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绝世武魂 > 第三千六百三十章 因果,终于,了结!

第三千六百三十章 因果,终于,了结!

 而且,她显然是将自己的实力迅速提升,将自己崛起,同时将自己复兴家族看作是最为重要的。
  
      其他一切,都是次要。
  
      包括和陈枫的情谊。陈
  
      枫轻轻吁了口气,心情十分复杂,说不出来是高兴还是难过,又或者是愤怒。
  
      他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心中暗道:“也罢,也罢。”
  
      “反正我将钟灵竹找到,将她带到白长老那里拜师,便已经是将这一段因果彻底了结。”陈
  
      枫点点头,将钟灵竹抱了起来,向着谷外走去。
  
      这个时候,钟灵竹却是忽然回身,向着青幕、雾灵招手道:“我,我有时间回来回来看你们的。”青
  
      幕、雾灵也是连连招手,满脸不舍。
  
      青幕和雾灵,虽已度过几千年岁月。
  
      但却还是孩童心性,青幕还好点,稳重一些,而雾灵则就是一个小男娃而已。不
  
      过这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已经是跟钟灵竹玩得很好,此时满脸的依依不舍、但
  
      此时,钟灵竹的神色间,却是充满了落寞。
  
      似乎,她不是向这两人告别,而是,向着自己的过往,自己不复存在的童年,告别!很
  
      快,陈枫便是带着钟灵竹来到了大日金经阁,见到了白若夕。白
  
      若夕看到钟灵竹之后,此时脸上更是露出一抹惊艳之色。之
  
      前不过稍稍一瞥,他便已经能够感觉到钟灵竹的那天赋之强大。而
  
      现在钟灵竹就这么站在他面前,更是带给他浓烈的震撼。
  
      他喃喃自语道:“极高的雷霆天赋,非常浓厚,等级极高的雷霆血脉,以及对于雷电的天生亲和。”“
  
      这个小女娃,可是真了不得呀!”
  
      他看向钟灵竹,微笑说道:“小女娃,你可愿意拜我为师吗?”
  
      他的目光之中带着难以言语的期许,甚至还有一些忐忑。他
  
      自家知自家事,他年岁已然不小了,而他的实力想要突破,似乎也没有什么希望。而
  
      且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多少年岁可活。所
  
      以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自己去世之前,将自己的衣钵传承下去,不让自己的这一脉传承断绝。钟
  
      灵竹轻轻点头,声音清脆:“白长老,我愿意。”
  
      “好!”白
  
      若夕点了点头,而后回到内室。
  
      片刻之后则是请出一尊牌位,那牌位通体乃是灵木打造而成,上面则是写了若干个名字。陈
  
      枫看一遍,感觉似乎有一股滔天气势,如山一般,向着自己凶狠压下。他
  
      不敢对视,赶紧低下头去。
  
      将那牌位摆好,而后白若夕看向钟灵竹,沉声道:“咱们这一支,没有什么规矩。”“
  
      你既然愿意拜我为师,那么过来磕三个响头,喊一声师父,你便正式列入我门墙了。”
  
      “是。”钟
  
      灵竹点点头,而后毫不犹豫走上前去,向着那牌位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又向着白若夕磕了三个响头,清清脆脆叫道:“师父。”白
  
      若夕哈哈大笑,喜不自胜,赶紧将她拉了起来:“好徒儿,好徒儿。”
  
      然后,他又转身向着那牌位拜了一拜,大声道:“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弟子白若夕在此。”“
  
      白若夕一生三百一十七年,未收弟子,未能为我们这一支开枝散叶,内心实在有愧,罪该万死。”“
  
      但幸好,寿元不久之时,碰到这小小女娃,天纵奇才,以后定然能将咱们这一支发扬光大!”而
  
      就是在这一瞬间,就是在钟灵竹跪倒在白若夕面前拜师的这一瞬间。陈
  
      枫忽然感觉,自己脑海之中,似乎有着一个滚雷闪过,轰的一声,直接炸裂开来。
  
      而后,他脑海之中,便是崩崩的响起好几声巨响。就
  
      如同那琴弦断裂了一样。
  
      当这些东西,当这些响声过后之后,陈枫却是感觉从心底一股说不出来的舒服。整
  
      个人都轻松了许多,舒畅了许多,甚至有一种身轻如燕的感觉。
  
      而陈枫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错觉。其
  
      实,真正轻松的并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自己的心灵,是自己的魂魄!同
  
      时被解开束缚的,也包括自己的气运。
  
      陈枫轻轻吁了口气,心中已是一片了然:
  
      “我现在将钟灵竹送于此处,让他拜了白若夕为师,以后若没有任何意外的话,他将会被白若夕长老仔细栽培为一代强者,复兴他们钟家。”
  
      “并且,他也不会再有任何危险,我这样已然是完全对得起雷霆真人,对得起我当初从雷霆真人那里得到的那些好处了。”“
  
      因此我和钟灵竹的因果,和钟家的因果,和雷霆真人的因果,已经是彻底解除了。”
  
      陈枫轻轻吁了口气,神色之间一片轻松。无
  
      论如何,能够解除这段因果,让自己的气运重新挣脱,恢复自由,总是一件大好事。
  
      这段日子,他时时刻刻都被这段因果给影响着,无法修炼,难受之极。这
  
      段因果,终于,了结!那
  
      种被因果束缚,无法修炼的感觉,也终于消失!
  
      陈枫心怀大畅。陈
  
      枫微笑,攥紧了拳头:“接下来,我终于能够好好修炼了。”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积蓄了许久的洪水,都要充盈的炸开了!此
  
      时,陈枫却是骤然感觉到,钟灵竹的体内,雷霆血脉一阵沸腾。无
  
      数雷电在她的身体表面生灭。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钟灵竹的体内,一股诡异莫名的波动骤然之间出现。这
  
      股波动,非常的苍凉,浑厚,给陈枫的感觉,似乎是完全不应该出现在钟灵竹这个小小女孩身上。顿
  
      时,陈枫眉头皱了起来,轻声道:
  
      “这一股气息,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修炼了许多年,修为深厚,形势诡谲,极有心机的强者才能有的气息。”“
  
      难道说,这就是潜藏在钟灵竹体内的她那先祖的气息吗?”而
  
      随着这股气息出现,钟灵竹眼睛紧闭,脸上浮现出一抹黑气,嘴角抽搐着,似乎也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陈
  
      枫惊呼道:“白长老,这是怎么了?”白
  
      若夕脸上也是露出一抹愤怒之色:“果然,与我料想的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