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余生温柔待你 > 新的开始

  我叫卢庭生。
  
  庭生这两个字我以为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可是我查了太多次,也没有找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算了,看来我高估了我的父母。后来似乎听家里长辈提起,我好像是在院子里出生的,心中也给名字找到了位置。
  
  纵观我的前生,一切都太普通了,学习普通、家庭普通、交友普通、长相普通,把我丢到人海中,就算是朋友可能擦肩而过还没发现了。我也没有想到高中三年会让我变得自己都不认识。
  
  2008年8月31日,即将进入高中的我正在被父母鞭策。
  
  “庭生,我和你说进了高中要好好学习,别总想着玩”我爸头也不抬对我说着。
  
  “你还要带些什么东西,牙刷要什么颜色的,毛巾带几条?”我妈总是不厌其烦的问诸如此类的问题。我随口敷衍了,因为每次开学都是这样,这次也没多大不同,我心里想着。
  
  回到房间,打开我的诺基亚,里面没几个联系好友。算了,还是睡觉了吧,明天有什么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九点,我已经到了学校门口,德胜中学,恩,“得胜”还不错嘛,名字起的不错。你们可能会问我父母呢?不好意思,初三就开始没让陪着报名了。
  
  东西先放到门卫处了,看到那人群拥挤,家长和学生都站在几块红布前。哦,学生分的班级情况。看着这么多人,我想了想还是挤了进去,因为太热,早点弄完早点休息。
  
  挤在红榜前,迅速找到我的名字,高一(8)班。突然在这班级分布的区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唐糖”,突然有几分恍惚了。
  
  中考成绩出来第二天,好几个同学带着几分神秘的表情来到我家,然后偷偷把我拉到一旁,对我说“她好像要和你一个高中,有什么感想,激不激动?”我那时候好像并没有表现太在意吧?
  
  介绍一下,唐糖,初中同学,初中大部分同学都知道我喜欢她,消息传出,她刚开始还能理我,到后来就没再说话了。直到初三换学校,也没来及说一句道别的话。
  
  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到了指定地点报名,班主任有点胖,姓何叫何善。对,真的是挺和善的。呵呵,现在是这样的,以后就不一定了。现在该考虑住宿问题了,因为家里已经在这附近租好了房子,我选择了走读,要写申请,写到第三次,他才批了。第一次嫌字写少了,第二次嫌字写潦草了。瞧,挑剔开始了,其他还好。(之后不在他班了,又觉得他挺好的)
  
  万万没想到,准备转身就走的我,突然身边走来一个人,随之传来她的声音“老师,这里是八班吗?”我身体微微一颤,这声音熟悉又陌生,是她吗?我转移目光,是她。我和她擦肩而过,还打了个招呼,只是声音在喉咙里发不出声。
  
  她没认出我吗,是不是我变化太大了,还是她现在还不想和我说话?我想应该是第三种情况吧……
  
  下午两点缺几分,我进入教室,第一眼就看见了她,她和一个长相好看的女孩坐在一起,我猜应该是她初三认识的新朋友吧。她也看见了我,目光一扫又迅速转移了。好吧,冷美人惹不起。
  
  教室里瞄了瞄,发现四组那边有个空位,不算太后,但旁边有两个好看女孩,虽然不是同桌,同桌是两个瘦高男孩,看着稚气未脱,单纯样。(我现在也没后来脸皮厚,当然也不可能在有空位还坐女孩旁边,想来我也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
  
  可能大家都有些腼腆,也没说几句话好像就问了个名字,然后班主任就进来了。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叫何善,这是我的电话号码,大家记一下,然后我开始点名,汪伟……”他慢条斯理的说着,可能那天下午时间太空闲了吧。
  
  我也不大记清楚那天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好像没做什么特别的事。不过我就记得当天把旁边两个漂亮女生认识,(还是别人问名字听到的,自己没说几句话)不是我说可能真的分到了一个颜值比较高的班级。可那时候的我还是比较“怂”,没敢去撩什么女孩,一是怕搞不定丢丑,二是唐糖在这个班,不知道还喜欢还是什么的,没出到这个风头。
  
  在班上出名的有种两人:一是长相好看的女生,二是老师口中不读书混日子的“坏学生”。而本来想当个好学生,结果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变成所谓的坏学生,还要装作一副好学生的样子来应付老师与家长。即使现在看来的确十分幼稚,但当时叛逆心太强,有些不可控制。
  
  第一节晚自习(以后都简称晚一)班主任选班干部,让我们毛遂自荐,我之前人生活的像一条咸鱼,所以也不可能主动争这个班干部位置。但也只选了几个重要的班干部,看来也不只我一条咸鱼。
  
  其实后来,过了一两个月才发现顶着官职好做事(想做坏事情,又不想太明显,只好做个班干部或者学生干部,因为老师一般不会怀疑你),也就导致直到毕业都一直都追逐着班上管理权力。
  
  忘了,还有个自我介绍,这实在让我不想记起。
  
  那天,我上台看着下面不认识的人,说话声音也小了几分,真是年龄越大胆子越小。“大家好,我叫卢庭生,我是××初中的……”
  
  “卢庭生,你是女孩子吗,怎么声音那么小像蚊子一样。”班主任调笑似的说着,然后全班哄堂大笑,我脸红的介绍完了,然后快速的下去。然后几天都对讲台有着恐惧感。
  
  我那天晚上就记得两个人的自我介绍,“我叫熊政,不是胸针,熊是熊猫的熊,政是政治的政,大家可以叫我熊大,希望和大家能成为好朋友”。
  
  另外一个是旁边一个好看女孩“大家好,我叫于烨,烨是火字旁那个烨,不是读作华,希望大家多多关照”
  
  下了晚一,我坐在教室里发呆,突然窗子旁有个同学问班上有没有叫卢庭生的,外面有人找。
  
  谁会找我呢?我立刻就出去了,外面站着三个画着淡妆的女子,仔细一看有个是我表哥他女儿(我也很无奈,谁让我爸妈把我生晚)。她看我出来,就过来递了瓶水我,然后问我“刚来,还适应吧,有什么处理不了,以后可以来找我,我三(13)班,你进去吧,快上课了,走了”。
  
  没给我回答的机会,她就和那两个女孩头也不回的走了,走的那么从容,走的那么潇洒。
  
  我留下一肚子问题,有什么事情找她,以后会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