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 第十一章
“这么,这么大了,早……早不算了。”海秀眼神躲闪,“你……你写完了吗……”

    “都抄完了。”峰非低头看海秀,呼吸扫在海秀的脸庞,他笑道,“怎么就不算了?哥年纪不大啊。”

    海秀脸早红透了,着急的想躲,峰非偏偏就是要逗他,峰非两手按在海秀手臂上,没用多大力气就让海秀动弹不得,拼体力几个海秀也不敌峰非,峰非见他着急了,道:“说句好听的,放了你。”

    海秀挣扎两下,额上沁出汗珠,小声结巴道:“说……说什么?”

    “说……”峰非想了下,“你叫声哥,反正我本来也比你大,让你叫声哥你不吃亏吧?”

    海秀莫名的感觉羞涩,低头不想叫,峰非细看他的神色,笑道:“真急了?行了不逗你了,不叫就不叫。”

    峰非翻身坐下,一只手仍不放开,拉着海秀的手腕感叹道:“你说说你……我对你多好,我对谁这么好过?现在让你叫声哥都不乐意……”

    海秀动了动嘴唇,想解释不知该怎么说,嗫嚅半天道:“十……十点了,该睡觉了。”

    “困了?”峰非起身,“我给你开热水器去,我去我爸妈那屋洗。”

    海秀犹豫道:“那晚上……”

    “在我那屋睡啊。”峰非自然而然道,“不然你想去哪儿?”

    这问题中午已经讨论过了,最后不了了之,海秀只能听峰非的,先去洗澡。

    海秀只带了换洗的内裤,洗完澡后依旧穿了峰非的衣服,峰非上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海秀穿着自己衬衫,坐在自己床上看书的场景。

    峰非想也没想,从背后抱住海秀,直接将人压在了床上。

    海秀吓了一跳,蹙眉道:“你又……又做什么……”

    “不干嘛。”峰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想抱海秀,他嬉皮笑脸道,“就想吓吓你,唉对了,你爱看恐怖片吗?”

    海秀摇头:“不爱看……”

    峰非有些兴奋:“你害怕?”

    海秀想了下又摇头:“不是害怕……有的恐怖片,拍的怪恶心的……”

    峰非一想也是,现在的恐怖片纯灵异的少了,多数都很血腥,恐怖其次,都挺麻心的,真跟海秀看这个,能不能吓到海秀不知道,还不够败兴的,峰非放弃用恐怖片吓唬海秀的主意,无奈道:“算了,睡觉吧。”

    海秀钻进被子里躺好,两手平放。

    峰非看着他这样笑道:“用得着这么紧张吗?我是能吃了你还是怎么的?”

    峰非关了灯,外面的路灯亮着,在落地窗上形成了一个柔和的光晕,好似在卧室中开了个小小的夜灯。

    “海秀。”

    峰非精神的很,躺下也睡不着,他侧过身看海秀,突然问:“你以前有过女朋友吗?”

    海秀顿了下轻声道:“干……干什么问这个?”

    “好奇啊。”峰非笑,“问你呢,有过吗?”

    海秀轻轻摇头:“没有。”

    跟峰非想的一样,峰非又问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纯情点的,还是性感点的?”

    海秀仔细想了半天,小声道:“不……不知道啊……”

    峰非好笑道:“这有什么不知道的?你就随便一想,脑子里是谁?”

    海秀依言闭上眼,峰非将他压在沙发上的一幕蓦然跳到眼前,他马上睁开眼,再转头看峰非,莫名心虚,支吾道:“想……想不出来啊。”

    峰非笑了下没说话,海秀迟疑道:“那……你呢?你交过女朋友吗?”

    峰非轻松道:“我现在就有啊。”

    “啊?!”海秀哑然,“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没跟你说过吗?”峰非茫然,“是吗?忘了……她户口不是这边的,高三前就转回她自己家那边了,住校了,不方便联系,不然让你俩见见。”

    海秀片刻后轻轻的答应了一声,峰非自言自语:“她人特别好,实在……挺单纯的,对我特别好。”

    “那……那就好。”海秀翻了个身,背对着峰非,看着窗帘上的光晕轻声道,“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啊?”

    “忘了。”峰非一笑道,“青梅竹马。”

    海秀没再说话,峰非自顾自道:“唉其实她不在这边挺好的,她要是在这,我估计一节课也上不下去,心都得飞到她拿去,哎你说,我现在要是转学,去她们那,这成绩跟得上吗?我可不跟你似得,高三转学还能拿第一,我这要是去了……”

    “不知道。”海秀打断峰非的话,往旁边靠了靠,淡淡道,“可能影响吧。”

    黑暗中,峰非眼中尽是笑意,他轻轻起身,继续道:“真的,我现在整天整天的总是想他,我自己都不明白……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他呢,鬼迷心窍的,就看不得他不好,总想逗他哄他,我都嫌自己婆婆妈妈的,他要是不顺心了,我心里就也不痛快,他要是高兴,我也能跟着傻乐,你说这样是不是特别二逼?”

    海秀生硬道:“是!”

    峰非忍笑忍的肚子疼,道:“我也觉得是,我现在为了他,球都不怎么打了,上课也不睡觉了……校队的我以前那些队友都觉得我让人下降头了,但我还老怕没照顾好他,总觉得我对他不够好,你觉得我对他好吗?”

    海秀心里有些难受,闻言半晌道:“很好了……”

    海秀一直以为峰非对自己已经算是最好了,他想象不到,峰非对他女朋友会有多好。

    峰非有多会哄人海秀是知道的,哄他女朋友的时候,肯定更用心,海秀相信峰非说的,他女朋友肯定是个很好很好的姑娘,那么好的姑娘,才值得让峰非这么喜欢。

    峰非还很有责任感,很有担当……海秀越想越觉得峰非和他女朋友般配,心里更加难受,他往被子里又缩了缩,突然听到峰非在他耳畔含笑道:“还往里缩呢?不怕闷死?”

    峰非替他拽了拽被子,拽不过,峰非索性将灯打开了,再转头看海秀,只见海秀有些凄惶的看着自己。

    海秀嘴唇微颤,声音小到不能再小:“你……真的要转学吗?不能……不转吗?”

    峰非瞬间后悔了。

    “你……”峰非失笑,“傻不傻?我往哪儿转?我骗你呢,我哪来的女朋友?!”

    海秀愣了,几秒后羞愤的躲进被子里,这次是峰非说什么都不出来了。

    峰非哭笑不得,想着海秀刚才的样子忍不住心疼,自悔刚才嘴欠,非要编着玩儿,峰非凑到海秀枕边,笑道:“你一听也知道是假的了,我要是有个女朋友,我放假了还能在这呆着陪你?早跑了,你想想我这一个月,陪谁时间最多?”

    海秀现在一想当然能发现峰非说的话前后不通,但刚才他确实是信了的,海秀越发觉得自己傻,简直蠢的让人烦,海秀将脸埋在被子里,不好意思看峰非了。

    “唉,你是不是真以为我要转学了?”峰非拨弄海秀露在外面的耳朵,轻笑,“难受了?行了我错了,你在这儿呢,我能转学吗?”

    海秀还是不想看峰非,峰非压在他身上,拉扯被子:“生气了?真生气了?”

    “没……”海秀怕峰非误会自己矫情,伸出头闷闷道,“没生气。”

    “不许生我气啊。”峰非揉了揉海秀的额头,“真生气了跟我说,咱不玩憋着的,说开了该怎么着怎么着,你刚不说了么,咱们从小在一块儿,从来没有猜疑。那什么长干(gàn)行里说的。”

    海秀哭笑不得:“是长干(gān)!你就知道干(gàn)……”

    “对啊,我就只知道四声的这个干。”峰非嘴角噙着笑,“真没生气啊?”

    海秀轻轻点头,又不放心问道:“你……真不会转学啊?”

    “真不转,也没女朋友。”峰非笑道,“我刚说的是谁你不知道?老子现在整天哄你都哄不够,还能找谁去?”

    海秀呆呆的回想峰非刚才说的,非常不争气的,脸红了。

    海秀又转进了被子里,这次任峰非怎么说都不出来了,峰非无法,只得连被子带海秀,一起抱着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