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农门旺女正当嫁 > 第245章 试探

第245章 试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曹静雯跟盛浅予说了金子的事情第二日。
  
  鞭卓进门,走到盛浅予身边,“姑娘,确实有点问题。”
  
  “说说。”
  
  “是这样,大概四五日前还是好好的。金子公子这段时间送了香伶一些首饰之类的,她也很开心的收下了。听说还跟金子一起出去逛过两次街,也吃了饭,都挺好的。”
  
  “只是,前日香伶突然把金子公子送的很多东西都还了回去,还基本上不跟公子说话。”
  
  盛浅予眼帘微动,没有出声,那边鞭卓继续。
  
  “属下打听了一下,说是前几日香伶跟府中一个丫鬟聊天,聊到了金子。那丫鬟说金子公子不是郡主的亲弟弟。那丫鬟说,当时香伶非常惊讶,问了好几遍,还问那丫鬟确定吗之类的。”
  
  “从那之后,香伶对待金子公子的态度就变了很多。”
  
  盛浅予眼睛眯了眯,“确定是这个原因吗?”
  
  “恩。很确定。咱们府中的下人大部分都是世子爷调过来的,他们都不是多嘴之人。那日小丫环也没多想,就说了一句‘郡主对金子公子简直就像亲弟弟一般’,这话没什么恶意的。”
  
  盛浅予点头,“确实如此。金子这两日怎么样?”
  
  “情绪有些不好,找了香伶两次,香伶都躲着金子公子。”
  
  “去叫金子过来。”
  
  “是。”
  
  鞭卓出去没多久,金子有些没精打采的进门。
  
  “姑娘。”
  
  叫了盛浅予一声,金子坐在靠近盛浅予的椅子上,毫不掩饰的叹了一口气。
  
  盛浅予挑眉,轻轻踢了踢金子的脚,“怎么没精打采的?”
  
  “我就是觉得没意思。”
  
  “怎么没意思?”盛浅予继续追问。
  
  金子抬起眼皮看了盛浅予一眼,再次叹气,“姑娘,你说你们女人都是怎么想的?”
  
  盛浅予悠悠的捧起茶喝了一口,“你问的是哪个女人?并不是所有女人的想法都一样。”
  
  金子身子往椅子里面坐了坐,拧着眉问盛浅予,“姑娘,我之前跟你说过香伶的事情。可是,香伶这两天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都不怎么跟我说话。”
  
  盛浅予挑眉,“她跟你说什么了?”
  
  金子挠挠头,“倒是没说什么。”
  
  “那她问过你什么吗?”
  
  “问我......”金子想了想,“前两日问我是不是姑娘的亲弟弟,然后就没有了。”
  
  “这还不明显吗?”
  
  “明显什么?”金子反应迟钝的问。
  
  他确实不怎么聪明。
  
  但是,这两日香伶的异常他察觉到了,其实,也大概有点知道是因为什么。
  
  可是,他想不通为什么,也觉得不应该是这个原因。
  
  就算他和姑娘不是亲姐弟,可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任何亲姐弟能够代替的。
  
  盛浅予放下杯子,看傻子似的看着金子,轻叹,“金子,香伶的父母在她几岁去世的?”
  
  “她跟我说过,那时候她七八岁。”
  
  “七八岁的女孩,已经懂得什么叫做富贵荣华,已经懂得什么叫做虚荣,也已经懂得什么叫做靠山。”
  
  “何况,香伶家庭巨变,跟着宁老伯过了这么多年的苦日子。她更知道怎么抓住机会让自己重新荣华起来。”
  
  “她一直以为你是我的亲弟弟,而这府中上下都称我郡主。她自然以为你也是什么贵族子弟。”
  
  “以前住在船上,怕被人欺负不敢出门的香伶自然不了解咱们这个盛府刚有没多久。”
  
  “再加上,容逸这个世子爷经常出入咱们府,她也知道我即将嫁给容逸这个皇家的世子。”
  
  再怎么孤陋寡闻也应该知道容姓是东容国的国姓。
  
  看金子眉头拧的紧紧的样子,盛浅予继续道,“香伶来府中有一个月了吧?这一个月,她是老实的学泡茶。但是,和你接触的时间也算比泡茶的时间长。”
  
  “一开始她以为你是什么贵族子弟,你也对她有意,嫁给你的话,享受荣华富贵不说,还能有个高贵的身份。”
  
  “但是,当知道你不是我的亲弟弟,再慢慢的了解咱们盛府的真实情况,发现原来自己想的那一切都不一样,自然就有了心理落差。”
  
  “金子,现在看来,香伶确实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当初是我草率了。宁老伯的人品是没得说,我也就理所当然的以为香伶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子。”
  
  “好在现在还不晚,你和她接触都不到一个月,应该没多少感情吧?”
  
  这一点她其实不敢肯定,每个人的感情观不一样,有的人一个眼神说不定就能海誓山盟了。
  
  这话其实也有些让金子心里这么以为,希望多少能够为他减少一些痛苦。
  
  金子不说话,眉心拧紧的位置一直没有舒展,像是在想着什么一般。
  
  盛浅予看此,心里轻叹,也有些自责。
  
  她是觉得金子喜欢香伶,那时候的香伶也就是一个怯怯的小姑娘,两人试着相处一下也没什么。
  
  而且,这一个月她也没有过问,就是想让金子自己看一下合不合适。
  
  如今看来,她还是要盯着点才行。
  
  “姑娘,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香伶,香伶她真的这么想吗?”
  
  在一起相处的时候他完全没感觉啊?
  
  盛浅予仰了下头,“这样,我让你看清楚点。其实,我现在说的这些都是根据鞭卓查到的事情分析。有可能是我搞错了。咱们一起看看,怎么样?”
  
  “怎么看?”
  
  盛浅予摸了摸下巴,“今天晚上我把容逸和五皇子请过来,到时候让香伶再近前端茶倒水,你在暗处看着,咱们就试一下,看她会不会找机会和容逸或者五皇子搭话。”
  
  “不用了吧?那么麻烦。”
  
  “没关系,容逸本来就说了今晚过来。五皇子嘛,拿药的时候经常来找我,我现在有事了,让他帮个忙也不过分。何况,我还请他吃好吃的。”
  
  “可,可......”金子有些犹豫,他心里主要是有些接受不了这件事。
  
  他真的有些害怕这件事像姑娘说的那样。
  
  “金子,你是个男子汉!不能这般扭扭捏捏的。现在是不确定香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如果到最后真的被我说中了,你也应该抬头挺胸的去面对!”
  
  “你这个样子,如果让廷煊看到了,你这个舅舅在廷煊心里的高大形象可就没了。”
  
  盛浅予知道金子对廷煊是真的疼爱,见金子表情还是犹犹豫豫的,只好提到廷煊。
  
  作为一个大人,应该很在意自己在长辈心里的形象的。
  
  果然,金子听到廷煊,表情变了变,脸上的纠结淡然了不少。
  
  “好,我听姑娘的。”
  
  “金子,我说这些并不是让你什么都听我的,很多时候你要有自己的判断力的。”
  
  “姑娘,我就是想东西比较慢。”
  
  盛浅予耸肩,他知道金子的性格就是这样,以前去顾爷爷的小院时,顾爷爷说过很多次,也一直想让金子改。
  
  但什么方法都没用。
  
  而且,以前顾爷爷教给金子的医术就是治简单的咳嗽感冒之类的,别的病人金子基本上不接触。
  
  为的就是让金子简简单单的看病,省的招惹了什么病重的人被人坑了都不知道。
  
  后来她出现,顾爷爷才说了托付金子的话,大概觉得有人照看着点才会放心。
  
  金子这几年跟着她,性子确实没什么变化,医术倒是长了很多。
  
  金子现在到了对异性感兴趣的年龄,她确实应该上心一些。
  
  她不在意金子是聪明的人,还是反应慢的人。
  
  在她心里,金子就是弟弟,操心也是应该。
  
  “没事,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不要管别人怎么看。但是,很多关系到安全的事情和人生大事这些,你都要慎重再慎重。”
  
  这一次试探香伶,就是要让金子眼见为实,不能用自己以为的想法去想一个人。
  
  “恩,我记得姑娘说的话,这两次出门也带了护卫。”
  
  盛浅予眼神微动,大概也是金子出门身边跟着护卫,香伶才没有多想什么。
  
  “天色不早了,你今日去学院接廷煊吧,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等你们回来差不多就能吃了。”
  
  “好。”
  
  “记得带上护卫。”
  
  “知道了。”金子对盛浅予摆摆手,抬脚跑出了门。
  
  盛浅予看着,眉头微敛。
  
  香伶这个丫头还真不好处理。
  
  宁老伯现在在马房帮忙,虽然身体不是很好,但马房的小斯都说宁老伯很勤快。
  
  再加上,当初宁老伯救了金子,就算不看在这份救命之恩上,她也不忍心让一个老人家伤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