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农门旺女正当嫁 > 第十九章 去伤兵营

第十九章 去伤兵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送走徐婶之后,盛浅予便去了厨房,找出一点肉和蔬菜,简单收拾一下煮汤。
  之后用白面搀着黑面搅拌成糊状,然后一点点倒进烧开的锅中,煮熟之后就是疙瘩汤。
  这么做既简单又顶饿。
  盛浅予把做好的汤端到外间的小桌子上,低头看背袋里的廷煊已经睡着了。
  她赶紧擦干净手,小心的把廷煊抱出来,眼底点点心疼漫开。
  走到床边,简单的把被褥收拾一下,将廷煊放到床上睡觉。
  盛浅予弯身,亲了一下廷煊的额头,将被子盖好,这才转身去吃饭。
  饭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盛浅予也上床休息。
  接下来的三日,盛浅予基本上都是跟着徐婶在军营四处转悠,熟悉周围的环境。
  “浅予,看那边,都是我们种的菜,你想吃什么都可以摘。”
  盛浅予点头,看向斜坡处的空地,“徐婶,你们平时就做这些吗?”
  “对,能在这军营中住着的都是家里男人在军中还有些地位的。但是我们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还不能随便去前面看他们。”
  “这边地多,我们闲着也没啥事,就在这种种菜,帮着洗洗衣服,缝缝补补的。”
  盛浅予听着徐婶说她们在这边的生活,偶尔淡笑着点头。
  “徐婶,在这边可以下山吗?”
  “不行。我都已经两年多没下过山了,外面乱,在这军营中更安全。”
  徐婶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对外界完全没有向往的神色。
  “那您去过军营前面吗?”
  徐婶点头,“去过一次,还是去年的时候,我家那口子受重伤,去那边看了一眼。”
  说这话的时候,徐婶隐隐的有些叹气。
  即便男人重伤都不能在那边过夜,当时她可是担心了好几日。
  看徐婶叹气,盛浅予想,徐婶心中可能也不想过现在这样的生活吧。
  就算住的离自家男人再近,一年到头基本上见不到人。
  而且,徐婶的丈夫和大儿子随时都会上战场,徐婶不可能不提心吊胆。
  反而越是在这军营中,离战场越近,就更加能感觉到战争发生时的那种紧迫感。
  可能不止外面的百姓,军营中的人应该更希望不要再打仗。
  脱去那身戎装,他们其实也一样是普通的百姓。
  “徐婶,前面的军营是不是和这边不一样?”
  “对,前面地方宽敞,住的也全都是男子,还有练武场之类的。到时候你去伤兵营的时候就知道了。”
  徐婶知道盛浅予是大夫,她虽然奇怪怎么让一个这么年轻还带着孩子的丫头进军营。
  但是,长期生活在军中,很多话她也知道不能多问。
  “伤兵营......”
  “对。”
  “那徐婶能给我说说关于容世子的事情吗?”
  盛浅予觉得还是应该了解一下这个容世子,毕竟以后也算是在他手底下做事。
  徐婶听言,脸上神色紧张了一下,立刻转头看了看周围,然后压低声音提醒盛浅予。
  “不能在背后议论世子爷的事情,这可是大不敬之罪。”
  闻言,盛浅予心中无语。
  又没有在背后说世子爷什么坏话,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徐婶,我只是想知道世子爷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万一见了世子爷要怎么做之类的。”
  徐婶听盛浅予这么说,一时倒有些为难。
  不过,盛浅予说的确实有道理。
  “我跟你说。”徐婶拉住盛浅予的一只胳膊,“世子爷人很温和,脾气也好,宽和大度。”
  “但是,毕竟身份有别,你以后万一见到世子爷,直接请安就好了,别做多余的事情。”
  盛浅予眼帘微动,眉头几不可见的挑了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