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如梦醉清风 > 二十六,醉夜诱仙君

二十六,醉夜诱仙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月朦胧,夜深沉,光暮殿中的酒宴终于曲终人散。
  三坛醉清风当真被喝了个一干二净,那翼宿仙子已然喝得烂醉如泥,堇岚也已是头重脚轻,莲君虽然自持,并未贪杯,却也有些微醺。如今最清醒的,就只剩千洵。
  千洵先将莲君扶上榻去,又唤来“皎若”与朱璧,让他俩扶两位仙子去她房中安歇,还私下对“皎若”嘱咐道:“这三坛百年醉清风大多是她俩喝下的,估计得醉上好几日,这段时日你得时刻守在我房中,以免那云随棹突然回宫来又惹出什么事端。”
  “皎若”睁大眼睛,颇有些为难地说:“醉酒的这俩我倒是不担心,只是……那个朱璧颇有些难缠,若是他在时云师父突然回来,我该怎么办?”
  千洵冲“她”眨眨眼,笑道:“我只知道朱璧碰不得女人,一旦被女人抱住,就魂儿都没了!剩下的嘛,就只能看你随机应变了……”
  “皎若”闻言,还是有些**,一时半会没有悟出个中蹊跷来,千洵便拍拍“她”的肩,丢下一句:“好绯绯,就全靠你咯!”然后转身飘回了光暮殿。
  ----------------------------------------
  千洵迈入寝殿,行至榻边,只见莲君正斜撑着头,和衣侧卧,周身仙气轻笼若冷月清辉,似已睡得有些昏沉。
  莲君清醒时她不敢一直盯着他看,如今他睡着了,方能仔细端详他的脸。唔,这样的一张脸,也难怪那堇岚只看了几眼就被迷了心窍,甚至不惜当场向她这“正宫娘娘”发难。如今连她看久了,竟也有些不想移开视线……但一想到临别时千钧那惊恐的脸与呼喊,她又倏然警醒过来,人间还有她相依为命的血亲,她绝不能任由自己在此沉湎!
  冷静下来,再细细回想今日莲君对自己的表现,想来就算他对她还谈不上有多爱,但至少还是有那么一点在意的罢?嗯,有那么一点在意就够了,至少说明他的心并非是坚不可摧的顽石,还是有一处可以突破的柔软……
  可是,虽然她对男女之事已然熟稔,但在主动引诱方面,却着实没什么经验。
  于是她在榻前左思右想,辗转了半晌,终于咬了咬牙,褪去自己的云裳,仅着一袭锦绣抹胸与薄纱裙,又取下头上的银簪,让如瀑的长发披散下来,尔后鼓起勇气俯下身去为莲君摘掉头上的金冠梁,又解开他的墨色腰带,正欲为他褪去外衫,他却突然微微睁开眼,微醺的慵懒中带着些许警觉,“藤花,你在做什么?”
  千洵心中一惊,但又很快恢复镇定,一脸无辜地说:“我只是想为莲君除去身上的累赘,好让莲君睡得舒服一点。”
  莲君见她酥胸半掩,玉腿在轻纱间若隐若现,不由得心神一滞,想要赶快起身远离,无奈那酒虽然饮时令人感到如沐清风般的飘然,但后劲却很足,最难受的莫过于半醉半醒之间,因此他此时只觉得头脑昏沉,不想怎么动弹,只得翻了个身,背对着她说道:“夜已深,你也快去安睡罢。”说罢就又闭上眼。
  “是,莲君。”千洵一边乖乖地应着,一边为他覆上丝被,然后绕至床榻的另一边,上榻,入被,如小猫一般地偎进他的怀中,甚至还蹭了蹭他衣襟半敞的前胸。
  “藤花,你又在做什么?”莲君只得又睁开眼,低声喝斥,呼吸却不自觉地急促了起来。
  千洵索性伸出玉臂搂住莲君愈发僵直的颈脖,让整个身体如藤蔓一般地柔软纠缠,又将头埋入他的颈窝,羽睫微颤,吐气如兰,“与自家夫君在床上还能做什么事?自然是做该做的事……”
  这句话,听起来有些耳熟……但莲君已无暇去费心思量,今夜那几杯醉清风原本就令他体内残存着几星燥热,加之此时又有美人投怀送抱,厮耳磨鬓之间更是星火燎原,烧得他几欲融化酥软,身躯却又更加僵直起来。
  但是,他怎么能对她……怎么能对她……
  怀中的软玉温香,实则是会令他万劫不复的深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