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杀手俏妈咪 > 001 噩梦伊始 一

001 噩梦伊始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要!”一声女子尖锐的喊叫打破了夜的宁静。原本沉寂黝黑的月白色别墅顿时亮如白昼。
  
      童悠意惊恐的瞪大眼睛,望着黑暗中伏在她身上的人影。暗夜里,一点亮光都没有,就连星光都被乌云遮住,在一片乌黑中,她只是感觉到男子炽热的气息一下一下的喷在她的脸上,身体上传来一阵阵的痛。
  
      “你是谁?是谁?救命啊救命啊!”尖锐的疼痛之后,十三岁的童悠意迅速的反应过来,伸出瘦小的手臂,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
  
      可是男人却肌肉紧绷,轻轻的逸出一声轻吼。
  
      “娜,娜……”男子呓语着,温柔的伸出大手拍着她的脊背,“我爱你,娜!”他没有离开,而是细细的吻着女子因为惊恐而逸出的一颗泪。
  
      “我不叫娜,不叫!我叫悠意!”女孩惊恐的哭喊着,双手下意识的怕打着男人,想要将他推开,男人却将她抱得更紧。
  
      “你终于是我的了……我们结婚好吗?”男子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是喃喃的低语着,大手缓缓的在她身上游移。
  
      “救命……妈妈……”女孩猛然尖锐的大叫起来,恐惧让她丧失了理性,她狠狠的捶打着男子的肩膀,一下一下,趴在他身上的男子仿佛吃了一惊,意识微微的有些清醒,他想要撑起身子,却砰的一声从她身上摔了下来。
  
      房间里的灯一下子全部打开,一个男人担忧的声音响起来:“小意,你又乱跑——”男子的声音嘎然而止。
  
      “爸爸?”完全被吓傻的女孩冷冷的望着跑进来的男人,来不及遮掩赤露的身体。
  
      “小意,你竟然竟然……”中年男人指着房间里的场景说不出话来。
  
      凌乱的席梦思床上,很鲜艳的一抹红色绽放如妖异的罂粟花,十三岁的女孩张着一双惊恐的双眸,赤身裸体坐在床上,床下躺着一个意识迷糊的男人,时髦微蜷的棕黄色发丝,性感优美的健硕身段,眯着一双略带忧伤的紫罗兰双眸透着宛如罂粟般的致命吸引,而此刻因为某种浓烈的情欲渴求,使它们看上去更加危险,也更加迷人!
  
      ※
  
      刚过完新年不久,进入了春天,但是似雨非雨的奇怪天气,这几天来一直笼罩着d城,今天也不例外,阴霾沉闷的天空,压抑着人心中苦闷,天际朵朵乌云如墨,围绕着殷红的落日,风晕一圈一圈,慢慢向天边扩散。猛然,挟带着一丝春寒的冷风在空旷的山地上盘旋了几圈,卷起蹒跚步行的瘦弱女孩的红色毛衣外套,女孩用力的按住,转眸望望身旁黑脸的男人,犹豫了许久,搓了冰冷的小手怯怯的开口:“爸爸,只要去给那户人家端盘子就可以赚到弟弟的手术费吗?”
  
      男人四十多岁的年纪,可能是常年吸烟的原因,牙齿呈现恶心的土黄色。他咧唇,笑笑:“那是,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呢,是那家老爷子五十大寿,人手不够,不然,你年龄这么小,怎么能赚到那么多的钱!”男人说完,催促着女孩赶紧上山。
  
      女孩兴奋的点点头,漆黑的双眸宛如星辰一般,明亮而清澈。束的高高的马尾轻快的甩在脑后,但是家庭的艰难与困苦,让她看起来比其他的十三岁女孩要早熟上许多。她乖巧的跟在男人的身后,沿着青石板的甬道慢慢的爬上山坡。天色渐渐的暗了起来,前面的灯光点亮了她心中的明灯。
  
      只要做侍应生一晚,就可以筹到弟弟做手术的费用,老天对她真的不薄!
  
      洛家的月白色的别墅伫立在d城的最南端,背靠青山,面临一大片波平似镜的清澈湖水,坐西南方,大门向东北,面湖水,取自“广纳财源,永葆安康”之意,据说是难得的风水宝地。事实上,洛氏集团的繁荣也似乎印证了这一点,洛荆南,五十岁,洛氏集团董事,旗下的资产上千亿,事业做得很大,而且坐享齐人之福,大小两个老婆,各为他生有一子,大儿子洛南风,二十五岁,洛氏集团总经理,为大老婆白茹所生;二儿子洛北辰,二十岁,一个月前刚刚从美国哈佛修的双学位归来,现下任部门经理帮助老爷子打理广告公司的生意。
  
      这些都是童悠意在进入这栋大的离谱的别墅之后,迅速的从别人的口中的得知的。她垂眸,小心翼翼的端着手上的托盘,十三岁的身体已经开始发育,裹在素雅的旗袍里也是亭亭玉立。她在那些尊贵的客人们中间松弛有度的穿梭着,微笑面对每一位客人,那可人的笑容宛如绽放在暗夜中的蔷薇,却没有人观赏。
  
      洛荆南五十大寿,请来的都是d城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男士个个西装笔挺,身价不菲,女士精雕细琢,环肥燕瘦,每一个人都虚伪的微笑着,客套着,又怎么会注意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侍应生。
  
      花园一角,挽着发髻,身穿性感晚礼服的大夫人白茹将男人拉到了一旁:“你说的就是她?”她一指大厅中辛勤工作的悠意,眸光中含了一丝的鄙夷。
  
      “是是!”悠意的继父刘大川忙不迭的点头哈腰。
  
      “女孩模样长的倒不错,只是可惜了!”女子阴冷一笑,将一叠钞票放在丢在男子的脸上,“这是五万块,只是定金,今晚你与她都留下来,给我演一场好戏,事成之后,余下的十五万我会让人打到你的账上!”
  
      男子赶紧点头,笑容猥琐而冷漠。
  
      “诸位!”别墅的主人——洛荆南,缓缓的走到台上,双手举起,示意大家都安静一下。
  
      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悠意也停下了穿梭,满足的抿了唇笑笑,将身子靠在桌边上稍微做下休息。
  
      洛荆南,五十岁,据说是黑道背景起家,却温文尔雅的像一名儒士,浅灰色的西装,戴了一副金框眼镜,站在大厅的高台上,缓缓的放下双手,交握在胸前:“多谢各位的捧场,帮忙之中参加这个寿宴,为我这个老头子祝寿,在这里,我正好要宣布一件事情,来,辰……”他挥挥手,从人群中步出一位年轻的男子,他一出现,便引得在场的女士尖声尖叫起来。
  
      男子很美,微蜷的棕黄色发丝,浪漫风情的紫罗兰眼眸,纵然不笑,也仿佛饱含了无边的春意,妩媚灵动,高挺的鼻梁,性感红艳的薄唇,最令人尖叫的是那足可以媲美西欧明模的修长身材,站在一米八的洛荆南身旁,还足足的高出十公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