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 第3276章 拿她换钱

第3276章 拿她换钱

    金娥遭了这一番打骂,僵在地上吓住了。
  
      这当口,先前拦着不给杨若晴他们开门的那个妇人,也就是金娥的二嫂,已经去外面喊了金娥的二哥过来。
  
      跟着这两口子一起过来的,还有金娥的大哥大嫂。
  
      “啥情况?妹子咋坐地上?”
  
      金娥二嫂赶紧咋咋呼呼的叫着,冲了过来将金娥从地上拽起来。
  
      金娥如同找到了主心骨,拽住她二嫂的袖子哭着道:“这帮人,过来帮小琴那个浪蹄子出气的,上来就打我骂我,二嫂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金娥的二嫂转身对杨若晴这边怒目相对:“好哇,真是无法无天了哈?这里是左家湾,不是你们长坪村!”
  
      “你们要撒野滚回长坪村去,这里是老娘的家,滚,都滚!”
  
      金娥二嫂仗着自家男人在,胆子肥了,以至于都忘记了先前杨若晴抵住院子门她使出吃奶的劲儿都推不开的事,竟然还妄想上来推杨若晴几个出屋门。
  
      杨若晴身形一侧,妇人压根就碰不到她。
  
      妇人恼了,抄起边上的鸡毛掸子就要来抽杨若晴,骡子和玉喜两口子看到正要过来拦,杨若晴手臂抬了下。
  
      那根鸡毛掸子顿时就到了杨若晴的手里,“咔嚓!”
  
      她眼都没眨一下,鸡毛掸子直接就被折断成两截,再被她扔到妇人的脚边。
  
      “事关小琴的生死,你要是助纣为虐,下场就是这鸡毛掸子。”
  
      许是杨若晴的语气太冷,又许是她的眼神太过狠厉,让今妇人看到了腾腾的杀气。
  
      妇人长这么大就没看到这样的眼神,她缩了缩脖子,赶紧躲到了他男人背后。
  
      “你个死鬼,瞅着别人欺负我,你也不搭把手。”妇人一脸的哀怨。
  
      男人皱着眉头,“你们到底在搞啥?我咋听不明白?”
  
      边上,金娥的大哥大嫂也是一头雾水,“金娥,二弟妹,你们两个不是说外甥媳妇受不了寡,跟人跑了吗?”
  
      “这长坪村的人找上门来要人,到底咋回事啊?”金娥大嫂故意这么问。
  
      哼,她才不是真的关心那个外甥媳妇呢,而是看不惯这个小姑子金娥。
  
      每次一回娘家就往二房这边跑,有啥东西都是往二房这边送。
  
      去年腊月送年节礼,二房的东西也比他们大房多。
  
      这趟回来,听说私下里给了二房二两银子呢,大房啥都没有。
  
      就要把事情给搅和起来。
  
      想到这儿,金娥大嫂又扬声道:“前几日我这小姑子就带着两孙女回娘家来了,说是长坪村的屋子年久失修要在这里暂住一阵子。”
  
      “当时我瞅着外甥媳妇小琴就没跟一块儿来,我还纳闷了呢,两个这么小的孩子都来了,亲娘不跟过来,这哪里放心啊?”
  
      “金娥还跟我说,说外甥媳妇跟人跑了。”
  
      “我当时就不信啊,小琴那么好的一个女子,温柔贤淑,勤快亲和,”
  
      “我喜欢得不得了呢,打死都不信她会真的那么狠心,搞了半天原来这里头还有这么多猫腻啊?”
  
      “金娥,今个当着你大哥二哥的面,你真的要老实交代清楚到底咋回事……”
  
      “还有二弟妹你也甭跟着添乱,除非你晓得内幕,也参与了!”
  
      这大嫂的一番话,如同镇妖符直接镇住了金娥和金娥二嫂。
  
      金娥梗着脖子,虽然不再闹,但打死都不松口。
  
      金娥二嫂眼珠儿骨碌碌的转。
  
      杨若晴对大丫头使了个眼色,大丫头很机灵,“大舅爹饿,二舅爹,求求你们救救我娘啊,她被坏人抓走了……”
  
      大丫头砰的一声跪下来,给两个舅爹磕头。
  
      两个舅爹面面相觑,不晓得该咋办,这事儿闹大了可就是家丑外扬了,要不要现在听?
  
      犹豫的当口,金娥大嫂直接过来抱住大丫头,柔声哄着道:“大丫头莫怕,两个舅爹会为你做主的,还有大舅妈呢,你晓得啥都说出来……”
  
      大丫头便把先前的话再说了一遍。
  
      听完,两个舅爹脸色都变了。
  
      金娥大哥黑着脸质问金娥:“大丫头说的是真的?外甥媳妇当真被抓走了?你咋回来也不说?”
  
      金娥梗着脖子,“抓走就抓走呗,少一张吃饭的嘴,是好事!”
  
      “不是抓走的,是卖,我瞅见那两个人给我奶奶银子!”大丫头又喊。
  
      “我奶奶还分了银子给二舅奶奶!”为了救自己的娘,大丫头豁出去了。
  
      这番话,如同炸雷,一屋子的人除了金娥和金娥的二嫂,其他人全震惊了。
  
      金娥的大舅妈站起身来,冷笑着看着金娥和另一个妯娌。
  
      “怪不得这几日看你们家吃香的喝辣的,昨日二弟妹还去镇上给二弟扯了一套新衣裳,”
  
      “搞了半天,原来是用的卖外甥媳妇的银子啊?呵呵,有本事……”
  
      金娥的二嫂涨红了脸。
  
      金娥二哥直接抬手给了二嫂一巴掌:“你个没出息的,这种钱也要?那衣裳老子不要了!”
  
      然后他气得背着手就出了屋子,妇人看到男人恼了,急了,赶紧跟在后面跑出了屋子,去堂屋里赔罪解释,顺便为自己开脱去了。
  
      这边屋子里,金娥大哥冷着脸子看着金娥:“你咋能做这种缺德事?你对得住大平不?”
  
      金娥大嫂道:“外甥媳妇不多言不多语的,春天的时候还给我和她大舅做了新鞋子,多好的一个媳妇,给你养老送终,你真狠心!”
  
      金娥梗着脖子道:“她好个屁!当初旺福进大牢,就是她去告密的,吃里扒外的东西,我恨不得她死!”
  
      谈到旺福被小琴‘陷害’这事儿时,金娥五官扭曲,咬牙切齿,面目狰狞。
  
      金娥大哥大嫂则是一脸的嫌恶。
  
      旺福就不是个东西,跟金娥回左家湾来走亲戚,就调戏大嫂。
  
      金娥大哥还跟旺福打过一架呢!
  
      “别提旺福了,埋汰人的东西!他进大牢是活该,是报应!”金娥大哥道。
  
      “也就你瞎了眼,把他当块宝,还为了他那一坨牛粪来迁怒小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金娥大哥又问。
  
      金娥翻了个白眼,“管她多好多坏,既然嫁来了我们家,生是我们家的人,死是我们家的鬼。”
  
      “婆婆要媳妇去死都天经地义,我都没让她去死呢,不过是拿她来换几两银子使使,有啥大惊小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