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农门旺女正当嫁 > 第十章 穷苦

第十章 穷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乐化镇
  盛浅予背着包袱,怀里抱着廷煊,从主街经过,然后拐进一个胡同。
  走了一刻钟左右到了一个开着门的破院子前。
  盛浅予抬脚进了院子。
  这是一个不大的小院,进门之后,里面的场景一目了然。
  三间低矮的瓦房,然后就是宽敞的院子中搭了一个不小的棚子。
  棚子底下摆着几把椅子和一张桌子。
  此时,唯一的桌子后面坐着一个穿着灰色带补丁长衫,胡子已经花白的老者,他正在给病人把脉。
  盛浅予朝着棚子里走去,嘴角上扬,“顾爷爷。”
  “哎,浅予丫头来了。”老者听到声音抬头,笑的慈祥。
  站在不远处帮病人抓药的小童看到盛浅予也扬声打招呼,“盛姑娘。”
  “金子。”盛浅予对他点点头,径直走到老者身边。
  “你这是老毛病了,如今春日,天干物燥,偶尔咳嗽是很正常的。可以开一些润肺的方子调和一下。”
  老者说着话提笔在纸上写下方子递给病人。
  “多谢顾大夫。”
  “无妨。”
  盛浅予看着顾大夫忙完才开口说话,“顾爷爷,我拿到保函和身份牌了,下午可能需要金子陪我走一趟。”
  军营在镇子的郊外,距离好像挺远。
  若是凭她走着估计要好久才能到。顾大夫家有只老毛驴,架上破旧的板车肯定比走着快。
  顾大夫点头,起身洗了洗手,再转过来,从盛浅予怀里把廷煊接过去笑着对他做鬼脸,口中的话却是对盛浅予说的。
  “下午就把这小家伙放在我这,你带金子去军营。”
  “不用了顾爷爷,我还是带着廷煊过去吧,您身体本来就不好,若是有病人来的话您肯定顾不过来。”
  带孩子有多累她深有体会,她是不想顾爷爷太过劳累了。
  “没事,这个时候病人不多,若是你不放心,下午我就把门关上,只在院子里看着廷煊。”
  盛浅予还是摇头,“顾爷爷,我之前就跟您说过,您现在最重要的是多休息,太劳累的话对您的身体......”
  顾大夫抬手打断盛浅予的话,“我自己的身子骨自己知道,给人把把脉还是不影响的。”
  “可是......”盛浅予眉头微敛,心下有些担心。
  那边给病人抓完药的金子神色也变的不好,语气带着些埋怨,“爷爷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照我说,爷爷就应该收那些人的诊费,等咱们有银子了,爷爷就能为自己买更好的药材了。”
  金子虽然叫顾大夫爷爷,但他却不是顾大夫的亲孙子。
  顾大夫一生未成亲,金子是他十几年前在外面捡回来的孩子,就这样一直带在身边养着。
  “好了金子,以后切莫再说那些话了。爷爷之前便跟你说过,为医者必要有一颗慈悲之心。如今战乱,那些穷苦百姓......”
  “爷爷,金子记得您说过的那些话。可是,您就知道为别人考虑,您怎么就不为自己想想。”
  金子说到后面声音几乎带着哭腔,他这是心疼爷爷,“您的身体就是因为一直没有银子买好的药材,又一直吃那些没有营养的东西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他们这个小院经常接待附近生病的百姓,爷爷偶尔出门还会带回来一些没钱看诊的穷苦人家,又是给药又是给银子的。
  而那些被治好的人,就算有心也没什么能力帮他们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