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随身空间之生于1958 > 第 16 章
安懿淑听得一头雾水,这么普通的镯子居然是钥匙?
  她脑海里倏然闪现她妈刚开始时的话,在结合她妈见她凭空变出东西也并不惊恐,一个大胆的念头冒了出来。
  不可能吧?!空间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再说了,这又不是批发的,哪有那么多?就算有,怎么可能都被她遇上了?!安懿淑被自己的脑洞惊得无语了。
  她拍拍受惊的小心脏,又忍不住疑惑。
  她妈出生钮祜禄家,她就算是个历史废,也能从各种清穿文中了解到是个怎样的存在!
  还有,听她妈的意思,从她母亲的母亲……起就一代只有一个闺女。古代没有孩子的妻妾啊……还挺惨的!
  就算是老来女,也有十代了。这十几代人的嫁妆可不是小数目,藏起来不可能没有蛛丝马迹的!
  安懿淑双手颤抖的拿着手镯,突然觉得这看似普通的手镯也挺沉的,沉的她都有点拿不稳了!
  她又拿出颤抖的食指伸到嘴边,嘴里露出尖尖的小虎牙,使劲一咬。安懿淑瞬间流出了眼泪,真疼!
  她赶紧取出流着血的手指,按在了手镯上!
  “……”安懿淑看着没有丝毫变化的手镯,懵了。
  难道猜错了?不对呀,这手镯能世代相传,不可能是灵魂绑定。她妈半辈子都没发现,不就是说要滴血认主才行嘛?
  难道是血不够多?安懿淑正考虑着是不是要再多滴点血,就被她妈一下子捉住手腕,还没反应过来呢,食指尖就传来一阵温暖。
  “我的傻闺女哎,就算是想不明白也不能自残啊,这得多疼啊!”朗玉邱瞧着自家闺女居然傻兮兮的就咬破手指头,心疼极了,“来,妈妈给含含。”
  这可是食指连心呐!得多疼啊,她闺女打小就养的精细,还从来都没受过这份罪呢!
  安懿淑无语了,她不是在给手镯滴血认主吗?她又急忙向她妈解释。
  等母女两沟通好,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了。
  “怎么样啊阿宝,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朗玉邱紧张的等了会,就迫不及待的发问。
  她闺女那么聪颖,她很希望她能够参悟手镯的秘密。这倒不是她想要里面的东西,她是希望她闺女以后能多一条退路。
  在她看来,空间虽然不是无所不能的,但至少能让人一生无忧不是。
  她这也是有根据的,因为朗玉邱的先祖们,可都平平安安的活到老的。
  “没有呀,除了肚子有点饿了。”安懿淑也挺纳闷的。按理说不应该啊,人家各种文里的女主就是滴了血,空间就出现了啊,到了她这里咋就行不通了?
  难道空间也有保质期?它还规定了最多有几任主人不成?还是说,这根本不是空间?!
  “唉!没有就没有吧,反正咱家也不愁吃喝的。”朗玉邱也不抱希望了,她安慰着闺女。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她这时忍不住就责怪自己,咋就这么和闺女说了呢,现在啥也没有,她闺女得多难过啊!
  安懿淑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她原来就有一个空间,倒不是贪心的还想再要一个,只是这好东西哪里会嫌多啊,这时候只是有点失望。
  人呐,就是不能太自以为是了。
  空间那么稀有的东西,哪里是人人都能得到的,自己都已经有了一个了,不能再贪心了。
  朗玉邱见闺女调整过来了,心里也松了口气。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她真怕她闺女就这么一头主钻进了牛角尖。
  “阿宝你在这儿玩这,妈妈去瞧瞧你奶奶。”朗玉邱不放心老太太,有些药她没用过,还不知道效果呢!
  安懿淑摆正好心态,就缠着她妈问各种问题,比如她外祖母的事迹什么的,当然,她问的多是一些八卦。
  朗玉邱坐在炕上,给她解答着,有时候答不上来,老太太就补充。
  老太太自从儿媳妇怀孕,已经很久没有回忆过以前的事儿了。
  这会儿听到孙女问起,磅礴的记忆向她涌来,老太太打开话匣子,絮絮叨叨的给孙女讲着。从小时候的府邸后院,到她民国时的十里洋场,再到后来的抗战,颇有种停不下来的趋势。
  安懿淑直到她妈去做晚饭,奶奶也睡下了,还听得意犹未尽。
  到这时她才知道,她奶奶居然留过洋,还是民国名媛!
  安懿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她被奶奶描述的震撼住了,她得泡点茶压压惊!
  安懿淑正想去喝口水,她手里就出现了一包茶叶,还是大红袍!
  不对呀,她前世可没有屯茶叶在空间里呀,那这茶叶哪来的?
  安懿淑心里隐约乏起了一点点兴奋,她猜到了某种可能,但想到刚刚的乌龙,只能把这股兴奋压下去,打算确定了在告诉她妈。
  安懿淑拿着玉手镯瞧了瞧,还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同。
  对了,她可以用精神力啊,虽然外面不行,但她可以进空间去查看啊!
  想到就干的安懿淑立刻回来自己的房间,还插上了门。
  她不是要防着谁,只是不想待会她妈到处找不着她,插上门她妈就知道她在家里,不用四处找她。
  安懿淑进了空间,用精神力仔仔细细的检查着,生怕错过了一丝一毫的异样。
  在精神力的作用下,玉手镯的内部完全呈现在她眼前,她“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安懿淑打算放弃的时候,她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玉手镯中间有一个豌豆那么大地方是的空的。精神力接触到后,仿佛进入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这个空间类似于一个地下室,四四方方还挺大的,安懿淑估计长宽高至少也有十米,她用精神力有往里面探去,里面乱作一团。
  最下面是占了空间一半的各种大小不等的箱子,有紫檀的、红酸枝的、黄花梨的……
  再往上是各种成堆的皮毛,紫貂皮、虎皮、狐皮、鼠皮,还有各种绸缎、绢、纱、绫。
  最上面是各种折叠整齐的成衣和旗袍,清朝的,民国的,男女老少都有,各种样式,精致漂亮。
  安懿淑目瞪口呆的瞧着里面的一切,她先祖们究竟都是些什么人啊!这么大一个空间,居然全都装的满满当当!
  安懿淑好容易回神,就开始用精神力把东西全都拿了出来。
  就凭着这手镯能当嫁妆,就说明这手镯能够在前任主人活着的时候易主,那这些东西放在手镯空间里也就并不安全,她得把东西都拿出来,万一手镯丢了,她找谁哭诉去?
  安懿淑先把衣服皮毛啥的都放进了她的小别墅的卧室里,没办法,只有这间卧室是空的了。
  安懿淑发现玉手镯空间里的时间与外面相比,只是流速极慢,并不是静止的。有些很早就放进去的皮毛已经有点不对劲了。
  接下来是这些箱子,由于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安懿淑就不敢随便往四合院里放,万一有吃的啥的,不是糟蹋了吗?!
  她先把那些比较小的箱子拿了出来。
  先是两个个巴掌大的,打开一看,里面几乎都是戒指,金的、玉的、金镶玉的,各种各样!安懿淑差点手一抖丟了出去!
  我的妈呀!难道我妈先祖是开首饰店的?!估计还是全国连锁的那种!
  安懿淑又打开一个盒子,还是各种各样的戒指和扳指。她更肯定了之前的猜想。
  她有打开几个稍大一点的,好家伙,里面居然是各式各样的手镯子!
  我妈先祖们绝对是开首饰店的!安懿淑肯定到。
  安懿淑打开一个两个巴掌大的盒子,这次盒子里没有首饰了,是一踏纸。
  “……”她拿出一张一看,这是写的啥?居然看不懂!
  安懿淑把盒子放到一边,正想继续看其他的盒子,可是她感觉脑袋像是针扎一样难受。
  安懿淑一屁股坐到地上,双手捂住脑袋,嘴唇发白。
  不行,我得缓缓,太难受了!果然,人不能太得意了,她都忘了自己现在才刚刚开始使用精神力了,一次用这么久真是有点吃不消。
  ……
  安懿淑瞧着周围放着的各种箱子,风中凌乱了。
  她错了,她妈先祖绝对不是开首饰店的!这些箱子里不仅有各种珠宝首饰,还有各种瓷器字画和书本,虽然她还是不认识那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