屋,除了是为了来亲自给近藤报平安之外,也为了另一件事——跟北风屋的东家询问虾夷地的情报。
  
  “虾夷地?”近藤的脸上浮现惊愕,“师傅你去虾夷地那种蛮荒之地做什么?”
  
  “去找人。”绪方道,“我要去虾夷地找2个对我来说相当重要的人。”
  
  近藤虽然行为举止大大咧咧,但其实也是那种粗中有细的人。
  
  见绪方似乎不愿多说他去虾夷地的目的,近藤也不多问。
  
  “师傅你来得还真的很是时候呢。”
  
  “东家他现在刚好在店里面。”
  
  “不过他现在正在上厕所。”
  
  说到这,近藤不由得苦笑了下。
  
  “如果不是因为东家他上厕所去了,我也不会在柜台这里坐着帮忙看店。”
  
  “东家他上厕所的时间一向很久,但是他已经去了挺长一段时间的了,所以应该也快回来……”
  
  近藤的话还没说完,柜台后面的走廊处传来脚步声。
  
  “啊,东家回来了。”近藤欣喜道,“回来得真是及时啊,刚提到他,他就回来了。”
  
  这串脚步声距离绪方等人越来越近,最后一名头发半白的矮个子中年人自走廊口出现。
  
  这名中年人看到绪方和阿町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即像是条件反射一般朗声说道:
  
  “欢迎光临!请问需要些什么?”
  
  “真岛。”近藤帮绪方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北风屋的东家。”
  
  简单跟绪方介绍完这名中年人后,近藤将视线转到中年人身上,转而向他介绍绪方。
  
  “东家!这位客人是我的朋友,他之后打算去趟虾夷地,所以想来问问关于虾夷地的事情。”
  
  “虾夷地?”
  
  中年人——也就是北风屋的东家用疑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几遍绪方。
  
  “武士大人,虽然不知道您是为了什么而打算去虾夷地。但我劝你能不去虾夷地就最好不要去哦。虾夷地现在可不怎么太平哦,说不定要打仗了。”
  
  “如果你一定要去虾夷地的话,那我也建议你过段时间、等虾夷地那稍微太平些后再去。”
  
  东家的话刚说完,绪方便不假思索地用坚定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虾夷地现在很乱、很危险。但因为有很要紧的事情在身,所以我等不了太长的时间。”
  
  “如果武士大人您执意要现在就去虾夷地的话,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
  
  东家耸耸肩。
  
  “您说你们是来询问和虾夷地有关的事情,对吧?”
  
  “你们想问些什么啊?”
  
  “我们想知道在哪里可以乘坐前往虾夷地的船只。”绪方说,“并且我想知道你这里有没有卖虾夷地的地图。”
  
  “去虾夷地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条前往虾夷地的商船。”东家道,“让那条商船的主人送你们一程。”
  
  “这个方法最安全,同时也是成本最低的。”
  
  “如果不想搭商船的话,就只能自己去想办法找条船了。但这种方法既贵又不安全。”
  
  “我推荐你们去出羽地区或陆奥地区。”
  
  “那2块地方有很多专门跟虾夷人做生意的商家。”
  
  “我这里的虾夷货,都是跟出羽、陆奥地区的商人们那进的。”
  
  “你们去出羽或陆奥那找找看有没有哪个商人愿意带你们去虾夷地吧。”
  
  “至于虾夷地的地图,我们这里没有卖。”
  
  “出羽、陆奥地区的那些跟虾夷们做生意的大商人们可能会有虾夷地的地图。”
  
  “等到了出羽或陆奥地区后,你问问看有没有哪个商人愿意卖地图给你吧。”
  
  “没有地图吗……”绪方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失落。
  
  然而失落之色刚在绪方的脸上浮现,东家紧接着说出的话,就让绪方的眉头一挑,脸上的失落之色消去了些。
  
  “虽然我这里没有虾夷地的地图,但我这里有另一样好东西。”
  
  “稍等我一下。”
  
  说罢,东家转身朝不远处的楼梯走去。
  
  东家在登上北风屋的二楼后没多久便回来了。
  
  回来时,东家的手上多了一本书。
  
  “这本书对你们来说应该很有用。”
  
  缓步走回到绪方和阿町的跟前后,东家将手中的这本书朝绪方递去。
  
  “这本书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亲手书写并送给我的。”
  
  “里面记录了一些虾夷语中的一些常用语。”
  
  “送我这本书的老朋友跟我说,只要学会这本书里面所记录的所有常用语,就能和虾夷们进行简单的沟通了。”
  
  绪方的瞳孔因惊讶而微微一缩。
  
  刚刚在得知北风屋这里没有卖虾夷地的地图时,绪方还小小地失望了下,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意外之喜了。
  
  从东家的手中接过这本书后,绪方问:
  
  “我可以看一下吗?”
  
  “当然。”东家笑道,“我跟别人做生意的一大准则就是——热烈欢迎客人们验货。”
  
  获得东家的许可后,绪方翻开第一页。
  
  第一页的第一行先是一串假名。
  
  将这串假名进行音译后,意思是“品那”。
  
  这串假名的后面则跟着一行文字:“没有具体意思。虾夷在吃饭的时候会不断念叨‘品那’这个词汇,表达对食物的感谢”
  
  “虾夷没有文字。”东家解释道,“所以只能用假名来音译他们的话。”
  
  “比如虾夷语中的‘阿依’就是‘箭矢’的意思。”
  
  绪方一边认真听着东家的介绍,一边翻看着手中的书。
  
  这本“虾夷语常用语教学指南”的教学方法相当简单粗暴。
  
  因为虾夷没有文字,所以直接用假名来音译他们的话,然后在后头标注这个词汇是什么意思。
  
  绪方简单地翻看了下这本书,这本书里面所记录的的确都是一些常用的词汇和句子。
  
  这对于之后打算去虾夷地的绪方和阿町来说,的确是一本相当有用的书。
  
  毕竟去虾夷地后,难免会和当地的原住民碰上。
  
  如果没法和虾夷们沟通,那可是一件麻烦事。
  
  “这本书我留着也没用,你如果想要的话,我就卖给你了。”
  
  “你既然是近藤君的朋友的话,那我也卖得便宜些。”
  
  东家竖起8根手指。
  
  “80匁银。”
  
  “只需80匁银,这本书就是你的了。”
  
  80匁银——这对于一本书来说,的确算是非常便宜的价格了。
  
  更何况这还是一本很罕见的教授语言的工具书。
  
  绪方刚将文试头名的那100两金拿到手,正富裕着呢,所以也没多做思考,便用力地点了下头:
  
  “好吧,我买了。”
  
  绪方拎出了他的钱袋,点出了80匁银。
  
  将钱递给东家后,绪方追问道:
  
  “你有去过虾夷地吗?在面对虾夷时,有没有什么必须要注意的事项或禁忌啊?”
  
  “我并没有去过虾夷地。”东家苦笑着摇摇头,“我这家店铺里面所卖的所有虾夷货都是从他人那进的货,并不是我亲自去虾夷地那收购的。”
  
  “我连虾夷都没有见过。”
  
  “所以我也不清楚面对虾夷时有什么必须要注意的事项或禁忌。”
  
  “这样啊……”绪方的眼瞳深处再次浮现出淡淡的失望之色。
  
  “……真岛。”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说话的近藤此时突然出声,“你真的决定要去虾夷地吗?”
  
  “嗯。”绪方不假思索地点了下头,“决定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啊?”
  
  “大概会在几天之后吧……”绪方轻轻地摇了摇头,“具体是多少天后,还没有确定。”
  
  “……”近藤缓缓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缓缓发生了变化。
  
  近藤此时的这副表情,和之前在京都与他分别时所露出的表情一模一样,
  
  绪方不由得露出苦笑。
  
  “……近藤,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看到近藤露出这样的表情,绪方不知为何也感到有些伤感了起来。
  
  绪方抬起手拍了拍近藤的双肩。
  
  “我还会再在江户这里待上一些时日。”
  
  “这几日我会多来找你的。”
  
  “我明天就会再来拜访。”
  
  “到那时,让我见识一下自京都一别后,你的剑术到底有没有长进吧。”
  
  “嗯……”近藤轻轻地点了点头。
  
  虽然近藤硬挤出了一抹微笑。
  
  但这抹微笑中,失落之色多过喜悦之色……
  
  ……
  
  ……
  
  绪方和阿町并肩从北风屋离开。
  
  在离开北风屋后,阿町便用失落的口吻说道:
  
  “没能得到太多的情报啊……”
  
  “没关系啦。”绪方接话道,“姑且还是有一些收获的。”
  
  绪方扬了扬手中的那本“虾夷语常用语教学指南”。
  
  “好厚啊……”阿町抽了抽嘴角。
  
  “慢慢学吧。”绪方将这本书塞回进怀中,“反正前往虾夷地肯定是要花上至少2个月的时间的,就在这2个多月的时间慢慢学习虾夷语中的常用词汇吧。”
  
  二人以不急不缓的速度走在返回住所的路上。
  
  自北风屋返回他们的住所,需经过一条还算繁华的商业街。
  
  在进入这条还算繁华的商业街后,人流量瞬间就多了起来,传进耳中的声音也越发嘈杂。
  
  望着周围这密集的人流,绪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挑了下眉。
  
  “……阿町。”
  
  “嗯?”
  
  “难得出来一趟,不如我们先随便逛一会再回去吧?”绪方微笑着。
  
  阿町的眼中浮现出光亮。
  
  但眼中刚浮现出光亮,阿町便用迟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绪方。
  
  “阿逸,你的伤应该不要紧吧?”
  
  “不要紧。只是简单地逛一逛而已,不会太影响到我身上的伤的。”
  
  “……那好吧!”阿町用力地点了点头,“那我们就稍微逛一会再回去吧!”
  
  望着露出开心笑颜的阿町,绪方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他之所以突然提议逛街,是因为——绪方刚才突然想起来:他虽然已经来江户有一段时间了,但一直没怎么和阿町一起在这座“日本第一大城”游玩过。
  
  明明身处目前全国最繁华的城市,却迟迟没和阿町在江户好好游玩过,这让绪方感觉有些不太好受……
  
  再过几天就要离开江户了。
  
  这次一别,等下次回到江户,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所以绪方打算趁着现在还没离开江户,多陪陪阿町,和阿町一起在江户多逛逛、多玩玩。
  
  ……
  
  ……
  
  牵着阿町的手的绪方,化身钻地机的钻头,钻开前方的人流、人墙,钻出一条可供他与阿町穿行的道路。
  
  就在绪方正一心一意地向前钻着时,他突然闻到一股股好闻的香甜气味。
  
  用力地抽了抽鼻子后,绪方循着这香气转过头去。
  
  这诱人的香气是从不远处的一家和果子店内传出的。
  
  走在绪方身后的阿町也同样被这香气所吸引,偏转过头看向那家和果子店。
  
  绪方一向喜欢吃甜的东西。
  
  而基本都是甜食的和果子就很对绪方的胃口,和果子算是绪方最喜欢吃的食物之一。
  
  而阿町的口味和绪方一样。
  
  阿町也同样很喜欢吃甜食、喜欢吃和果子。
  
  绪方对这间和果子店凝望了好一会后,冷不丁地朝身旁的阿町问道:
  
  “阿町,你现在想不想吃和果子啊?”
  
  “巧了耶,我刚好也想问你这个问题。”
  
  仅两句话的功夫,绪方和阿町便达成了共识,快步朝那家和果子店奔去。
  
  这家和果子店的生意很好,绪方和阿町排了将近10分钟的队后才终于轮到他们购买。
  
  绪方足足买了满满3大盒——除了拿来给他自己与阿町吃,也拿回去给葫芦屋的人吃。
  
  心满意足地拎着这3大盒和果子从这家和果子店的店门前离开,一道似乎在哪里听过的男声突然自绪方的身侧响起:
  
  “这不是武士大人吗?”
  
  绪方面带疑惑地循声望去。
  
  一名有些眼熟,但不记得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见过他的青年快步朝绪方和阿町奔来。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绪方面带些许歉意地反问道。
  
  “哈哈哈哈。”青年爽朗地大笑了几声,“我就是那个在前阵子受你帮助的那间茶屋的店主啊。”
  
  “就是那个因腰受伤,没法到吉原那里送货的店主。”
  
  听到青年的这句话,绪方瞬间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是你啊。”绪方笑道,“看你的样子,你的腰伤似乎好了啊。”
  
  青年拍了拍自己的后腰,然后再次发出一串爽朗的大笑:“已经完全痊愈了!”
  
  在刚来到江户时,绪方和阿町结伴在江户的各处搜集“御前试合”的情报。
  
  在临近傍晚的时候,进了一家茶屋喝茶休息。
  
  那天晚上,这家茶屋刚好有一个来自吉原的送货订单。
  
  吉原的“樱门屋”订了他们家的特色馒头,茶屋的店主得在今夜将他们茶屋的特色馒头及时送往“樱门屋”。
  
  而那一晚,这家茶屋的店主很不凑巧——腰受伤了。
  
  然后他的妻子那时也在生病中,只剩一个年纪还只有12岁的女儿。
  
  就在这间茶屋的店主不知所措时,那时恰好正在这家茶屋内喝茶休息的绪方决定帮他一把,替他将馒头送到吉原的“樱门屋”。
  
  回想起这青年是谁后,绪方眼中的神色不禁变得复杂了起来。
  
  从某种角度来说,那间茶屋也算是绪方“梦开始的地方”了。
  
  正是因为绪方在那一夜选择替这间茶屋的店主送货,绪方才会在那一夜进到吉原、在那一夜结识瓜生、在那一夜与风铃太夫结缘、在那一夜偶遇极太郎……
  
  茶屋店主似乎并没有认出阿町——不过这也是正常的。
  
  阿町那时为了避免被说不定就潜伏在江户某处的不知火里忍者认出她的脸,化着难看到吓人的妆。
  
  那妆难看到根本看不出阿町的本来面目。
  
  现在不知火里已经灭亡,阿町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进行的伪装,所以阿町最近出门一直是素颜状态。
  
  素颜时的阿町,与化着那吓死人的浓妆的阿町,完全是两张容貌。
  
  所以只看过“浓妆型阿町”的茶屋店主,认不出“素颜型阿町”,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当时真的是非常感谢您!”茶屋店主朝绪方鞠躬着,“那时如果不是因为您的帮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而已。”绪方微笑着将正对着他鞠躬的茶屋店主的身子扶直,“所以这种小事,就不用跟我道谢了。”
  
  “武士大人!”茶屋店主正色道,“不论如何,我都想向您表示我的谢意!请让我请你们喝上一杯茶吧!”
  
  “啊,这就不用了。”绪方赶忙说道,“我刚才也都说了,只不过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而已,不需要这么隆重地道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那可不行。”茶屋店主摇摇头,“武士大人,您不明白您当时帮了一个多么大的忙。”
  
  “如果那一夜没能及时将馒头送到樱门屋的话,我们要赔好大一笔钱的。”
  
  “你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若是不好好答谢你,我会觉得良心不安啊。最起码让我请你们喝一杯茶吧!”
  
  绪方不断说着“不用”、“不用”。
  
  而茶屋店主则执拗地表示“一直要好好答谢”。
  
  拗不过茶屋店主的绪方,只能面露无奈地说道:“要不然这样吧,不用请我吃什么、喝什么。你告诉我在江户,哪些地方比较有趣好了。”
  
  茶屋店主:“有趣的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