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日月风华 > 第三三七章 兵变

第三三七章 兵变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暮色苍苍,军营里却是热闹纷呈。
  除夕夜是帝国最盛大的节日之一,刚刚整编的西陵三骑聚集在营中,每个人都分到了酒肉,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虎骑调到樊郡之后没多久,甄郡的狼骑便也被将军亲自带到樊郡,三骑重新整编,满编两千四百骑兵,隶属于西陵都护军,分为左右两骑营,每营一千二百骑,分为十二个骑兵队。
  军制按照朝廷的编制进行改编。
  每百人作为一支骑兵队,设骑兵校尉一名,每十人为一火,设有火长一名。
  左右骑营各设一名骑兵统领。
  原来的虎骑统领袁尚羽和樊骑统领莫苍行为左右两营统领,胖鱼等人却是被将军直接提拔为骑兵校尉,统领百人骑兵队。
  苏长雨作为将军麾下副将,协助将军统领西陵骑兵。
  将军被请去城中赴寿宴,苏长雨自然是留下来坐镇军营。
  难得是除夕之夜,今夜除了负责岗哨的兵士,其他人都是被允许饮酒,只是苏长雨素来不喜欢太过热闹的场合,军营四处喧闹,苏长雨却是独自一人在营中。
  在桌案上铺着一副仕女图,图中仕女手中拿着一只网罩,正在花丛中捕蝶,图中仕女身材丰盈,动作优美,却是一名国色天香的丽人。
  这幅仕女图与帐内长弓大刀的氛围相去甚远。
  苏长雨则是手执狼毫,饶有兴趣地在一张空白的纸张作画,所画内容,虽非仕女捕蝶,但图中女子的衣衫和腴美身段,分明就是捕蝶的女子。
  素来不苟言笑的苏长雨作画之时,唇角却是带着浅浅笑容,神色也是异常柔和,就仿若是看到自己心爱女子。
  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苏长雨立刻将仕女捕蝶图卷起,帐外已经传来袁尚羽声音:“中郎将,卑将袁尚羽求见!”
  苏长雨脸上又恢复以往冷峻的神色,问道:“有事?”
  “我们几个有点小事要和中郎将商议。”袁尚羽声音却是颇为恭敬。
  苏长雨卷起自己作画的卷轴,收起笔墨,这才道:“进来说话。”
  帐门掀开,袁尚羽和胖鱼等数人鱼贯而入。
  苏长雨端坐不动,见到几人入营,问道:“你们几个有何事?”
  袁尚羽和几人对视一眼,才拱手道:“中郎将,有件事情,我们想请教,还请中郎将如实相告。”
  “何事?”苏长雨依然是神色淡漠。
  “中郎将应该知道,宇文老侯爷在大公子的护卫下,前往京都向朝廷谢罪。”袁尚羽缓缓道:“自从老侯爷离开之后,我们一直在忙着整编兵马,老侯爷那边的消息我们一直不知道,敢问中郎将,老侯爷和大公子现在是否安好?”
  苏长雨神色镇定,淡淡道:“你们已经是隶属于都护军,是朝廷的兵马,不再是宇文家的私军,为何还要过问宇文家的事情?”
  “中郎将,我们虽然归属于朝廷,但饮水思源,如果没有宇文家,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们。”袁尚羽身后的宁志峰目光冷厉,盯着苏长雨道:“我们想知道老侯爷现在是否安好,应该也不算太过分吧?”
  苏长雨见得几人都盯着自己,端坐不动道:“我过问的只有军务,对其他事情并不感兴趣,你们的问题,我也完全不感兴趣,如果你们真的想知道宇文老侯爷的状况,等将军回来,你们可以亲自询问将军。”
  “如此说来,中郎将对老侯爷和大公子的情况一无所知?”胖鱼问道。
  苏长雨看着胖鱼,嘴唇微动,却没有说话。
  “中郎将,你是不知,还是知道不说?”袁尚羽脸色凝重:“我们只想要一个答案。”
  苏长雨冷笑道:“答案?袁统领,我说的很清楚了,而你们.....似乎对自己的身份不清楚,是否需要我重复一遍?”
  “中郎将,老侯爷是不是遇害了?”一直没吭声的大鹏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老侯爷被人所害?”
  苏长雨眼角微微抽动,反问道:“你又如何知道老侯爷被害?”
  “如此说来,中郎将是承认老侯爷被人所害?”宁志峰步步紧逼。
  苏长雨微仰脖子,并无说话。
  “听说从京都来了一位监军。”袁尚羽平静道:“不过这位监军做的事情,似乎与他的身份并不相符。”他上前一步,看着苏长雨道:“老侯爷将家中资财捐献出来,是为了让将军有军费用于部署西陵的防御,用以抵挡兀陀人东进的脚步,可是那位裴侍卿似乎将宇文家的所有资财全都运往京都,除此之外,听闻他还盯上了甄家,要将抄没甄家所获钱财也都运走,中郎将,这事是真是假?”
  苏长雨目光如刀,看着袁尚羽道:“袁统领,你今天不像是来和我商量事情。”
  “我们敬慕将军,愿意追随将军与兀陀人誓死拼杀。”袁尚羽缓缓道:“十多年前,兀陀人杀进西陵,屠戮无数百姓,西陵大地上,至今还有冤魂在哽咽。”抬手指向帐外:“中郎将仔细听,应该还能听到他们的哭泣声。”
  苏长雨皱起眉头。
  “时过境迁,可是兀陀人又有进犯的迹象,我们生长在这块土地上,只要还有一丝血性,就绝不可能让当年那一幕重演。”袁尚羽声音低沉,神情肃穆道:“将军重回西陵,我们心里都很欢喜,因为我们知道,只要将军来了,西陵就有希望,在将军的带领下,我们可以和兀陀人殊死一搏。”目光生寒:“如今西陵正是困难之时,可是有人要釜底抽薪,将西陵最后一点血都要吸干净,中郎将,我们很想问,所谓的朝廷,到底是要做什么?他们是否想卷走西陵的一切,然后让西陵百姓坐以待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