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007 迎新会

007 迎新会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户田学长大呼小叫的就要拉着剑道部所有人去迎新会,但和马坚持要先冥想。
  
      自己这和平中实先生打了这么一会儿,肯定要看看涨多少等级是吧。
  
      于是和马也不脱装具,直接进入冥想。
  
      结果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北辰一刀流的等级居然只涨了两级到了八级,甚至没有到能拿技能的九级。
  
      但是仔细看和马发现,北辰一刀流的技能里多了个技能。
  
      切落I
  
      说明是:“北辰一刀流在防御上的精神体现,不追求一击必杀,以容易达成的小损伤为目标,化解敌人的攻击。”
  
      这个技能当和马把注意力转到它上面的时候,没有看到对应的发动方法——也就是该摆什么姿势怎么发力。
  
      一般的技能和马注意力聚焦上去,和马就自然会懂该怎么用出来。
  
      于是和马推测,这是一个被动技能。
  
      原来从免许皆传的人那里得到的指导,可以学到流派的被动技能。这可相当的不错。
  
      以后防御的时候不用老是翻滚了。
  
      可以打铁了。
  
      明天继续和平中实对练的话,说不定还能升级到II级,或者学点进阶的技能。
  
      一般动作游戏里,这种相当于精准防御的技能生效之后,都会有个反击技的嘛。
  
      和马带着对明天的期待,结束了冥想,刚睁眼户田学长就催促道:“好了没?平中先生人都走了,我们也赶快动身吧。”
  
      和马点点头,站起来开始脱装具。
  
      **
  
      这个时空还没手机,所以和马只能回文化社团楼通知神宫寺自己的决定,以及要参加迎新会的消息。
  
      剑道部的人今天也不继续训练了,跟着和马就过来了——他们今天这是第二次跑这楼下来了。
  
      和马在楼门口拦住要跟着上去的户田前辈:“得了,前辈您到这就可以了,我自己上去和他们说就好了。”
  
      户田前辈摆了摆手:“没事,我和新怪谈研究会的那个小不点很熟。”
  
      看来户田前辈压根不觉得甘中学姐对自己有什么意见。
  
      和马正想再劝说两句,只听户田前辈对着楼道方向打招呼:“哟,美羽!”
  
      和马扭头看去,就看见甘中美羽学姐双手抱胸,气鼓鼓的站在楼道瞪着这边。
  
      “哼,背叛者。”她瞪了和马一眼,然后回头对跟在他身后的神宫寺说,“你好好说说你男朋友啊!”
  
      神宫寺看着和马,微微一笑:“这不挺好嘛。”
  
      “哈?哪里好了?”甘中美羽伸手拉着神宫寺的手,“以后每天下午的二人世界没有了哦!借着社团活动的名号的约会也没有了哦!”
  
      和马这边,户田前辈也拉着和马的手:“那是你女朋友?快啊拉过来做我们的经理人啊!我们剑道部现在经理人太少,高见泽的担子很重……哎哟!”
  
      户田前辈低头抱着被冲过来的甘中美羽踢到的脚。
  
      “你还想挖我研究会的墙角?”小不点学姐叉着腰,气鼓鼓的说,“把桐生抢走就算了,还想挖神宫寺?谁想去你们那个都是汗臭味的社团当经理人啊,谁会想整天给你们洗臭烘烘的装具啊?”
  
      这时候高见泽学姐开口了:“剑道部的装具,有雇佣专门的清洗业者来洗啦,不像高中剑道部那样需要经理和一年级的后辈洗。”
  
      甘中美羽看了高见泽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没像之前一样颐指气使,只是哼了一声。
  
      户田前辈走上前,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摸向甘中美羽的头,却被她灵巧的躲开了。
  
      “走开啊!”甘中美羽双手护着头,直接往神宫寺身后躲,这场景看起来神宫寺才是年长的那一个。
  
      不过,神宫寺的气质和大多数人比起来,都显得年长就是了。
  
      和马看着神宫寺,说:“那……我建议干脆新怪谈研究会就和剑道部一起开迎新会吧。人多一点也热闹。”
  
      “好!”户田刚刚虽然没摸到甘中的头有点沮丧,这时候直接一转颓势,又恢复成那个干劲十足的前辈模样,“就这么办!金久你哪里跑?”
  
      户田学长一把抓住要溜的金久同学:“一起来嘛!你也大二了,还完全没社交,到时候毕业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好不容易上了东大啊!”
  
      “不,户田前辈,我们新怪谈研究会在民俗学领域的学长还挺多的,所以……”
  
      “来嘛!偶尔也应该参加一些这种活动啊,而且……”户田学长凑近金久的耳朵,小声说,“你看今年的新生一进来就自带女朋友,你难道不想勾搭一个吗?”
  
      金久反驳:“那我应该和网球部一起迎新才对吧?”
  
      “网球部你竞争得过那些帅哥吗?我们剑道部,都是些剑道傻卵,长得也歪瓜裂枣,你相比之下还算比较有机会的!”
  
      和马都惊了,还有这样形容自己的部员的?
  
      然后他听见高见泽学姐赞同道:“这倒是真的,我们剑道部的特色就是,男子部员是和尚,不能结婚那种,女子部员是尼姑。”
  
      和马不由得瞥了眼跟着一起来的剑道部女子部员。
  
      高见泽学姐这种当社团经理的还算中等偏上水准,剩下的就一言难尽了,那块头那肌肉,染个红头发就能COS《机动战士高达08MS小队》里那个红发大姐头。
  
      和马再看金久同学,他似乎挣扎了一下,然后发现实在没办法挣脱搂着自己脖子的铁腕,只能同意道:“好吧,我去就是了。确实很久没有参加大学里的社交活动了,最近总有种‘我真的上大学了吗该不会是个幻觉’的担忧。”
  
      户田学长立刻拍了拍金久的肩膀:“好!太好了!这才对嘛!”
  
      然后他转向甘中美羽:“怎么样!你的部员已经两个要来了,你怎么办?”
  
      甘中美羽一脸怨恨的瞪着户田学长:“那我还能怎么办?看我把你们全都喝倒!然后保护我的部员!”
  
      “好!那就这样定了!老爷子,借一下电话!”户田学长对传达室的老头说,说完不等回应就直接拿起电话听筒,开始拨号。
  
      老头子就像没听见户田的话一样,继续喝茶看报纸。
  
      “喂!瓦古里亚吗?我是户田啊!今晚要包个大块的场子,对对,我们剑道部都去!都去啊!好的,拜托了!”
  
      说完他放下电话,对老大爷大喊:“谢谢啦!”
  
      “知道啦。”大爷不耐烦的皱了皱摆了摆手,继续喝茶,看都不看户田一眼。
  
      “走,瓦古里亚包场去!”户田学长回头招呼所有人,“有自行车的先去占位也可以啊,其他人一起走着去吧。”
  
      看来这个瓦古里亚,是在东京大学本乡校区附近的店铺的名字。
  
      和马心想,不知道离冈田幸二他们的公司近不近,近的话以后可以带那帮人去瓦古里亚吃饭。
  
      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开始移动,这架势看着不像是大学社团去迎新,更像是热血高校的帮派在去火并的路上。
  
      说实话,只看户田这帮人的外表,谁也不会想到他们居然是东京大学的剑道社。
  
      当然,副部长除外,毕竟是可以跟和马讨论半天剑道姿势的受力情况的学霸。
  
      不对,理论上讲,这剑道部里的每个人都是学霸级。
  
      就连看起来最尼玛低智商的户田前辈,也是青森某个小地方首屈一指的学霸。
  
      和马看了眼户田学长的同乡甘中美羽。
  
      小不点学姐察觉到和马的目光,立刻狠狠的瞪回来,还用嘴型说:“叛徒!你要知耻啊!”
  
      和马其实挺想跟小不点学姐解释一下怎么回事的。
  
      这时候,神宫寺自然而然的走到他身边,和他并排前进,同时小声问:“发生了什么?”
  
      说完神宫寺凑近和马的脖子,轻轻吸了吸鼻子。
  
      “好大汗味,遇到棘手的对手了?”
  
      神宫寺这样问的同时,周围的学长学姐全尼玛都会错意了,他们全都往旁边退,给两人留出足够的空间。
  
      “遇到了之前在剑道大赛区预选赛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平中实先生。他答应收我为徒弟,教我剑技,学成之后给我免许皆传。”和马言简意赅的给神宫寺描述了一下。
  
      “这样啊。”神宫寺顿了顿,忽然发现了问题,“平中实先生,也是天然理心流?”
  
      和马:“不,他是北辰一刀流的免许皆传……”
  
      “……那,你家道场是天然理心流的道场吧?”
  
      “哎呀,我是道场的主人,我拿什么流的免许皆传,道场就是什么流。等将来我打出名气,再结合众家之长,自己开创流派。”
  
      和马本来想说我连流派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独孤九剑,但是临出口他想起来了,81年了,金老先生已经写出笑傲江湖了。
  
      不但写出来了,还有日译本,某个爱的战士就是年轻的时候酷爱香港的这些武侠,才写出了《鬼哭街》。
  
      不能叫独孤九剑了,有点遗憾呢。
  
      和马正遗憾呢,户田学长插进对话:“你居然已经想到自创流派了?不得了啊,你要学柳生宗严?”
  
      和马还没回答,甘中美羽就冲过来踹了户田学长一脚:“你个蠢货!人家情侣俩说悄悄话呢!你跑进去干嘛!你不会读空气的吗?”
  
      户田学长耸肩:“我不会读空气这个事情,最清楚的不就是你吗,美羽?”
  
      “不要说得我和你很熟一样啊!”甘中美羽家乡口音都出来了,“虽然确实我是你唯一的同乡,但是不要说得好像我们有什么特殊关系一样!我这么多年来,就是想撇清和你的关系,你尊重一下我的努力啊!”
  
      “你又生气了,老生气不好的,来,吃糖。”户田学长掏出糖伸到甘中学姐面前。
  
      甘中气鼓鼓的瞪着他,然后一把把糖抢走。
  
      “哼,糖是没有错的。”她说。
  
      这时候神宫寺忽然在和马耳边说:“像不像你和美加子?”
  
      “不不,我完全没有这么木讷好吗。”和马赶忙摆手,“美加子也比甘中学姐坦率多了……不对,美加子是太坦率了。”
  
      就这样,一行人吵吵闹闹的从东大的本乡校区的侧门出来,在街上走了不远,就到了一家装潢十分现代化的餐厅面前。
  
      餐厅的招牌上用霓虹灯管写了“瓦古里亚”这个英文单词。
  
      甘中美羽抢在户田学长之前对和马——不对是对神宫寺解说道:“这个餐厅,是深受包括东大在内的学生们喜欢的餐厅。
  
      “白天和傍晚是餐厅,然后夜场的时候会直接变成酒吧,所以下午过来坐在这里吃完晚餐,能直接进入夜晚蹦迪环节。还时不时会有地下摇滚乐队过来表演。”
  
      户田学长指了指餐厅门口的黑板:“那个摆在门边的黑板上写的就是今晚的驻唱乐队和主唱,有时候会有在地下音乐界很有名的乐队过来演奏哦。”
  
      和马眼睛好,直接就能看到黑板上写的啥,于是读出来:“乙壳虫乐队?”
  
      就是甲壳虫乐队的首字母给换了一下,按信达雅来翻译就是乙壳虫。
  
      “大部分时候都是乱七八糟的杂鱼乐队啦,唱得不好的时候可以嘘他们哦。”户田学长说。
  
      这时候,剑道部副部长补充道:“就因为这个地方的大学生们有嘘唱得不好的乐队的传统,也被当成地下音乐界的练胆场所,经常会有新人过来接受洗礼。”
  
      和马挑了挑眉毛,继续看乐队名单——刚刚那个乙壳虫只是排在最上面的。
  
      他发现很多乐队的名字根本就是山寨欧美乐队。
  
      什么枪草、红日、小鹰、齐柏林游船……
  
      这场面,和马总觉得有点眼熟啊。
  
      忽然,和马在一票舶来品名字中,看到了一个汉字名字。
  
      断时晴雨
  
      这感觉就像是在一票嘻哈歌手里看到一个古风歌手一样令人惊讶。
  
      和马注意了一下这个乐队的演出时间——晚八点,不是太晚。
  
      这时候户田学长在催促:“好啦别傻站着,进去吧。你们新生可以今天的主角,走啦走啦。”
  
      和马迈步向前走去。
  
      进了店里,和马发现已经挺宽阔的店内已经有好几拨客人了,都是大学生。
  
      还有人跟这边剑道社的打招呼,可能是同年级一起上课的朋友什么的。
  
      一名店员过来:“是东京大学剑道社一行吧?请这边走。”
  
      其实不用引路,和马就已经看到店内预留的一大片区域了,刚好够坐剑道社这三四十号人。
  
      “你们坐下随便聊,我先点菜。”
  
      户田学长说完,甘中美羽就跳出来:“不行,我也要点菜,我们研究会的菜自己点,自己付钱。”
  
      “哎呀你们那个小研究会本来就没什么经费,算啦……”
  
      “不行!我自掏腰包也要自己点!”甘中美羽说着从钱包里拿出万元大钞,攥在手里。
  
      和马瞄了一眼甘中美羽学姐的钱包,发现里面也是只有万元大钞。
  
      这场景,好熟悉啊!
  
      “好吧好吧,公主殿下这么说,身为武士自然不好说什么……”
  
      “不许叫我公主殿下!”
  
      “可你就是啊,还有家纹呢。”
  
      “那是明治维新之后跟落魄武士买的啦!不算数!”
  
      和马直接扶额,原本他以为甘中学姐也就马农家庭,合着是乡下大地主啊。
  
      不过仔细想想,能养出冠军赛马,这得估计得连着很多年坚持育种,一般马农家庭应该做不到,甘中学姐家里的马场规模应该很大才对。
  
      看着两个前辈去点菜了,和马看了眼自然而然的在自己身边占了个座的神宫寺,说:“新怪谈研究会怎么样?有找到感兴趣的东西吗?”
  
      “有。”神宫寺很干脆的回答,“我准备在那边好好读上几个月的书。”
  
      “这样啊。”和马挑了挑眉毛。
  
      “怎么,你想我到剑道部来当经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