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重生之逆流人生 > 第二十八章 井底的青蛙

第二十八章 井底的青蛙

不想错过《笔下文学》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也许几天前大家坐在一起还能称兄道弟聊的很好,但是几天后环境变化了以后,大家也就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了。
  
  这种事儿就像是同学会一样,当初一个班里的同学虽然有的学习好、有的是班干部、有的长得帅受欢迎,可实际上大家坐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也不会有人过于巴结谁。
  
  但是当若干年后同学聚会的时候,那么一切就变了。而那些有钱有势的说起话来都牛叉很多,而那些半吊子也开始愿意放下所谓的尊严去捧臭脚,至于那些混的不好的同学,无论当初在念书的时候,你人缘有多好,此时只能默默地听着,偶尔还得应景的说几句好听的话。
  
  这也许就是中年人的无奈吧!
  
  至于李斯这一批分到2厂的大学生,一个礼拜前,大家还坐在一个教室里学习,时不时的还能出去喝顿酒、聊聊天,可是当走上工作岗位后,仅仅两天以后,大家的差距也就拉开了。
  
  在大家看来像邢飞这样有背景、有关系,而且还很上进的人,以后一定是宏图大展,而且一飞冲天。
  
  而像大个、常远这些人,虽然没有太大的背景,但是好好混以后也能有机会和邢飞坐在一个桌上吃饭。
  
  反倒是在他们当中最上进、能力最强的曲文,却因为身份的原因,在大家看来,却是一文不值了。
  
  这也就是整整一晚上,如今已经单身了的李婷,和桌上所有的男生都套了会儿近乎,唯独没有搭理曲文。而弄出一副把友情看的比什么都重模样的大个,最后醉醺醺的提出,以后吃饭不要再叫上曲文的原因。
  
  这种事,在油田工作,或者在体制工作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只不过对于这样的事儿,大家多多少少就有些麻木了,甚至被瞧不起的这些工人也认为:我们这一辈子就是工人的命,没有机会了,认了得了!
  
  即使有一部分人,暂时还不服输,但是经过了几年、几十年的不公平待遇,以及长期努力得不到正确的回报,他们也就慢慢的放弃了,这样的人生其实很可悲,但是很多人终其一生却改变不了。
  
  李斯前辈子就是因为在号子蹲过了几年,所以他无论怎么努力,无论对人多么谦和,但是谁也不会给他一个所谓的机会,甚至不少人都躲着他,生怕他哪天会继续做一些坏事儿。
  
  只有经历过被人歧视、只有经历过不公平待遇的人,他们才真正的明白,这个世界上公平与尊重到底是何等的重要。
  
  所以当大个醉醺醺,同时有些傲慢的指着喝多了的曲文说道:下次吃饭别叫曲文了,他就是一个工人,和我们也不是一个层次的,我们在一起聊工作,他也插不上话,还不如不带他呢。”
  
  早就看不惯的李斯,一脸认真的说道:“下回也别叫我了,我也和你聊不到一起去!”
  
  李斯的话一说完,屋里的人多少有些尴尬了,尤其是大个本来就有些*的脸,此时涨的跟红苹果一样。
  
  大个这人倒不是什么坏脾气,平时也会办事儿,但是李斯直接来了这么句,再加上周围还有他惦记的李婷,他就有点儿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了,随后红着脸道:“李斯,你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看不上我啊!我也没针对你,你说这话瞧不起谁呢啊?”
  
  常远和大个是同学,而且和李斯走的也挺近,虽然他也觉得大个说话过分了,但他却多少觉得大个说的也是那么个道理,所以当李斯直接翻脸的时候,常远多少还是有点儿傻了眼。
  
  但这个时候,他赶忙凑过来道:“都少说两句吧,今天都多喝了两杯,就当啥也没发生,过去算了。”
  
  “是啊,李斯,今天大个确实说话不中听,我给他道个歉,你也别当回事儿,以后还是朋友。”邢飞这时候也笑着说道。
  
  邢飞这种人就是,虽然骨子里是瞧不起曲文的,而且也没想和对方有什么过多的联系,但是邢飞却绝对不会做出忽略对方的事儿。
  
  对于邢飞来说,一切和和气气的,那才是做事儿的本分,所以当大个突然冒出了那句话时,邢飞多少是不大高兴的。
  
  邢飞总觉得这个李斯似乎有所背景,而且李斯身上那股子上位者的气息,也让他一直都感觉猜不透,所以他是想结交李斯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大个和李斯发生了争端的时候,邢飞并没有站在大个的那一边,反倒是替大个说起了好话。
  
  “邢飞,我没别的意思!我和曲文也是刚认识的,我和他的关系其实和你们一样。但是我这人有什么说什么,人啊,别把谁看低了、也别把谁看高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别把话说死了!还有大个,我送你一句话,别以为自己现在当了个小干部就以为了不起了,在外面你屁都不是。”李斯说完这话后,扶着已经喝醉了的曲文就往外走。
  
  而这个时候大个被李斯气坏了,就试图上去动手,结果邢飞一把就拽住了他,曲文这时候也说了几句好话。
  
  可说也没想到的是,在大家眼里一直都不怎么爱说话,而且性格挺温和的钱斌,临走前竟然朝着大个吐了口痰,随后转身就跟着李斯走了。
  
  “邢飞,他们俩什么意思啊!我说什么了啊,他们至于这样吗?”李斯、钱斌带着曲文前脚一走,坐在凳子上的大个,就气急败坏的说道。
  
  “大个,这事儿不是怨你吗!咱们好好吃顿饭,你没事儿背后说人家曲文干什么啊!人家混得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是瞧不起他,你就少接触,至于当着人朋友的面说那些废话吗!”邢飞把眉头一皱,随即说道。
  
  “曲文本来就啥也不是,我说句怎么了啊?他就是一个工人,以后就算是往死里干,也还是一个工人,我说的有错吗?我们本来就不是一类人,凭什么要往一起凑啊!”大个这时候依旧不依不饶道。
  
  “我倒是觉得大个虽然这话不该说,但是李斯、钱斌也过了,这以后还怎么当朋友啊!我看李斯就是个穷屌丝,这辈子都上不得台面了,意气用事。”李婷这时候跟着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