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农门旺女正当嫁 > 第243章 她要做你的侧妃!

第243章 她要做你的侧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郡主应该知道真武会即将开始。如果我这次能夺得第一名,为东容争光,郡主能不能答应我这件事?”
  
  “不行!”盛浅予依然想也不想的拒绝。
  
  她不了解任欣懿,万一任欣懿真的得了第一名,难道她还真的把容逸让出去不成?
  
  别说任欣懿得了第一名,她就是救了容逸的命,她也不会把容逸这个人让出去!
  
  “郡主,您到底怎样才会同意呢?您尽管提条件,什么条件都可以。”
  
  盛浅予摇头,“不,我没有任何条件。我就是不会同意。请任小姐把我的包还给我,我要离开了。”
  
  这个时候天色都已经黑透了,不知道容逸知不知道她不见了的消息。
  
  若是容逸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么,估计京城已经大乱了吧?
  
  她很了解容逸,那个平日里看上去温润如风的男人,遇到关于她的事情,很多时候都会不计后果。
  
  任欣懿再次跪到盛浅予眼前,“郡主,小女求求您,您就答应了吧?就当是了结臣女唯一的心愿,好不好?”
  
  “不可能!”盛浅予说着,借着微弱的月光开始找自己的东西。
  
  这间破屋子,连张凳子都没有,包袱肯定放在地上了。
  
  “郡主,这样好不好?您也参加真武会。到时候咱们两个比试。如果我赢了郡主,那么郡主就应了我。如果郡主赢了我,那我便永远都不再纠缠。可好?”
  
  “这件事没得商量,你有什么想法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无关。我再强调最后一遍,想要做容逸的侧妃是绝对不可能的!”
  
  盛浅予冷声拒绝,走动几步,那边好像是自己的包袱。
  
  弯身,伸手......
  
  “答应我家小姐!”
  
  盛浅予眼看着自己就要拿到包袱,地上的东西被人抢先一步拿起。
  
  盛浅予站直身子,看着身形,眼前女子是一身劲装打扮。
  
  “四月,不可以对郡主无理。”跪在地上的任欣懿开口呵斥女子。
  
  名叫四月的丫鬟闻言,跪地,“郡主,是奴才失礼。还请郡主应了小姐的条件。小姐身子骨不好,她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嫁给容世子,希望郡主能够成全。如果郡主不能让小姐死心,我们小姐以后肯定会一直找郡主的。”
  
  任欣懿闻言,也点头表示就是这样,“对。郡主,我就是知道世子爷对您一心一意,才想要找您成全。郡主若是不能答应,那我便让四月打晕了世子爷,然后在我房中睡一宿......”
  
  “住口!”盛浅予脸色难看了几分,咬着牙问,“我如果在真武会赢了你,你会心甘情愿的退出,是吗?”
  
  “是!”
  
  “好!”盛浅予声音沉冷,“让我答应你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先为今日掳走我的事情道歉!”
  
  “好,我道歉......”
  
  “别着急!我说的道歉没那么简单。等回京后,你要张贴公告说你今日掳了我,承认自己的过错。并且,再带着重礼,到我盛府门口,当着百姓的面给我磕三个响头,郑重的道歉!你若是能做到这些,我便答应在真武会上和你一决高下!”
  
  盛浅予是故意为难任欣懿,一般女孩恐怕都做不到这些。
  
  更何况,任欣懿想要做这些事情恐怕还要得到任家的允许。
  
  到时候,不需要她出面,任家人就会出面帮她拦住任欣懿。
  
  她其实根本不打算去真武会。
  
  真武会比试的琴棋书画那些,她除了画画还可以,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
  
  “这,郡主,能不能不贴公告?还有,磕头也可以,能不能不要有百姓围观?”
  
  她自己做错了事情,理应受罚。但是,不能因为她而连累了任府。
  
  “不可以!任小姐若是能做到,我便去真武会与你一决高下。任小姐若是做不到,那边趁早放弃这个想法。”
  
  任欣懿咬唇,“可......”
  
  盛浅予弯身,从四月手里拿过包袱,直接大步出了屋子。
  
  从头到尾,她连任欣懿的长相都没看清楚。
  
  一出门,盛浅予有些傻眼了。
  
  周围黑漆漆一片不说,还全都是林子,远远看上去,黑暗中好像藏着莫名的危险。
  
  远处的树上,一辆马车拴着,应该是任欣懿她们的。
  
  盛浅予直接走过去,根本不管任欣懿要怎么回去,坐上马车,赶着车便离开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沿着唯一的小路往外走。
  
  一路上,两侧都是树林,盛浅予拿出包里好几种药,防备着有什么豺狼虎豹的突然冲出来。
  
  “盛浅予。”
  
  “谁?”
  
  突然有人叫了盛浅予名字,而且还有一个白色的影子飘过。
  
  盛浅予瞬间脊背发寒,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咚~
  
  什么东西落在马车顶棚的声音,惊的盛浅予汗都下来了。
  
  正要往后面洒药,一道听着有些耳熟的声音传来。
  
  “阿弥陀佛,果然是你。”
  
  听到说人话的,而且盛浅予也想起来自己今日在天迴寺见过这个人,这才转身,但声音依然紧张,还带着点点生气。
  
  “大半夜的跑出来吓人就算了,你还穿一身白色的衣服,生怕不能吓死人吗?”
  
  闻言,盘腿坐在棚顶的天皈笑了,“盛施主白日还说不信那些玄乎其玄的东西,现在反而开始害怕了。”
  
  盛浅予没好气的冷哼,“你懂什么?人吓人才能吓死人!我不信神佛能够给我想要的一切。但是,在荒山野岭,有些野兽出没,我害怕也是正常。”
  
  “盛施主说的不错。”天皈赞同的点了点头,“施主,你着急回京城吗?”
  
  “是。”
  
  “有条近路,施主要不要走?”
  
  “......要!”
  
  “刚刚错过的那个路口左转,直走就上了官道。上了官道再左转一直走就能到京城。”
  
  闻言,盛浅予赶紧勒住马绳,掉转马头。
  
  “盛施主,今日天色已经很晚了,你不如随我回天迴寺暂歇一晚?”
  
  “不用,我很着急!”也很生气。
  
  “天迴寺有不少容世子留下的暗卫,你到那边应该能很快联系到容世子。”
  
  盛浅予听言,拧了下眉头,“容逸找了我多久?”
  
  “大概四个时辰了。”
  
  盛浅予低头算了一下时辰,“这么说,如今快要子时了?”
  
  “对。”
  
  “天迴寺比较近对吧?”
  
  “是。”
  
  “好。”
  
  有天皈在车棚上坐着,盛浅予倒是没有那么害怕了。
  
  快马加鞭顺利的到了天迴寺,立刻有暗卫出现。
  
  “郡主。”
  
  “先给容逸传信说我没事了,咱们现在回京。”
  
  “是!”
  
  “盛施主,要不要顺便随小僧去摇个签?”天皈脸上依然笑眯眯,仿佛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打破他脸上这种淡然又脱俗的笑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