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留美恋爱记 > 第16章 第 30 章

第16章 第 30 章

大家在厨房清洗早餐后的盘子,宋世年说,“晚餐我做Tacosalpastor(一种墨西哥菜式)”
  
  筱染:“啊,晚上我要去Belleview。”
  
  “啊,那肖肖你呢?”宋世年问小女儿。
  
  “苏菲的妈妈今天要教我们做蛋挞。”肖肖说,“你知道在蛋挞上放一点点苹果酱会更好吃吗?”
  
  宋世年耸耸肩道:“不知道,好吧,看起来我现在要跟你们一起约个什么得提前一个月预约了。”
  
  “或者!”肖肖道,“你也可以!约对面的罗斯柴尔德太太啊!”她建议道:“她周末有空的哟!”
  
  宋世年无语的看着她,“我相信人家有事要做。才不会陪邻居看电视节目。”
  
  “啊哟不是还有好吃的Tacosalpastor吗!这就很值得来了鸭!”筱染笑容满面的说。
  
  “是的!”肖肖使劲点头。
  
  “你们……”宋世年想争辩。
  
  “别我们了,你应该约会一下了。”筱染说。“你都多久没约会了?”
  
  “我约会的啊!”
  
  “妈妈走后你最多约了两次吧??”筱染说,宋爸爸沉默了。“你就约一下罗斯夫人嘛!真的是,又不会死,人家有工作,对肖肖又好,住的又近。”
  
  “……这些都没什么啊,主要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万一没搞好以后太尴尬啊!邻居和同事都不要约。”他摇头。
  
  肖肖:“哦,你是不是想说不要在厕所里吃饭?(一句英文谚语‘Don\\\'tshitwhereyoueat’)”
  
  宋世年皱起眉对筱染:“哇,她是不是还在看黑道家族啊?”
  
  筱染耸肩表示没办法。
  
  “意思我理解了肖肖,但是不可以说脏话!”他严肃的对肖肖说。
  
  “对不起嘛!我只是想你给你和罗斯夫人一个机会嘛!不行就不行了呀反正你也不怎么出门碰见她!”
  
  “……”宋世年道:“反正尴尬的不是你。”
  
  “啊哟,不成功也不会是仇人啊!你看皮特和筱染!”肖肖强势辩解。
  
  筱染瞪了她一眼,“谢谢啊?”
  
  “反正意思你们懂就行了。”肖肖嘿嘿奸笑。
  
  宋世年叹气,“好吧我可以试着约一下,不过我肯定她早有安排了。”
  
  肖肖筱染击了个掌。
  
  ×××
  
  以往筱染生日,她和喜洛Josh都会去购物中心的美食城找家馆子吃一顿好的。几乎像一个固定节日的保留节目一样。
  
  但是这一次没有喜洛,也没有Josh,生日当天,Josh发来短信祝她生快。但是她知道没节目了,Josh现在有了新的女朋友。记得她生日她已经足够了。
  
  早餐宋世年做了煎饼果子,虽然煎饼有点厚……肖肖做了个生日贺卡,上面贴满了狗狗Jamie的不干胶照片---她生日最终得到了一个可以拍照做成不干胶的相机。
  
  放学后,Lucas给了她一个插着蜡烛的甜甜圈,甜甜圈还是在自动售货机买的。Chris送了她一支女王色的口红,皮特化学课上啥也没表示。
  
  放学时,她走到校门口忽然看见John在停车场。他站在自己车前面,他并没有看见筱染。
  
  在这个明媚的初夏的下午,阳光照在他深褐色头发上形成一个金色的光圈,他的高眉骨在他脸颊上的浅浅投影。她想起一直以来他看她的眼神,对她说话时的表情,此时此刻John出现在她的学校。
  
  她快步上前,“Hi!你今天没课吗?”
  
  “我早退了。”John说。
  
  “哇!JohnAmborseMclrun逃学啦!”
  
  他笑起来,“我带了点东西给你。”他不知从哪儿变出来一个小盒子。
  
  筱染接过来,盒子蛮沉的。“我,现在打开吗?”
  
  “如果你想。”
  
  但是筱染觉得他希望自己现在打开。她打开白色盒子,John的目光变得急切起来,筱染还没看到是什么就开始微笑,她想他知道她很喜欢,不管是什么都喜欢。
  
  盒子里一张轻柔的白纸下是一个水晶球,里面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滑雪,他们附近有几颗松树。女孩带着耳罩和手套,男孩在后面追逐她。
  
  “我很喜欢。”筱染说。要非常有心才能挑选到这个礼物。这种感觉那么熟悉那么贴心。
  
  她小心的收起盒子单手抱了抱John,“谢谢。”
  
  “生日快乐,筱染宋。”
  
  她刚想上他的车跟他一起放学,这时皮特朝他俩走过来。“别动。”他说,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
  
  筱染顿感呼吸困难,“嗨”
  
  “你好啊,卡尔文。”John说。
  
  皮特朝他点了下头,“我一直没机会跟你说生日快乐。”
  
  “啊?今天上课不是一起上的吗?”
  
  “是,可是,你走的很急,我有礼物给你。伸手。”他从筱染手中拿起John的盒子递给John,“帮我拿下好吗迈凯伦?”
  
  筱染觉得很紧张。
  
  “伸手呀?”皮特催促道。筱染看向John然后伸出手,皮特从兜里拿出个什么放在她手里。是她还给他的项链。“你的。”
  
  很缓慢的,她说,“我,以为你还给你妈妈了。”
  
  “没有。”
  
  筱染踌躇一会儿,“皮特我不能要这个。”她想还过去,但是皮特摇头,“皮特,帮帮忙。”
  
  “不。”皮特坚定的说。
  
  她:“拜托了,皮特。拿走吧。”
  
  “告诉我你想许的愿是什么?”他忽然说,“你许什么愿我都会满足你。小染。”
  
  筱染觉得皮特挑现在这个时刻来说这些简直是来当选年度戏精的。John做任何事都是默默的,悄悄的,但皮特不一样,他要所有人都知道,他要表明态度,立场坚定的。
  
  “卡尔文,”John终于说话了,筱染觉得简直是此刻她社交场面山崩时的一根救命稻草。“你在做什么?”John问。“你这也太可悲了吧?把她当空气现在又想让她回去?”
  
  “与你无关,圣代男孩。”皮特说。筱染不知道圣代男孩是什么意思,也许是他们小时候玩耍时John的外号什么的。
  
  “筱染,你说过不会让我心碎,我们的合约,你这样写的,可是你却做了。我的小鹌鹑。”
  
  筱染觉得自己好像从没听过皮特的声音这么诚恳这么真挚。“对不起,我得走了。”
  
  她不看皮特一眼钻进John的车里,但是皮特的项链还在她手里。
  
  得到了皮特的道歉和挽回,不论他是逢场作戏还是真情流露,她应该高兴吗?她曾经期待过皮特挽留她,追回她,因为,他们的分手是那么的短促和脆裂,就像一根小塑料棍,一折就断了。
  
  她又掏出John送的雪花飘水晶球,两个小人身边飘着五彩的碎末。
  
  John发动汽车,俩人都没说话,静静的开出一段距离。John突然说话了,
  
  “所以,我有机会吗?”
  
  “John,我不知道。”筱染说道这里看到John的喉结动了一下,“你那么完美,我要爱上你简直太容易了。只是,最近发生的事,我不知道,我,也许我想一个人静一段时间。”
  
  John叹了口气,“见鬼,卡尔文。”
  
  “对不起!我真的很喜欢你!很喜欢!我好希望我一开始是和你恋爱的--”
  
  John转过头脸色苍白的看着她,笑道:“不用道歉小染,只是我们的时间还没到,你尽管享受你的独处时间。我会等你。”
  
  ×××
  
  筱染在更衣室把头发扎成高马尾,这时珍妮弗走了进来。她俩在镜子里目光相遇,都愣住了。
  
  迟了半晌,她说:“我们好像总是在厕所碰见。”
  
  珍妮佛没接话,只是过来洗手。
  
  筱染:“那天……对不起。”
  
  珍妮佛:“不需要道歉。但是-”她抓住筱染的胳膊,“如果被我发现你跟任何一个人透露一点,我发誓--”
  
  “不会的。”筱染说,“我理解,放心吧。”
  
  珍妮佛放开她,“你为我感到遗憾哈?”她酸酸的笑了笑,“你真是个蜜罐里长大的孩子。看看你那些甜美的爱好,你的作习,真让人恶心。”
  
  她语言里的恶意伤到了筱染,“我对你做过什么坏事吗?你那么喜欢伤我究竟为什么?”
  
  “噢老天,你可别来这套了吧!你还不知道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什么什么?你等一下。”筱染说,“你,拍了我的亲热视频放网上,我还没找你算账。”
  
  “你八年级时那次和他接吻我看见了。”
  
  珍妮佛欣赏着筱染的惊讶表情。“当时我外套忘拿了,我回去拿,看见你在亲他。你破坏了闺蜜友谊里最基本的一条,宋小染。你要知道我不是为了当个坏人而当坏人,我是为了报复你。”
  
  筱染脑袋懵了,那次是她和珍妮佛还是朋友时,她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皮特接了一次吻。
  
  “如果你知道,为什么还和我做朋友?你那时起就没把我当作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