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 第五十一章


    早饭之后两人赶去补习班,刚到教室坐下来,何浩的电话打了过来。

    峰非看看手机,接通了,一边收拾着课本一边问道:“怎么了?”

    何浩兴冲冲的:“干嘛呢?今天有事吗?没事滑雪去。”

    峰非看看教室里的同学,心里无奈,含糊道:“没空,有事呢。”

    何浩不解:“你能有什么事?去哪儿玩了?”

    “没玩儿,别整天瞎说。”峰非看了海秀一眼,低声道,“跟海秀在一块儿呢。”

    何浩幸灾乐祸的笑:“人家上补习班,你跟去干嘛?在教室外面旁听?这心酸的……冷不冷?用不用哥给你送羽绒服去?”

    “你……”峰非想解释,又嫌丢人,烦躁道,“你到底有事没事?”

    “有啊!滑雪去啊!”何浩兴致勃勃道,“顺便再去泡泡温泉,好吧?”

    “不好!跟你说我陪海秀呢。”峰非起身避开海秀,往教室后面走,对着手机话筒低声快速道,“早上起来生气了,正哄着呢,走不开,你自己找别人玩儿去!”

    何浩莫名脸红,脑中联想不断,电话里他也跟着压低声音,犹豫着问道:“你昨晚……干啥了?让他早起生气……”

    峰非一顿,怒道:“玩儿蛋去!”

    何浩也怒了,暴躁道:“不玩儿蛋!何爷爷去玩雪了,你自己在教室外面蹲着旁听吧!”

    峰非挂了电话,转过头来,正看见一个女生坐在海秀身边跟他说话。

    峰非的眉毛瞬间拧了起来。

    “哦,是这样……”

    海秀将女生问的问题解答清楚,女生对海秀笑笑:“谢谢啊,一直不太明白这一点,你基础真扎实,这些都知道。”

    海秀腼腆一笑没说话,女生看了看教室后面打电话的峰非,轻声道:“那个……是你们班的峰非是吧?”

    海秀顺着女生的目光看过去,点点头:“是。”

    女生笑了:“在学校经常看见他,就是不知道他是哪个班的,你俩……关系挺好的?”

    海秀不知该怎么回答,道:“嗯……挺好。”

    女生一直看着峰非,闻言羡慕道:“真不错,我听说他脾气不好,不太好相处,没想到跟你们俩到能这么融洽。”

    峰非和海秀关系如何补习班的同学都看在眼里,在一起补课好几天了,峰非基本上没和海秀以外的人说过话,对谁都爱答不理的,偏偏对海秀半分脾气也没,这个女生亲眼见海秀把上课时昏昏欲睡的峰非推醒,当时她以为峰非肯定要急了,没想到峰非被海秀叫醒后没生气,反而揉揉眼对海秀笑问自己睡了多久了。

    简直跌破人眼镜。

    女生推了推眼镜,试探道:“我听说,峰非有女朋友了,是真的吗?”

    海秀瞬间警惕起来,点头道:“是,是真的。”

    女生十分失望,耸耸肩膀笑道:“好吧,祝福他们。”

    海秀放松下来,女生想了下又问道:“那……他女朋友漂亮吗?你见过吗?”

    “漂亮。”峰非走到海秀身边坐下,低头看手机,“还特聪明,脾气也好。”

    女生光顾着低头说话了,冷不防被吓了一跳,她有点不好意思,对海秀偷偷眨眨眼,抱着课本回自己座位了。

    海秀羞赧道:“你刚才……是说我吗?”

    峰非抬眸,半笑不笑:“你觉得我在说谁呢?”

    海秀低头自己瞎乐了一会儿,然后老实交代道:“刚才那个女生我不认识,她说她知道我,来问我题,我教给她,只讲题了,没说什么。”

    “讲题讲这么半天?”峰非哼了一声,“刚才那也不是讲题吧?”

    海秀看看左右,将手放在峰非胳膊上,晃了晃,讨好道:“没有半天,再说她问的是你啊,她说……觉得你对我很好。”

    峰非刚才已经听见了,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松放过海秀,他勉强满意,继续玩手机,海秀想了下,轻声道:“我今天早上听到你打电话了,大年三十那天,你要去你哥哥家是吗?”

    峰非点头:“是,怎么了?”

    海秀犹豫道:“你要是不太想去,可以来我家的,我妈妈那么喜欢你,肯定愿意。”

    “不了。”峰非笑道,“你跟你妈妈好不容易有时间凑在一块儿过节,我去掺和什么,我去我哥那就行。”

    海秀怪心疼峰非,父母都不在,要去哥哥家过年,自己还不能跟他在一起。

    峰非又玩了一会儿手机,看看海秀失笑道:“干吗这么看我?没事儿,我这么大人了,还用你担心这个?”

    海秀心道我就是担心啊!海秀咬唇,阳历年的时候,峰非跑了那么远来陪自己,今天他父母不在,自己却不能去陪他。

    海秀心中暗暗思量,没再提这件事。

    补习班的一天很快过去了,下午的时候峰非又早退了,老师们本来也不指望他能安心看书,他在这边不影响别人大家老师们就已经满意了,别的都随意,峰非先去百货商店逛了一圈,漫无目的的逛了会儿,买了一顶帽子,还自拍给海秀看了看,然后找了家咖啡店,喝咖啡玩手机,耗到时间后回学校接海秀。

    一起吃过晚饭后去电影院,海秀如愿坐到了想了很久的情侣座。

    正值贺岁档,观影时间还是黄金段,处于海秀意料的,两人周围的座位全是空的,后排边角这些不太好的位置上倒是坐满了人,海秀原本以为是有人来晚了,但直到电影开场灯全关闭后,两人周围的座位,依旧是空着的。

    海秀意识到什么,侧过头,小声问峰非:“咱俩周围的座位……”

    “我都买了。”峰非喝了一口可乐,语气如常,“你不是不愿意在人多的地方呆着吗。”

    海秀看着银幕光下峰非英俊的侧脸,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的越来越快。

    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好呢?!

    峰非看看海秀,失笑:“看电影啊,看我做什么?”

    海秀靠到峰非身边,轻轻抬头,主动亲吻了峰非的脸颊。

    峰非笑了,问道:“亲错地方了吧?”

    海秀脸红了。

    周围并没有人,整个影厅里漆黑一片,海秀的胆子比往常大很多,他顺着峰非的意思,害羞又主动的,第一次的,深吻了峰非。

    一场电影下来,两个人都不太清楚这部电影讲了点什么。

    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电影散场后两个人从电影院出来,心情都好到爆,回家路上,峰非和海秀东拼西凑的一起讨论剧情,查漏补缺,大概串起了主线剧情,明白了反派和主角各自是谁,峰非挺满意,不谈电影,单是海秀刚才的那个吻,就足以值回票价了。

    回到家后峰非还在回味,海秀清醒后倒没后悔,只是受不了峰非那么坦诚直白的描述刚才的事,实在听不下去的时候他就去捂峰非的嘴,峰非纵容的看着海秀,眼中带笑,示意海秀将手松开,海秀顶着一张红脸,可怜巴巴道:“你,你不说了……我就松开。”

    峰非挑衅的看着海秀,下一秒,飞快的在海秀掌心舔了一下,海秀吓得忙松开了手,峰非舔了下嘴唇,嗤笑:“翅膀硬了,还敢威胁我了。”

    “没威胁……”

    海秀说不过峰非,一头扎进被子里,将自己裹起来,峰非拍拍他,笑道:“行了行了,不说了,出来吧,一会儿闷着了,快点儿!”

    海秀只得出来,刚躺好,峰非突然又笑道:“以前没发现啊,你舌头怎么这么软?”

    “啊啊啊啊啊啊……”

    海秀又钻进了被子里,峰非大笑,一边哄着一边把人挖了出来。

    上午一起专心上课,下午海秀自习,峰非去玩自己的,晚上一起吃饭,一起回家,一起看会儿书后再睡觉,虽是补课,但过得比正常上课时都充实,一星期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三十。

    三十这天,补习班的老师们下午盯了半个小时就走了,走之前老师祝大家新年好,说下午的时间随意支配,想留下自习或是回家都可以,并叮嘱大家这边教室一直租用到开学前一天,在家看不下书的可以随时来这边。

    老师走后有两个学生回家了,剩下的还在专心看书,海秀将他和峰非的课本全搬到了最后一排,自己小声的给峰非讲解知识点。

    “我送你回家吧。”讲题的间隙,峰非轻声道,“这都快五点了,再不走一会儿又要堵车了。”

    “不急。”海秀头也不抬,继续道,“讲完这一点。”

    峰非知道海秀是想多陪自己一会儿,笑道:“回来再讲吧,我哥从早上就催我了,哎你不知道,我嫂子做的饭特别好吃,我着急去吃呢。”

    海秀的看了看峰非,心里也知道他是想让自己早点回家,片刻后点头:“嗯。”

    两人收拾好东西,从学校出来后海秀道:“不用送我了,你送我回去,再去你哥那,要绕一个大圈,回来的时候路肯定也不好走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不等峰非说话海秀又道:“你不是说你哥一直催你吗?”

    峰非无奈,点头:“行。”

    两人走到路边拦车,没过半分钟就等到了出租车,海秀看看左右,见没有同学出来,前后没人,往前一步,抱了抱峰非,小声道:“新年好。”

    峰非扫了周围一眼,轻声笑道:“新年好,行了,快回家吧。”

    海秀放开峰非上了车,车开出去几十米,海秀回头看峰非,见他还站在原地。

    直到看不到峰非后海秀才坐好,他心脏跳得很快,指尖发着抖,将刚从峰非怀里偷出来的手机拿出来,他庆幸峰非从不上锁,打开了峰非的通讯录,给峰轩拨了过去。

    海秀尽力让自己不结巴,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告诉峰轩峰非的手机在自己这里,让他见到峰非后告诉他一声,别让峰非以为自己手机丢了。

    说清楚后海秀挂断电话,将手机放进自己书包里。

    海秀回到家时姜喻曼已经张罗了一桌子饭菜了,见海秀回来了满脸笑容,叫他快点洗手吃饭。

    海秀和姜喻曼一起吃了晚饭,两个人聊了不少,姜喻曼见儿子这么爱说话了,欣喜的无以言表,吃完饭后海秀去洗水果,切了一盘水果,又陪姜喻曼说了一会儿话后,片刻后,海秀用峰非手机定的闹钟如期响起。

    姜喻曼蹙眉:“你手机?”

    海秀让自己尽力自然一点,道:“好像不是……我去看看。”

    海秀去自己房间,将闹钟关了,拿着峰非的手机磨磨蹭蹭的走出来,低声道:“这是峰非的手机……不知道怎么的,落在我包里了,刚才是……刚才是他妈妈打过来的,应该是想他了……”

    “哎呀。”姜喻曼知道峰非父母出国的事,皱眉道,“你们怎么这么迷糊呢,他妈妈这个日子联系不上他,得多着急!”

    “是啊。”海秀看向姜喻曼,道,“我能……给他送过去吗?送到后我马上回来跟您过年。”

    姜喻曼想也不想点头道:“应该的,我送你过去。”

    “别别。”海秀忙道,“你累了一天了,别再出去了,我打电话叫辆车,挺方便的,一会儿就回来。”

    海秀很坚持,姜喻曼无法,只得道:“注意安全,送到了马上回来,他要是愿意,一块儿来咱家就更好了。”

    海秀笑笑,抱了抱姜喻曼,姜喻曼久没和儿子这么亲密了,笑着拍拍他:“行了,快去快回。”

    海秀连连点头,穿好衣服带着峰非的手机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