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农门旺女正当嫁 > 第238章 病的不轻,都开始胡说八道了

第238章 病的不轻,都开始胡说八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湛王迎上盛浅予的眸子,看到里面装着认真,坐直身子,点头,“确实已经死了。”
  
  盛浅予眼神沉沉,“为何把人杀了?”
  
  “因为他已经没有用处了。”
  
  听着湛王风轻云淡的一句话,盛浅予抿唇,许久之后才开口。
  
  “那湛王叫我过来是要告诉我无相灵竹的消息吗?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
  
  这话说出来已经带着明显的疏离。
  
  湛王嘴角下垂,证明着他不是很好的心情,缓缓从软榻上下来,眼神直视着盛浅予,走近。
  
  “盛浅浅,你不喜欢本王?”
  
  “废话!我喜欢的人是容逸。”
  
  “本王不是那个意思。”湛王神色不变,依旧凛然,“我是说,你不喜欢本王杀人?”
  
  盛浅予缓缓勾唇,摇头,“没什么喜欢与不喜欢,这些与我无关。”
  
  “你说谎。盛浅浅,本王不过提前结束那个人的生死,你的感觉一下子就变了。”
  
  湛王不依不饶,围着盛浅予转了一圈,“一个陌生的病人在你心里竟是这般的重要吗?”
  
  盛浅予拧眉,“湛沂辰,我和你没必要讨论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你直说,需要我用什么交换无相灵竹的消息?”
  
  这一刻,她是对湛王有了些看法。
  
  其实,轮不到她有什么看法。
  
  以前和湛王说话的时候也都带着真真假假的拌嘴在里面。
  
  她其实一直知道湛王是一个不将别人性命放在眼里的人。
  
  但她从未真正的去深思过这件事。
  
  战场上所向披靡的杀退敌人可以,因为那是守卫自己的国家和百姓。
  
  府中奴才犯了错,可以杀死,因为这个时代注定了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折磨一个本就身患绝症的百姓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此时此刻,她觉得容逸说的对极了!湛王这样的人,还是远离最好。
  
  湛王眼底神色沉了沉,看着盛浅予的时候却勾起唇角,“盛浅浅,本王的条件是,你和容逸退亲,跟本王走,如何?”
  
  盛浅予听到这话,眼神渐渐看傻子一样的看湛王,“你这病的不轻,都开始胡说八道了?”
  
  “哈哈哈......盛浅浅,这天下也就只有你一个女人敢这么说本王。”
  
  说着话,湛王突然靠近盛浅予,伸手......
  
  盛浅予后退一步,嘴角挂着冷笑,“湛沂辰,敢这么说你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人。但是,你确实有病!”
  
  话落,盛浅予冷哼,转身。
  
  她没必要在这跟湛王浪费时间,找机会给他喂了明心丹,一样能问出来。
  
  对待湛王,不需要有什么原则。
  
  “盛浅浅,你若是走出这个房门,本王立刻把无相灵竹的消息告诉别人,然后再宣扬出去。”
  
  闻言,盛浅予往大门走的脚步顿住,转身,“好啊。这样的话,若是有人拿到无相灵竹,我可以出银子买,或者,和拿到无相灵竹的人交换条件之类的,也省的我亲自跑一趟了。”
  
  湛王闻言,眼神凉薄下来,“盛浅浅,你提醒了我,这个方法不行。那本王便换一个,你若是出了这个房门,本王就让人去把无相灵竹给烧了。并且,把知道这件事的那一家全都杀了!”
  
  盛浅予眼睛一缩,看着湛王噙着笑意的脸,眼底神色幽幽暗暗,却没有再往外走。
  
  她知道湛王能做到,也知道湛王一气之下会让人去做。
  
  这个男人,很多时候是根本没有人性的。
  
  “盛浅浅,想好了吗?”
  
  “换个条件,否则,随你。”
  
  她不是圣人,不可能为了几个不认识的人而答应湛王如此胡闹的条件。
  
  “那就......”
  
  “世子爷。”鞭卓惊喜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容世子暂时不能进去,我家主子有事与盛姑娘谈。”恒一的声音。
  
  盛浅予看了湛王一眼,转脚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容逸。”
  
  看到盛浅予,容逸原本面无表情的神色染上柔和,“恩。”
  
  抬脚进门,自然的拉住盛浅予的手,“可顺利?”
  
  盛浅予摇头。
  
  容逸一笑,上前,透过纱帘看向里侧的湛王,“风水楼已经被本世子的人包了。湛王要不要谈谈?”
  
  容逸话落,站在里侧的湛王‘唰’的打开帘子,射向容逸的眼神带着犀利,“你说风水楼?”
  
  “不错。”容逸站在盛浅予前面,迎着湛王带着阴戾的目光,神色淡淡,气势却丝毫不输湛王。
  
  “你怎么找到的?”
  
  风水楼是他在东容国京城最大的一个据点。里面全都是悉心培养很多年的人,少一个都能让他滴血。
  
  更重要的是,风水楼的人手底下都有很多打探消息的人,他们本身也是各种少有的能人。
  
  若是被容逸直接端了,到时候连他都会有危险。
  
  他知道真武会之后容逸不会放过他,他给自己留的后手就是风水楼里的后盾。
  
  “你放他们走,本王告诉你们无相灵竹的消息。”湛王做出选择。
  
  “好。”容逸毫不犹豫的应下。
  
  盛浅予拉着容逸的手动了动,感觉这样不行。
  
  她不知道那个风水楼到底是什么地方,但从湛王的反应就能看出来,那风水楼对他来说很重要。
  
  她不想容逸费心查到的消息帮她交换一个消息。
  
  其实,湛王这边,她可以用强硬的办法来。
  
  想着,盛浅予伸手往随身带着的包里......
  
  “盛浅浅,你最好不要对本王用药。你以为本王没有防备吗?”
  
  知道缘笙谷的人在,他怎么可能一点了也不防备的叫盛浅予过来。
  
  盛浅予手一顿,抬头。
  
  湛王此时脸上没什么笑意,可能也笑不出来了。
  
  “盛浅浅,无相灵竹的消息本王只让一个人知道了。防的就是你手里药。”
  
  “如今容逸愿意用风水楼那些人交换,咱们便公平交换。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拿到消息。”
  
  盛浅予拧眉,“什么意思?”
  
  湛王勾了一下唇,“你觉得,本王明知道你手里有明心丹那样的药,本王会让自己知道那个消息吗?”
  
  盛浅予和容逸对视一眼,那边湛王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神色冷凝。
  
  “盛浅浅,那个人写了一张纸条,本王没让任何人看。而是交给了一个不起眼的下人,让他收着。若是你答应了本王的条件,纸条自然直接给你。”
  
  湛王脚步微动,“若是你对本王用了药,到时候本王身边自然有人去把那家人杀了。这个消息,谁都别想知道。”
  
  闻言,盛浅予眼睛眯了一下,“你够狠!”
  
  “多谢夸奖。”
  
  面对别人他很有信心。但是,盛浅予,他完全没办法。
  
  “废话就到此为止,湛王,让人带消息过来。”
  
  湛王转身往里走,“不急。还要麻烦容世子随本王去风水楼走一趟。至于盛浅浅,你还是先回府中等消息吧。”
  
  盛浅予不喜欢他的阴狠,还是不要看到风水楼的面貌比较好。
  
  那个地方,白骨成堆,高手如云。
  
  万一他和容逸再打起来,伤到盛浅予就不好了。
  
  容逸也同意湛王这个提议,转头,声音温和,“本王让羽千送你回去。”
  
  “不用。”盛浅予摇头,“师兄就在附近。”
  
  容逸神色微动,还是点头,“也好。”
  
  盛浅予回府等消息,容逸和湛王一起离开。
  
  古若传了信给丁氏,仇起他们全都去了风水楼。
  
  府中
  
  “姑娘。”
  
  “羽千,你怎么来了?”盛浅予正担心着,羽千突然出现。
  
  “姑娘,世子爷交代属下过来跟您说一声的,您不要着急,也别有什么负担。其实,风水楼只是我们知道的一个名字,根本不知道在哪。这一次主子准备充足,就是要知道风水楼的情况。”
  
  盛浅予意外了一下,“你们原来不知道?”
  
  “对。所以,主子怕姑娘多想,让属下来跟姑娘说一声。”
  
  闻言,盛浅予忍不住笑出来,“容逸这个滑头,空手套白狼啊。”
  
  只用一个名字,既查到了要找的人,又能得到无相灵竹的消息。
  
  对羽千摆摆手,盛浅予表示明白了,心里却不能完全放心,“你去打探消息,要是有什么变动就立刻来告诉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