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农门旺女正当嫁 > 第237章 本王就喜欢和你孤男寡女

第237章 本王就喜欢和你孤男寡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盛浅予被古若带到西城的一间客栈。
  
  这间客栈纷乱无比,里面住着各种各样的人。
  
  盛浅予进门的时候还听到吹口哨的声音,而且明显是对着她吹的。
  
  这些人倒是没什么恶意,就是看到好看的女子想要引起注意罢了。
  
  盛浅予只是弯弯嘴角,快步跟着古若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中,仇起站在窗边,窗户打开一条缝在通风。
  
  一进这个房间,盛浅予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
  
  圆桌边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桌子上摆着三道小菜,几个酒坛子摆在上面。
  
  看到古若带来的人只是一个小丫头,那人大笑,“我说古神医,你是在开玩笑吗?你说我身患重疾,带一个小丫头过来能做什么?”
  
  盛浅予见这人竟然瞧不上她,走到圆桌边,把圆桌上的酒拿开。
  
  “你平常喝酒都是这么喝?”
  
  男子有兴致的看了看盛浅予,又喝了一杯,“不错。”
  
  “你拿酒当水喝,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这个病十有八九就是喝酒导致。”
  
  盛浅予看那人倒酒的手一顿,继续道,“师兄说你的身体情况还是很严重的,我猜一下。”
  
  说着话,盛浅予站起身,“消化不良,食欲减退,恶心,厌食。不爱吃油腻的东西,因为身体消化不了。反复感觉腹胀,尤其是吃了东西之后。”
  
  “现在看你表面能看出明显的消瘦,乏力,精神不佳。而且,面色发黄。”
  
  “正常人喝了酒脸会发红,而你这屋子酒气熏天,你却面色发黄。”
  
  说到这里,盛浅予看那人一脸的不在意,大概这些他都告诉古若了,他可能以为是古若在路上与她说了。
  
  “你如果再严重的话,可能有呕吐过,甚至,便血。”
  
  哐当~
  
  筷子掉在桌上的声音。
  
  男子抬头,脸色有些严肃,“你说便血?”
  
  “对,你这个情况看上去,应该是有过便血。”
  
  “你是说,那也是因为我的身体出现了异常?”
  
  盛浅予好笑,“难道你觉得是正常的不成?”
  
  男子脸色沉了下来,此时终于正视盛浅予,看向古若,“古神医,这位也是你缘笙谷的小神医吗?”
  
  “不错。我们的师妹,医术绝对在我之上。而且,在来的路上,我并未跟师妹说过你身体的任何情况。”
  
  男子瞪大眼睛,站起身,缓缓将视线转到盛浅予身上,“神医,你都说对了。”
  
  盛浅予轻叹,“说对了,更麻烦!”
  
  那男子脸上扯出一点笑,“是麻烦,也能治,对吧?”
  
  盛浅予摇头,“若是你早点遇到我,说不定可以治。现在,恐怕......”
  
  “不是,神医,小神医,我给你跪下,你想想办法。”
  
  男子闻言,慌了,立刻对着盛浅予跪下,“你说不能喝酒是吧?现在就不喝,以后都不喝。”
  
  他喝酒也是因为太痛苦了,想要让自己忘记那些痛苦才喝酒的。
  
  盛浅予轻叹,躲开男子跪着的位置,拧眉,“你已经喝了几十年了,现在不喝酒,已经晚了。”
  
  “神医,晚了是什么意思?是我要死了吗?是吗?你们不是神医吗?缘笙谷的神医不是什么病都能看吗?”
  
  “神医也不是万能的,你的身体情况你自己应该清楚的。而且,你喝酒可以缓解暂时的痛苦。但是,万一有一次严重的并发症出现,你很有可能会直接死去。”
  
  盛浅予也不想这般说。但是,如果不说,这个男子肯定会继续喝酒,随时可能死亡。
  
  若是告诉他真相,虽然会痛苦,但,他至少会多注意,多活一段时间。
  
  “不!不可能!”
  
  哐当!哗啦啦......
  
  男子突然打翻桌上所有的东西。
  
  古若和仇起看此,立刻把盛浅予护在后面,蹙眉看着情绪临近崩溃的男子。
  
  “师妹,这么直接跟他说好吗?”
  
  盛浅予眼神淡淡,“他是一个成年人,也是一个喝酒喝了几十年的人。若是不让他知道真实情况,他还会再喝,然后随时发生并发症,然后死亡。”
  
  “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接下来的日子他自己要选择怎么活都在他自己了。”
  
  古若眼神微动,转头看了一眼盛浅予,“师妹说的很对。”
  
  盛浅予扯扯嘴角,视线看向抱着头接受不了这一切的男子。
  
  肝硬化晚期,基本上......
  
  三人不说话,任凭男子自己坐在地上反应。
  
  过了许久之后,男子才站起身,直接看向盛浅予,“我还能活多久?”
  
  “你若是不喝酒,好好吃药控制,大概两到三年。若是戒不掉酒,那就是随时。”
  
  男子的脸色透着苍白,一副惶惶然的模样,无力的转身走到床边坐下,“两到三年吗?还好,还有时间......”
  
  “不知,您可能告知我们无相灵竹的消息?”她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男子抿唇,低头,“我说的是如果能把我治好便告诉你们。”
  
  这意思很明显,他已经治不好了,自然不需要说。
  
  仇起冷哼,上前,手里的剑已经出鞘,“不想现在死的话,立刻......”
  
  “师兄,等等吧,给他些时间。”
  
  盛浅予脚步轻移,看着坐在床边的男子,“你的身体情况我大概猜到了。不过,你如果想治疗的话,还需要我给你把脉,然后根据你的身体状况来制药。”
  
  “当然,我的条件就是你告诉我们无相灵竹的消息。两日时间考虑,两日后我们再过来,如何?”
  
  坐在床边的男子没有说话,垂着头,极致的安静。
  
  盛浅予拉了拉想要上前的仇起。
  
  “你不说话我们就当你默认了。你好好想想吧。我敢保证,你只要按照我说的,接下来我肯定会想办法尽量延长你的生命。”
  
  见那人还是没反应的坐着,盛浅予确定他已经听到了自己说的所有话。
  
  “师兄,咱们先走吧,过两日再来。”
  
  “好。”古若点头。
  
  仇起冷哼了一声,看了男子一眼,转身跟着出门。
  
  三人出了客栈,盛浅予依然和古若坐同一匹马。
  
  “师妹觉得那个人会同意吗?”
  
  “可能吧,我也不确定。”盛浅予拧着眉,而后长舒口气,“若是不行的话,咱们就用明心丹。好不容易有了下落,不可能就这么放弃。”
  
  “师妹说的对,不同意就用明心丹,顾不得那么多了。”仇起赞同的道。
  
  古若看了看天色,“师妹,还送你去南城的铺子吗?”
  
  “直接回府吧。就算去铺子估计也已经关门了。”
  
  主要从南城到西城耽误了不少时间。
  
  刚刚看那个人发疯又等了许久。
  
  “好。”
  
  “师妹,用不用盯着点那个人?你说他会不会跑?”
  
  “我觉得不会,他如果想活下去,肯定会好好考虑我的建议。关乎生死的大事,没那么容易就放弃。”
  
  “说得对。不过,我还是去看着点吧。万一他真想不开就不好了。”仇起说着话,拎住马绳,打算掉转马头。
  
  “师兄,我觉得不用吧?”
  
  她主要是觉得这么冷的天盯着一个人太辛苦了。
  
  而且,这个人根本不需要盯着,人本能的求生会让他点头的。
  
  何况,他只是用几句话换来自己延时的生命。
  
  最重要的一点,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大夫就是缘笙谷的。
  
  他们出现了,男子就算纠结不定也不会躲着他们。
  
  “没关系,我在他旁边订一间房,稍微注意着动静。”
  
  盛浅予想了想,点头,“也可以,那就辛苦师兄了。”
  
  “没关系。”仇起说完,掉转马头,往回走。
  
  盛浅予和古若继续走,又往前走了没多远,碰到容王府的马车。
  
  “咦?”
  
  马车停下,看着车门打开,容逸出来,“上马车吧,骑马太冷了。”
  
  盛浅予脸上笑意起,看着容逸走在马边,自然的伸手,“抱我下来。”
  
  容逸点头,把手伸向盛浅予。
  
  古若面上神色淡淡然然,眼帘垂了一下,没有动,看着盛浅予被容逸抱下马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