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 第八章
周六早晨,海秀推开姜喻曼房间的门,低声道:“妈妈……”

    “嗯?”姜喻曼飞快的打下一串字符,放下手头工作,将笔记本合上笑着看向海秀,“怎么了?”

    海秀抿了抿嘴唇,轻声道:“我,我一会儿能出去一下吗?”

    姜喻曼大感意外,笑道:“当然可以,想去做什么?我陪着你?”

    海秀摇头,小声道:“去同学家。”

    姜喻曼这下更意外了,失笑道:“去同学家?哪个同学?”

    “就……我的同桌。”海秀说着自己也笑了,“刚认识的同学……”

    姜喻曼压下心头惊喜,语气温和:“新交的朋友?”

    海秀轻轻的“嗯”了一声,眼中有一点小兴奋。

    姜喻曼眼角多了些笑纹,笑着打趣道:“是女生吗?”

    海秀忙摇头:“男……男生。”

    姜喻曼一笑:“不错,什么时候出去?妈妈送你吧。”,姜喻曼说着要换衣服,海秀忙拦道:“不不,不用了,他来接我。”

    姜喻曼诧异道:“接你?”

    海秀点头:“嗯,他说他家那边不好走,怕我找不到。”

    姜喻曼这下更好奇了,两个男生在一起玩,还用一个接另一个?

    姜喻曼上午本有点事要去公司一下的,听到这话想了下道:“好,那我切点水果,一会儿人家来了让他进来先吃点东西再走。”

    海秀有点犹豫,这跟他之前和峰非约好的不一样,说好的是峰非来了给他打电话,他下楼一起走,这样……海秀想了下道:“我……我给他打电话,问问他吧。”

    姜喻曼点头:“应该的。”

    海秀回自己房间,拿起手机想了下打了过去,电话很快就被接起了,电话那头峰非声音中带着笑意:“等不及了?我马上到了。”

    海秀听到峰非的声音后不知为何脸红了,他压低声音道:“我……我妈妈想请你,请你上来坐一下,行……行吗?”

    电话那头峰非停顿了一秒,随即轻松道:“当然行啊,怎么着……你原本不打算稍微招待一下我?”

    同一时刻,海秀小区楼下,一辆刚驶进小区的车中峰非摘了墨镜,飞快的转向,一边开车一边和海秀讲电话,“你妈妈喜欢什么?”

    电话那头海秀显然愣了,傻傻道:“喜欢我。”

    峰非噗嗤一声笑出来,他一心多用,在沿街店扫了一圈,眼中一亮,将车停靠在路边,拿钥匙下车关门,继续道:“除了喜欢你呢?鲜花里面她最喜欢哪种?”

    那边海秀道:“白色绣球,你……你问这个做什么?”

    “不做什么。”峰非轻声一笑,“十分钟后我就到了,先挂了啊。”

    峰非对鲜花店的服务生道:“一束白色绣球花,包简单点。”

    十分钟后,海秀家的门如期响起。

    “哎呀。”姜喻曼看着峰非递给她的花不过意道,“怎么这么客气?还要花钱。”

    “没花钱,自己家里种的。”峰非笑容干净,“以前就听海秀说您喜欢绣球花,正好家里种了点,没什么别的可送,就剪了点带来,阿姨好。”

    姜喻曼含笑看向海秀,对峰非笑着招呼道:“快坐,吃水果,海秀去给你同学拿点饮料,我去找个花瓶把花插上。”

    姜喻曼给花装瓶,海秀不可思议的看着峰非,道:“你,你怎么……”

    “我怎么了?”峰非挑眉,压低声音道,“我还没说你呢,也不提前跟我说,一会儿再跟你算账。”,峰非不知道还要上楼,根本就没见姜喻曼的准备,没带礼品就算了,他还是开车来的,要让姜喻曼知道了必然不放心,刚才买过花后峰非就没再开车,一路走过来的。

    海秀还是反应不过来,诧异道:“花,花是……”

    峰非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回来再说,峰非吃了两块火龙果,道:“作业做了吗?”

    海秀点头:“昨晚就做好了。”,想着今天要去峰非家里玩,海秀早早将作业赶了出来。

    “这么快?”峰非抬抬下巴,“带上都带上,我晚上抄。”

    海秀蹙眉:“又抄……”

    “啧……”峰非无奈,“只抄语文,行了吧?”

    这倒还行,但为免峰非真的做不完,海秀还是去将所有作业都打包带好了。

    “海秀呢?”姜喻曼将花处理好出来,歉然笑道,“这孩子,怎么让你自己在这。”

    峰非一笑:“没事,他……他去收拾课本了,说晚上想一起复习。”,峰非诚恳的看着姜喻曼,“可以吗?我刚还问他呢,您能同意他在我们家过夜吗?”

    姜喻曼意外道:“过夜?”

    “对啊,他还没跟您说吗?”峰非脸不红心不跳,“去家里后一起吃午饭,午饭后打电动,晚上一起看会儿书,明早天气好的话,可以打会儿球。”

    峰非笑了下:“就怕您嫌耽误他的学习时间了。”

    “怎么会。”海秀若真的能跟同学一起这样正常的交流玩闹,耽误再多学习时间都是值得的,姜喻曼求之不得,但还有些顾虑,“我们家海秀,从小有点内向,我就一直担心他……也是我管他太严了,弄得他一直没什么朋友,真是……”

    峰非明白姜喻曼是怕自己知道海秀的病,道:“是有点内向,我偏外向,不过我们还挺投缘的。”

    峰非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衬衫,搭配米色宽松休闲裤,脚上穿着擦的干干净净的滑板鞋,让人觉得既温暖又阳光,跟他说了一会儿话后姜喻曼对他好感倍增,想了下答应道:“好,你们俩玩的开心就行,就是太麻烦你爸爸妈妈了。”

    峰非心道他俩都不知道家里来人,还真麻烦不着,峰非面上如常:“您客气了,说不上麻烦。”

    说话间海秀出来了,峰非起身道:“收拾好了?”

    海秀点头,不等他说话峰非对姜喻曼道:“那阿姨我们先去了?”

    姜喻曼满口答应,笑道:“替我向你父母问好。”

    姜喻曼看向海秀,温柔问道:“去人家家里要懂事点,该叫人叫人,该问好问好,你看看峰非,跟人家学学。”

    峰非笑低头一笑,海秀低声答应,姜喻曼还要给峰非父母带东西,峰非忙道:“您别麻烦了,我俩做地铁过去,拿太多东西也不方便。”

    姜喻曼还有些不放心,又叮嘱了海秀半日才放两人下楼。

    下楼后峰非轻轻松了一口气,正要说什么时海秀突然道:“坏了!我……我忘了带地铁卡!”

    “忘了就忘了。”峰非还以为什么事,“以为你要拖到最后才跟你妈妈说呢,早上主动说的?”

    海秀点头:“我……我妈妈同意的。”

    “看我这么可靠,当然同意。”出了小区后峰非拿过海秀的书包自己背上,“站在这别动,等几分钟我把车开过来。”

    峰非家有些远,峰非怕海秀无聊,等红灯的时候将后座的包拿过来递给海秀,道:“包里有我的平板,无聊自己玩儿会。”

    海秀拿出平板,看着屏幕上两人的合照震惊道:“这……这什么时候照的?!”

    屏幕里海秀趴在桌上睡着了,峰非在他身后坏笑着用手在他头上比了个兔子头,应该是在午间拍的,照片中光线温和,两人身后窗外的法国梧桐树冠一片金黄,竟有点硕果累累的感觉。

    “你那天中午睡着了。”前面车动了,峰非启动车子,“怎么样?我拍的不错吧?”

    海秀笑了下没回答,打开网页看平板。

    峰非侧过头看他,看着他抱着自己书包低头玩平板,车厢中静谧温馨,莫名有点岁月静好的感觉。

    “李……李白……”

    峰非茫然:“啊?”

    “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表现其……其蔑视权贵思想的诗句……”海秀找到高考题库,认真的从第一页开始问起,“是哪一句?”

    峰非闭了闭眼,心里原先那点温情彻底散去,只剩家国天下的悲壮和心系百姓的凄哀,他超了前面一辆车,面无表情:“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海秀欣喜道:“上次月考你错了的,终于……终于记住了,下一题,杜甫,杜甫在……《登岳阳楼》中,由个人身世转写国事危难,感伤涕零的诗句是……”

    峰非咬牙:“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涕泗两个字怎么写的?”

    “三点水加一个弟弟的弟,一个一二三四的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