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农门旺女正当嫁 > 第239章 你凭什么特殊?

第239章 你凭什么特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京城中,关于盛浅予开铺子那日和一个男子单独骑马离开的传言不知从何处传开。
  
  盛浅予听到的时候只是意外了一下。
  
  也因为容逸一直对盛浅予贴心至极,那些嘴碎的好事者感觉挺没意思的便也没再说了。
  
  而且,盛浅予的铺子每月只开一日这样做生意的方式让京城中很多人津津乐道。
  
  有的表示理解,毕竟是好东西,人人都想买,每日开着铺子的话,人家确实没那个精力。
  
  而又有人觉得,能挣这么多银子都不开门,简直是心在滴血啊。
  
  不过,盛浅予不在意所有人的想法,她带着鞭卓去了关着郑颜的房间。
  
  丁氏确实给郑颜用了最好的药,郑颜的伤早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盛浅予踏进门,看着眼前这个不修边幅,不掩眼底对她憎恨的女人,不在意的勾勾嘴角。
  
  “盛浅予,你得意不了多久的,你一定会后悔这样对我。我会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私自关着本郡主虐待的事情。”
  
  她不信盛浅予能关她一辈子,她也不信盛浅予敢杀了她。
  
  既然盛浅予让她不好过,她动手打不过盛浅予的人。
  
  但是,让盛浅予生气,让她心里惶恐。反正,只要能让盛浅予不好的话,她都要说出来刺激盛浅予。
  
  “是吗?我今日过来就是准备绝了这个后患的。”
  
  闻言,郑颜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盛浅予脸上带着轻笑,清清浅浅,还夹杂着冷意,“听说很多高门大院对待那些知道了太多秘密的人都是灌一碗热油,让丫鬟说不出话。我觉得......”
  
  “盛浅予!你敢!”郑颜脸上溢出警惕,“盛浅予,你不能这么对我!本郡主和你一样是郡主,你不能像对待下人那样对我!”
  
  “呵呵~下人也是人,不是你说杀就能杀的!”
  
  “你不就是为那个叫金子的吗?他不是没死吗?既然他没死,你就更不能把本郡主如何!”
  
  本来盛浅予还不怎么生气,不过,郑颜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很惋惜没把金子杀死。
  
  这样一个不把别人性命放在眼中,却口口声声强调自己身份的人,她真是看不惯!
  
  “郑颜,我本来还想说,灌热油太残忍了,想要用药。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你敢!盛浅予,本郡主是爵府的郡主,你就算要为那些下贱的人报仇也已经够了!”
  
  郑颜一脸阴狠,她心中不确定盛浅予说的是不是真的,有些忐忑,但也虚张声势的想用自己的身份让盛浅予有所顾忌。
  
  可惜,她错了,她越是看不上金子,盛浅予就越不会放过她。
  
  “哼!郑颜,你知道吗?卫映彤在找你。她曾经来找过我,说要悄悄把你关起来泄愤。我想,卫映彤应该不会手下留情。毕竟,她赔进去的可是一辈子。”
  
  “哼!她活该!”郑颜冷笑一声,“就她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也想肖想世子爷,她就应该嫁给一个老男人,然后这辈子都远离世子爷。”
  
  盛浅予挑眉,“老男人?”轻笑,看着郑颜的眼神充满轻蔑,“你连自己的父亲都算计,确实......”
  
  “父亲?”郑颜眼底阴阴暗暗,表情开始扭曲了几分,“我娘刚死没多久,他就跟府中的姨娘各种调笑,还想着把姓孙的那个婊子扶正!”
  
  “呸!他们不让我好过,我肯定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哈哈,我爹他还是喜欢年轻漂亮的。我一说能让他娶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他立刻就妥协了。盛浅予,你说你以后会不会也要面对这样的事情?”
  
  郑颜面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好像已经看到盛浅予倒霉了似的。
  
  “盛浅予,世子爷现在对你这么专一。但是,人都会变老的。你说,等你人老珠黄的时候,世子爷大概会不想看到你那张脸了吧?”
  
  “呵呵!仔细看看,好像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你凭什么特殊?对不对?”
  
  盛浅予眉头拧了一下,这个问题......
  
  鞭卓听着郑颜挑拨的话,转头看盛浅予,“姑娘,您别听她胡言。主子说话向来一言九鼎,主子肯定不会和别的男人一样。”
  
  郑颜冷笑一声,“一言九鼎?呵呵!男人喜欢你的时候对你一言九鼎。男人不喜欢你的时候,自然就移情别恋了。对不对?”
  
  “你看,滟郡主不就是。听说那姜世子在外面有好几个媳妇,这么多年,滟郡主都完全不知道。说不定......盛浅予,你将来说不定会突然多出几个孩子啊。”
  
  郑颜是极尽所能的用言语打击着盛浅予。
  
  反正她被关在这里也无聊了很久,盛浅予不放她出去,她说话总可以吧?
  
  “呵呵呵呵呵......”盛浅予突然捂嘴轻笑起来。
  
  郑颜眼神一沉,“你笑什么?!”
  
  “自然是笑你得不到,也以为别人得不到!”盛浅予嘴角上翘,“郑颜,容逸是我选的男人,他什么样子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就算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容逸移情别恋了。这些也跟你无关呀。”
  
  “你说这些无非就是想让我和容逸心生嫌隙。不过,你放心,我们俩现在好得很,以后也绝对比你想的好。”
  
  “哦,对了,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赶紧一次说完。”盛浅予眼神一沉,“因为,本姑娘现在就要让你永远说不出话来!”
  
  郑颜瞳孔瞬间一缩,往后躲了躲,“盛浅予,你别胡来!本郡主警告你,你若是敢对我如何,本郡主绝对会让你后悔!”
  
  “没关系,你如果有本事的话,随时来找我!”盛浅予眼神彻底沉下去,拿出两颗药丸,“鞭卓,给她喂下去!然后,扔去卫将军府的小门。剩下的,就交给卫小姐了。”
  
  “是。”鞭卓接过药丸,转身。
  
  郑颜视线紧紧盯着鞭卓的手,身子往后退到墙边。眼神恶狠狠的看着盛浅予。
  
  “不行!我不吃,我什么都不吃!盛浅予,你快放了本郡主!快,唔~咳咳咳......”
  
  鞭卓不跟她废话,直接抓着郑颜的衣领,把两颗药丸给郑颜喂下去。
  
  郑颜吃下药丸的一瞬间,弯腰使劲往外吐。
  
  只是,盛浅予给喂下去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她有机会吐出来。
  
  郑颜两手抱着自己的脖子,再抬头,惊恐无助又带着怨恨的看向盛浅予。
  
  呜呜呜......
  
  除了呜呜声,郑颜什么都说不出来。
  
  紧接着,郑颜整个人身子一软,手指能够动弹,但是,抬胳膊的力气却没有了。
  
  “把她送去将军府外。”
  
  “是。”
  
  鞭卓把人提走,呜呜声渐渐消失,盛浅予低了低头,再抬起,脸上已经没什么表情。
  
  这一次,她抛却了现代的思想。
  
  那些不能伤害任何人的想法在这个时代根本不成立。
  
  就像郑颜,她很确定,如果把郑颜放了,后面肯定还会有麻烦。
  
  说不定,会让自己身边的某个人丢了性命。
  
  既然如此,她只能先一步把这个可能性给彻底的灭绝!
  
  郑颜现在不能说话,不能随意行动,任凭她心中再恨再怨,都只能永远的埋在心里。
  
  她下不去手折磨人,就交给那个能下得去手的人。
  
  处理了郑颜,还有盛永康一家。
  
  *
  
  将军府一个不起眼的小门处,一个暗卫扛着麻袋出现。
  
  看了看周围没人,将麻袋放在地上。
  
  当当当......
  
  小门被敲响,一张纸条被压在石块下面。
  
  “谁呀?”里面传来一个老头的声音。
  
  暗卫没出任何声音,飞身离开。
  
  这边小门被打开,一个穿着护卫服的下人出来。
  
  “哎呦!”
  
  差点被脚下的石块绊倒。
  
  这一下,拦住了护卫走向麻袋的步子,捡起了地上的纸条。
  
  好在这年纪大的护卫是个认识字的。
  
  ‘不要打开,否则小命不保。交给卫小姐’
  
  护卫看的脸色大变,赶忙走到袋子跟前,还真没去打开,而是往里拖。
  
  知道里面是个人,更加不敢动了。
  
  护卫关上门就去禀报卫映彤。
  
  卫映彤看到纸条,翻了一下,眼睛转了一下,“把东西带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