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陈汉升萧容鱼沈幼楚 > 912、渣男就是隔天拍拍屁股立刻走人!

912、渣男就是隔天拍拍屁股立刻走人!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也就半年而已,成长也是有限,大部分都是装出来的。”
  
  戴振友接过陈汉升的烟,嘴里还嘟囔了一句。
  
  “嘿嘿嘿······”
  
  陈汉升听了,立刻没心没肺的笑起来:“老戴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只玩真实啊。”
  
  其实戴振友也没有说错,半年时间还不足以让这群实习大学生改变太多,性格基本和原来一致。
  
  不过呢,他们都觉得好歹出来工作了,所以总想表现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凸显自己见了更多的世面。
  
  只是因为尺度没掌握好,多少有些用力过猛,难免给人一种很“装”的感觉。
  
  这种现象不仅在杨世超和郭少强身上有所体现,返校的公管二班同学基本都存在一点,不过这也正常,大家正直风华正茂,哪个年轻人没有一颗改变世界的心?
  
  唯独老戴没有“同流合污”,他不仅直来直去,还毫不留情的揭穿这些“虚假”的面孔。
  
  “老戴何止只玩真实,吃屎都真实。”
  
  一向和老戴不对付的金洋明,立刻挖出以前的丑闻。
  
  老戴斜睨一下金洋明,小金正在试穿一件西服,这是他为了拍毕业照特意购买的正装。
  
  “切!”
  
  戴振友鼻孔里冷哼一声:“买了一套鸡毛装,都是同学装鸡毛!”
  
  “操你妈的戴振友!”
  
  金洋明感觉受到侮辱,放下西服就要扑过去,陈汉升和杨世超拦在中间:“行了行,马上都毕业了还闹个鸡把啊。”
  
  虽然发生了一场小闹剧,不过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602室友们都甩掉了那点装出来的虚伪,气氛又像去年那样真实热闹,睡前还开起了“深夜茶会话”。
  
  当年大一的时候,宿舍里因为彼此不太熟悉,晚上经常通宵开着“茶话会”,第二天早上昏昏沉沉去教室。
  
  大二和大三了,互相都知道对方长短和深浅,而且因为习惯上的差异性,难免会有些小纠纷,“茶话会”是很久才开一次。
  
  等到大四实习回来,也可能是好奇,也可能是珍惜,总之不知道谁起个头,其他人自然而然的就加入了讨论。
  
  黑漆漆的宿舍里,谁也看不清谁的脸,就是这样盯着墙壁,漫无目的说着理想和未来。
  
  陈汉升是最轻松的,就算他现在不工作了,赚的钱也足够财务自由;
  
  小金是建邺本地人,能说会道还善于表演,家里条件也还可以,即使没有张卫雨的酒吧生意,以后混的估计也不会差;
  
  李圳南毕业后会进入果壳电子,不过能不能成为“区块链大佬”,还得看他的机遇了;
  
  老杨是银行员工,郭少强进入当地一所国企的采购部门,戴振友老家是九省通衢,那地方铁路很多,他“子承父业”在铁路系统谋了份差事。
  
  认真说起来,大家工作都和专业没什么联系,这也是吐槽最多的地方。
  
  另一个槽点就是陈汉升这个不学无术的前学生会主席,居然莫名其妙的保研了,室友们再结合工作时看到的一些现象,无不哀叹社会的黑暗。
  
  “吵吵啥啊,不爽的话,我去请你们吃宵夜。”
  
  陈汉升看了看手机屏幕,现在是凌晨一点左右,还不算太晚。
  
  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人同意,陈汉升咧嘴笑笑,大一刚报到的时候,他同样是招呼去吃宵夜,结果这群傻吊还犹豫了很久。
  
  现在的情况是其他人都准备好了,还在催促陈汉升动作快点。
  
  如果非要说大学四年养成了什么好习惯,那就是深夜一言不合跑出学校撸串喝酒。
  
  ······
  
  下楼以后,宿舍的玻璃门已经被锁了住,陈汉升打个招呼,阿姨就过来打开门了。
  
  不仅仅因为陈汉升的身份,还因为这群人没几天要毕业了。
  
  这个时候的大四学生是不能惹的,情绪上又躁动又兴奋,如果坚持着不放行,他们估计能翻墙出去,所以阿姨只是叮嘱两句注意安全,少喝酒切勿闹事。
  
  陈汉升嘻嘻哈哈的答应了,经过宿舍门口的树荫,还看见几个学弟站在下面,他们脸上都是犹豫和踌躇。
  
  这些人大概是上网回来晚了,如果现在进宿舍,肯定会被阿姨批评;
  
  如果不回宿舍,可能会被查寝的学长记下来报告给生活部,说不定还有一个全校通报。
  
  学弟们正在权衡利弊,突然看见大半夜的居然有人大大方方走出宿舍,他们全部都被惊呆了,一直在狐疑的上下打量。
  
  “看什么看?”
  
  郭少强得意的拍拍胸脯:“等你们到大四的时候,就有这种待遇了。”
  
  听到原来是大四的学长,学弟们也终于理解了,流露出一阵羡慕的神色。
  
  因为身份上的差异,带来完全的不同结果,602几大金刚还挺自豪的,尤其6月份的夏风很舒服,白天吵杂的校园现在空荡荡的,大家大口呼吸着空气,心情非常畅快。
  
  不过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李圳南突然感慨道:“其实我也挺羡慕学弟们的,咱们都要走了,学弟还可以继续呆在学校,直到快离开了,我才觉得以前去图书馆的次数实在太少。”
  
  这句话一下子把大家拉回了现实,是啊!这有什么可以自豪的?
  
  宿管站阿姨放行,最大的原因只是不想管我们了吧。
  
  “不谈这些了,先喝酒,一醉解千愁。”
  
  陈汉升掏出烟挨个散着,大家互相挡着风把烟点着,然后抄着小路跑向义乌小商品城。
  
  ······
  
  每到毕业季和开学季,义乌小商品城大排档的生意就会特别好,陈汉升他们找到一家熟悉的饭店,点好菜坐下来继续吹牛。
  
  周围几乎都是大四的学生,因为他们谈论都是“老板太抠门、同事死个妈、毕业就要分手了”这些毕业常见话题。
  
  大排档鼓风机“呜呜呜”的吹着,把炉子的火苗吹得很高,厨师把一盘普通的青椒鸡蛋在锅里来回翻炒,好像在炫耀技艺,耳边不断有“呯呯呯”碰杯的声音传来,某个桌上偶尔会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随即又沉默无言。
  
  这群即将离开学校成为社畜的毕业生,仿佛在这里抱团取暖,共同怀念着大学里的四年青春。
  
  今晚602宿舍喝了两箱啤酒,最后也不知道是几点回去的,总之天边已经翻起了鱼肚白。
  
  其实两箱啤酒并不多,几乎都没人喝醉,等到班级最后一场聚会的时候,那时情绪一上来,大概就要倒下几个了。
  
  回到宿舍后,陈汉升一直睡到中午才醒,睁眼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灼日阳光,夏蝉在“吱呀、吱呀”不要命的叫着,看起来就有一种燥热感。
  
  室友几乎都醒了,只是大部分还没起床,最老实的李圳南在打扫卫生,金洋明坐在电脑前上网。
  
  他也是个懒逼,从来不知道帮一下。
  
  “四哥,你也醒啦。”
  
  李圳南看到陈汉升坐起来,笑着打个招呼。
  
  “昂。”
  
  陈汉升鼻音闷闷的:“我刚才做个梦,梦到前妻把我儿子带走了,你们有没有好心人,装成我儿子和我说说话,缓解一下我的悲伤。”
  
  “嘁~”
  
  “咦~”
  
  “切~”
  
  宿舍里立刻传来一阵嘘声,杨世超在床上喊道:“老四,你看看QQ群,胡林语在征询咱们去哪里拍毕业照。”
  
  陈汉升打开手机QQ,原来比较冷清的班级QQ群已经有“99+”的未读信息了,除了胡林语以外,就以金洋明最为活跃。
  
  ······
  
  胡林语:大家多提点意见啊,班费还有3253元没用掉呢。
  
  谭敏:怎么还剩那么多,我们班是全校举办活动最多的班级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