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 第六十六章
    一次声势浩大的危机,似乎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小的过去了。
  
      校方最终还是最看重声誉问题,校领导对季雅琪这次的行为非常敏感,找季雅琪的班主任宋老师谈话多次,要求宋老师多做学生的思想工作,加强管理和监督,绝对不许在这么重要的时间段里再出状况。
  
      小宋老师叫苦不迭,只得按着领导的指示,对季雅琪严加看管,季雅琪平时隔三差五的还请个假,晚自习也总借故不来,如今宋老师对这些假条一个也不批了,不但如此,还要求季雅琪每天早起晚归,将过剩的精力全部用在学习上。
  
      反观峰非这边,因事出有因,没再多追究,只让他赔了一个桌子。
  
      受这次事件影响最大的,反倒是海秀。
  
      作为最大的受害者,海秀几乎没被牵累,反而完全被激发起了斗志,从那天开始,整个人精力异常充沛,像只刚进赛场的小斗鸡,浑身充满熊熊战意。
  
      晚上九点,峰非托着下巴,疲惫的看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海秀铿锵有力的背书,心累不已。
  
      “歇会儿吧,宝贝儿。”峰非看看厨房,“你妈妈今天刚送来那么多吃的,你不想尝尝?”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海秀大声道,“一会儿再吃!”
  
      峰非佩服道:“行……你厉害,口干不干?”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海秀摇头,坚强道,“不渴!你还没休息好吗?已经五分钟了。”
  
      峰非叹气,造的什么孽……
  
      “课间还十分钟呢,我在家休息五分钟怎么了?等会儿。”峰非说这话走去厨房,挑了点儿水果,准备给海秀榨杯果汁。
  
      峰非的手机响了,是峰轩。
  
      峰非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洗水果一边道:“怎么了?”
  
      “哦……没事了。”峰非拿了水果刀削皮,无奈道,“你放心吧,这些天他心情好着呢,就是跟磕了药似得,自己要搞什么突击还不行,非得拉着我……”
  
      峰非抽出专门切蔬菜水果的案板,把水果切成小块,道:“你以为那么容易呢?帮我戴个手表,拿着的左手就问问,左手定则是什么?右手呢?右手螺旋定则是怎么判断电流方向的?常有哪几种考法?一般应用在大题里会如何进行引申?”
  
      峰轩那边开着公放,峰非嫂子听见后笑的停不住,峰非笑着打了招呼,道:“吃饭的时候,指着我面前的两盘菜,问我左盘物还是左盘码,唉……别提了,吃个饭都得清醒着。”
  
      峰非将水果放进料理机中,按下开关,拿了个大玻璃杯在底下接着,道:“放心,我俩身体都挺好的……最近是有点累,不过还行,收获也挺大的。”
  
      “嗯知道了,我说他。”峰非笑笑,“没事,也算是有好处,反正也没多少天了,累能多累?”
  
      峰非尝了尝榨好的果汁,觉得不够甜,放了两块方糖,搅了搅,点头答应:“知道了,挂了。”
  
      峰非将手机丢在一边,拿着果汁送到客厅去,落地窗前,海秀坐在地毯上,对着语文课本滔滔不绝,峰非心道你最近说话可是越来越利索了,峰非站在海秀身后,一把将他手里的书抽了出来放在一边,把果汁杯递给他:“喝完了再背。”
  
      海秀点头,抬头将果汁一饮而尽,把杯子放在一边,道:“杯子我一会儿去洗,你也快喝,喝完了默写,这还不到九点半,默写完了正好还能把今天的错题重做一遍。”
  
      峰非无奈,老老实实的跟着默写。
  
      十点半,峰非合上错题本,问道:“行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你先去洗还是我先?”
  
      海秀恋恋不舍,道:“你先吧,我还想把引力那块的题总结一下……”
  
      峰非看着海秀不说话,海秀眨眨眼:“怎么了……啊!”
  
      峰非俯下|身,直接将海秀抱了起来。
  
      海秀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抱着峰非:“做……做什么呀?”
  
      峰非一言不发,将人直接抱上楼,放到浴室门口,问:“你是自己洗,还是我给你洗?”
  
      海秀脸红起来,呐呐:“自己洗……”
  
      峰非冷着脸:“那就老老实实快点洗,洗完睡觉!治不了你了还……”峰非说着话去卧室了,海秀揉揉红彤彤的脸,自己关上浴室的门,乖乖洗澡。
  
      峰非把自己换洗的内裤和睡衣找出来放在一边,坐在床上边玩手机边等海秀。
  
      正值周末,微信群里的朋友都在晒晚上吃了什么,买了什么,一会儿要去哪儿续摊,还有几人找峰非,叫他一起出去玩的,群里何浩估计是喝大了,话都说不利索,跟人语音,说峰非在头悬梁锥刺股,没空出来浪。
  
      峰非笑笑关了群。
  
      等高考结束了,他要带着海秀出去浪上三天三夜。
  
      峰非闭眼假寐,等海秀出来,过了十来分钟,他听见浴室门响了,想要起来,但身上犯懒,不太想动,依旧闭着眼,又过了一会儿,听见海秀穿着拖鞋吧嗒吧嗒走了出来,快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又放轻脚步,慢慢的走进来。
  
      海秀以为峰非睡着了,轻手轻脚的,小心翼翼的打开柜子,窸窸窣窣的翻衣服。
  
      峰非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发现海秀打开的是自己的柜子。
  
      他要换衣服,打开自己柜子做什么?
  
      峰非不做声,看着海秀蹲在柜子前小心翻看,左挑右选,找了一件自己的衬衣出来。
  
      峰非看着海秀有点不好意思的换上了自己的衬衣,又脱了下来,但没放回去,而是放到他的小行李包里了。
  
      海秀明天下午要回家,等周日晚上再回来,那个行李包里,放的都是他换季不穿的衣服,在这边占地方,要拿回去的。
  
      峰非忍笑,海秀这是要把自己的衣服偷渡回去?偷回去干嘛呢?明天晚上穿着睡觉?
  
      海秀把峰非的衬衣藏好,又把装峰非衣服的柜子关好,收拾停当后走到峰非身边小声道:“峰非,峰非?你还洗不洗呀?是不是特别困了?”
  
      峰非揉揉眼,装作刚被叫醒的样子,海秀愧疚道:“哎……算了你接着躺着吧,我去拧条毛巾来?你擦擦脸就睡吧。”
  
      峰非失笑,一把搂在海秀腰上将人往身边带,道:“我至于的吗?还让你照顾我?刚就打了个盹……你洗好了?”
  
      海秀点头:“刚洗完,浴室的地还没擦呢。”
  
      “我去洗,顺便擦了。”峰非起身,“你先睡吧。”
  
      “峰非!”海秀叫住峰非,欲言又止,“那个……我最近总是不让你好好休息,对不起……”
  
      峰非笑道:“我真没多困,真的……呦,这怎么了?良心发现了?终于知道我不容易了?”
  
      海秀想想峰非刚才倚着床头就睡着的样子心疼的难受,道:“都怪我,让你那么累,但是……”
  
      “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峰非低头在海秀额上亲了下,“行了,我洗去了啊,你困了先睡,把灯关了吧,我一会儿在外面吹干头发换好衣服,进来直接睡了。”
  
      海秀点头,一想峰非一会儿回来自己可能睡着了,又舍不得,拉着峰非的手不放开,峰非一笑:“想我了?撒娇呢?”
  
      海秀没说话,犹豫片刻后,侧过身将灯关了,卧室里瞬间一片黑暗。
  
      趁着峰非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海秀抱住了峰非,抬头飞快的亲了亲他的嘴唇。
  
      海秀大为满足,将灯打开了,不好意思道:“好啦,你洗去吧,快点收拾……早点睡。”
  
      峰非失笑,用拇指在自己嘴唇上抹了下,问:“这就完了?”
  
      海秀害羞道:“别说了……快去啊。”
  
      海秀推推峰非,峰非只得往外走,走到卧室门口,峰非舔了下嘴唇,怎么想怎么觉得不上算,他回身,像豹子一般猛地将海秀扑到了床上。
  
      海秀:“!”
  
      峰非左手将海秀两只手腕扣在床上,右手轻轻抚摸海秀的嘴唇,问道:“你刚那是做什么呢?”
  
      海秀脸红过耳,使劲低头,峰非把他的头抬起来,笑道:“问你呢,说话。”
  
      海秀不敢看峰非,小声道:“亲……亲你啊……”
  
      “那也叫亲?”峰非笑笑,“哥教你什么是真的亲……”
  
      峰非低头吻住海秀,没半分停顿,直接将舌头伸进了海秀嘴里。
  
      ……
  
      五分钟后,峰非起身,脸上之前的疲色一扫而空,笑道:“知道什么叫亲了吧?下次就按照我这个标准来,行了,睡吧,我洗澡去了。”
  
      峰非拎起要换的衣服,吹着口哨走了。
  
      海秀捂住大红脸,在床上来回滚动了好几圈,心里无声大喊,害羞死了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