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农门旺女正当嫁 > 第240章 容世子,你脸皮越来越厚了

第240章 容世子,你脸皮越来越厚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墙头上,五皇子闲适的蹲在上面,脸上是看热闹的姿态,眼底深处点点看不清的情绪掩藏极深。
  
  盛浅予看到突然出现的五皇子,对鞭卓点点头。
  
  鞭卓停了手,对暗处的暗卫打了个手势,几个护卫出现把盛永康几人带走。
  
  “五皇子有事?”
  
  五皇子跳下城墙,缓缓走近盛浅予,“想看看你这有什么好玩的药,给我点。”
  
  盛浅予转身往前院走,拒绝的意思很明显,“之前给了你很多,最近一直忙着,什么药都没有。”
  
  “盛浅予,你这就不讲究了。我又不要多,你给我一点点就成,比如说,可以让人慢慢毁容之类的药。”
  
  “那我还真没有。”盛浅予没兴趣管五皇子想给谁下药,她暂时没有药给五皇子,也没有心情管五皇子的瞎闹。
  
  “你现在帮我做点?”五皇子紧追不舍。
  
  盛浅予猛的转身,差点被追上来的五皇子撞到。
  
  “容昱,可以让人毁容的药有很多人都能做出来,你随便找个太医就可以,不用找我。”
  
  五皇子眨了眨眼,那好看的眉头蹙起,“可是,他们做的都没你好。”
  
  盛浅予翻个白眼,转身,抬手对五皇子摆了摆,“真的没有,慢走不送。”
  
  五皇子见此,再次追上来,“我可是要给你报仇,你确定不做?”
  
  “给我报仇?”盛浅予将信将疑的看向五皇子。
  
  “对呀,你忘了,三皇子妃之前算计你儿子的事情。”
  
  闻言,盛浅予倒是愣了一下,“你要给三皇子妃下药?为什么?”
  
  五皇子一摆手,“你别管,就说给不给吧?”
  
  盛浅予眼睛转了转,“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再决定。”
  
  三皇子妃上次算计的事情其实所有证据都齐了。
  
  只是,就算揭穿了也没什么大用。
  
  三皇子妃是国公府的嫡小姐,是皇家的儿媳妇,还和三皇子有了孩子,地位可以说十分稳固。
  
  她出了事的话,很多人都会出来维护她。
  
  而且,这些证据之类的真真假假的,有很多反驳的余地。
  
  到时候闹一通,顶多就是三皇子妃闭门思过之类的。
  
  这种无伤大雅的惩罚没必要。
  
  况且,真正算计容王爷和廷煊的人应该是皇后,三皇子妃就是个枪手罢了。
  
  容逸前段时间把国公府的几处铺子给黑了,让他们赔了很多银子,算是出了一口气。
  
  如今五皇子要给三皇子妃下药,确实算帮她出气。
  
  不过,她很想知道其中原因。
  
  “你真想知道?”
  
  “恩,可以说吗?”
  
  “上次宫宴的时候三皇子妃算计本殿,这个理由可以吗?”
  
  盛浅予挑眉,“三皇子妃算计你?”
  
  “怎么?不行吗?”
  
  “算计你什么?”
  
  五皇子冷笑一声,“弄了个小族的公主想送到本殿的床上。”
  
  “就这些?”
  
  五皇子满脸嫌弃的冷哼一声,“你是不知道那小族的公主有多难看?!三皇子妃是成心想恶心本殿。我好不容易查出来是她搞的鬼,自然要出了这口气。”
  
  敢找一个丑八怪给他,那他就让三皇子妃变成丑八怪。
  
  盛浅予听完,感觉五皇子在意的点是那个公主太丑了。
  
  “可以,你明日派人来拿吧,现在要肯定没有那么快。”
  
  “真的?”
  
  “恩。”
  
  “好。”五皇子应下,脸上表情换成八卦的样子,“请问一下,你和湛王到底是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
  
  “盛浅予,湛王对你可是很不一般。”
  
  “你从哪看出来的?”
  
  五皇子一副悠哉的模样,“别以为我不知道,湛王前几日为了你和容逸打了一架,现在还身受重伤躺着呢。”
  
  盛浅予转头看向五皇子,一脸不信,“你编的故事?一点也不好笑。”
  
  五皇子耸肩,“爱信不信。”
  
  话落,五皇子飞身离开,还留下一句话,“我那可怜的弟弟啊,为你受了伤都不好意思给你说。”
  
  “受伤?!”盛浅予眼神一变,那边五皇子已经没了影子。
  
  盛浅予转头,声音淡淡,“鞭卓,你知道什么?”
  
  鞭卓眼神有些闪躲,低头,“姑娘,属下知道的不是很清楚。”
  
  “那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这,世子爷交代过不可以告诉您的。”
  
  “你现在跟在我身边,或者,你想回去?”
  
  鞭卓闻言,苦笑,就知道会这样。
  
  “姑娘,其实世子爷和湛王动手不完全是因为您,还有关于风雨楼的事情。”
  
  盛浅予神色轻闪,不完全是因为她,但也差不多就是这个原因。
  
  风雨楼的存在对湛王和容逸来说原本就是一个矛盾。
  
  一个躲,一个查,很大的可能就是在暗处解决了。
  
  如今打了一架,有前几日风雨楼的关系。但,更多的应该是湛王说了什么过份的话刺激了容逸。
  
  看盛浅予神色没什么变化,鞭卓只得继续,“湛王说要跟世子爷公平竞争之类的,还说姑娘这么特别的女子不能错过等等。所以,世子爷便恼了,两人就打了起来。”
  
  “容逸现在在哪?伤势严重吗?”
  
  “回姑娘,主子在别院,这几日也没回府,怕王妃知道了担心。至于伤,大概好的差不多了。”
  
  世子爷应该是怕姑娘发现异常才没过来的。
  
  “备车,咱们去看看。”
  
  她还以为容逸忙着什么事情呢,这几日确实没有出现了。
  
  “是。”
  
  “对了,让金子做一份‘迟颜’出来,送去给五皇子。”
  
  “是。”
  
  盛浅予先回了院子拿药箱,出大门的时候马车已经备好。
  
  别院并不是很远,也是在东城,是容逸之前单独置办的一个小院子。
  
  马车很快到别院门口,盛浅予下马车,那边守在门口的护卫行礼之后立刻去通报。
  
  盛浅予还未走到大厅,那边容逸已经迎了过来,身边还跟着陌千,胡御医等人。
  
  “好了吗?”盛浅予问着话,走到容逸面前。
  
  容逸闻言,看了一眼低头的鞭卓,对盛浅予轻缓一笑。
  
  “还好意思笑?!”盛浅予是又气又好笑,“你未婚妻就是大夫,你受了伤竟然还瞒着我?!”
  
  容逸拉起盛浅予的手,“怕你担心才瞒着你的,下次不会了。”
  
  盛浅予甩给容逸一个白眼,跟着往后院走,手顺势搭在脉上。
  
  “确实好的差不多了。”
  
  “不是很严重。”
  
  “那也不可以瞒着我。”
  
  “不会有下次了。”
  
  “你敢有下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