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越怼上小侯爷 > 第五章 姓夏侯的没一个好东西

第五章 姓夏侯的没一个好东西


  曹瑾瑜面无血色,“夏侯曦,你别乱来,有什么要求你说,我答应就是了。”
  
  没想到这曹瑾瑜看着嚣张跋扈,实际上却怂的一批。
  
  夏侯曦颇感无趣,她感觉自己像是在欺负小朋友,毫无成就感啊!不过把人吓成这样,她气也算出了。
  
  夏侯曦扶起曹瑾瑜,“行了,别抖了,我逗你玩呢。天挺冷的,咱也别在这吹风了,回城吧!”
  
  曹瑾瑜机械的跟在夏侯曦身后,乖的像个小媳妇。
  
  呜呜呜,他刚才都快吓尿了好吗?说什么逗他玩,有这么逗人玩的吗?他差一点就绝后了!这要是开玩笑的话,那什么才是认真?
  
  曹瑾瑜有些后悔惹这个煞星了。夏侯曦就是个疯女人,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抽风?他以后还是躲着她走吧。
  
  进了城,夏侯曦说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提议他们去三元楼喝一杯。
  
  曹瑾瑜虽然很想立刻和夏侯曦分道扬镳,但他现在见了她就像老鼠遇见猫似的,根本提不起拒绝的勇气。
  
  夏侯曦看他不说话就当他默认了,愉快的拉着他就往三元楼跑。
  
  曹瑾瑜无语泪流。
  
  酒过三巡,夏侯曦喝嗨了。
  
  “曹二,你怎么这么怂,我就随随便便扔了个匕首你就吓成这样了,亏你还是雁关城纨绔子弟的头头呢!”
  
  曹瑾瑜咬着手绢暗恨,你随随便便就差点切了我的命根子,你还想怎么样?你要认起真来,岂不是要断了我的小命吗?
  
  “曹二我跟你说,你和你们那帮公子哥玩没什么出息,还不如跟我混呢!就这么定了,以后姐罩着你!”
  
  曹瑾瑜默默吐槽,开玩笑,我放着大哥不当,去当你小弟?我又不傻!
  
  “曹二,你怎么不说话?哦!我知道了,你害羞了!哎哟,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害的哪门子羞啊,跟个小媳妇一样,丢不丢人?”
  
  他害羞个鬼,他不说话是因为他怕自己一张口就忍不住骂人!曹瑾瑜感觉自己就快忍不住了。
  
  “曹二你怎么不喝酒?你看不起我是不是!”
  
  看着被夏侯曦一掌拍碎的桌角,曹瑾瑜突然觉的自己还能再忍忍。
  
  他端起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末了还冲夏侯曦讨好的笑笑。
  
  和命相比,脸算什么?为了小命,曹瑾瑜决定不要脸了。
  
  “曹二,你很好!我看得出来,你和普通的纨绔不一样!”
  
  看着醉倒在桌上的夏侯曦,曹瑾瑜松了口气。
  
  总算是消停了,他还真怕这煞星喝多了拿自己练醉拳。
  
  自觉逃过一劫的曹瑾瑜刚想走,却被忍冬拦下了。
  
  “曹二少爷,小姐醉了,我力气小抬不动。还请您帮个忙,把我们小姐送回府。”
  
  虽说夏侯曦不像个女人,她的性别确实是女的。独留一个醉酒的女人在酒楼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传出去他面子也不好看啊。
  
  看着醉死过去的夏侯曦,曹瑾瑜估摸着她杀伤力应该不会太大,就答应了忍冬的请求把夏侯曦送回了家。
  
  可他忘记了,夏侯家的煞星可不止一个。对比夏侯晟来说,夏侯曦的武力值根本不文一名。
  
  “曹家的臭小子你居然敢灌醉我闺女,你是何居心?今天不打的你哭爹喊娘,老子跟你姓!”
  
  “冤枉啊,夏侯将军,酒都是她自己喝的,和我无关啊!”
  
  曹瑾瑜在前面抱头鼠窜,夏侯晟在后面紧追不舍。
  
  呜呜呜,曹瑾瑜泪流满面。他爹说的果然没错,姓夏侯的没一个好东西!
  
  第二天,大将军府。
  
  “嘶!”夏侯曦一觉醒来就感觉头疼欲裂,“这三元酒楼的酒该不会是假酒吧?怎么后劲这么大!”
  
  忍冬偷偷翻了白眼,“小姐,不是人家后劲大,是你喝太多了好吗?”
  
  夏侯曦有点断片,“我记得我没喝几杯啊!”
  
  没喝几杯?忍冬木然。
  
  那可是足足两大坛子的花雕酒,小姐你真的忘了你直接对坛子吹的豪迈姿态了?
  
  对于忍冬心里的吐槽,夏侯曦自然是不知道的。
  
  她雀跃的说:“忍冬,咱们出去玩吧!”
  
  忍冬不解,昨天小姐还告诫她不要轻易出门,否则会招来横祸,怎么今天就变卦了?
  
  夏侯曦说:“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这不是情势变了嘛!”
  
  都是因为曹瑾瑜的捣乱,她来古代这么久了,还没好好游览一番呢。现在心里的包袱卸下了,她终于可以放心的生活玩乐了。
  
  “忍冬,咱们走着!”
  
  雁关城虽说是边关,但因太守治理有方,所以百姓们都很安居乐业。
  
  走在大街上,面条混沌小笼包,花生瓜子炒栗子,胭脂水粉针线头,各式各样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谁说古代商业不繁荣?光是这些路边的摊子就看的夏侯曦眼花缭乱,更别提两旁林立的商铺了。
  
  夏侯曦开心的左瞧瞧右瞅瞅,活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见什么都好奇,只恨自己少长了两只眼睛。
  
  忍冬看不下去她这副乡下土包子的样子,咳嗽几声提醒她收敛点。好歹是夏侯家的大小姐,怎么能像山里的野猴子似的上窜下跳。
  
  夏侯曦听见了忍冬的声音,非但没收敛,反而强拉忍冬一起逛。
  
  忍冬挣了几下没能挣脱,只好拿没被牵着的空手遮脸,生怕被认识的人看到了丢脸。
  
  好不容易等夏侯曦逛累了,忍冬建议她们找个茶楼歇歇。
  
  夏侯曦粗人一个,哪里懂得品茶那么高雅的活动?她才不要喝那种又苦又涩的饮料,难喝死了。
  
  “忍冬,咱们去赌坊吧,赌坊最热闹了!”
  
  忍冬被她这想法骇到了,她紧紧扯住夏侯曦的衣裳。
  
  “小姐,赌坊不能去。那可是吃人肉喝人血的地方,老爷要是知道我们去了赌坊,我就不用活了!”
  
  “有没有那么夸张啊!忍冬,小赌怡情,大赌才伤身。”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她还是听了忍冬的话。“行了,你家小姐我饿了,小冬子,摆驾三元酒楼,小姐我带你去吃酱牛肉去!”
  
  看小姐放弃了去赌坊,忍冬深呼了一口气,她家小姐实在是太让人操心了。
  
  吃、喝、玩、乐,这四个字就是夏侯曦现在最真实的写照,她可算是实实在在的体验了一把古代官二代的幸福生活了。
  
  平日里有老爹宠着,惹麻烦了有老爹兜着,这种日子简直不能太美好了。
  
  就在她以为这一辈子都会这么逍遥快活的时候,她老爹几句话把她打醒了。
  
  “曦儿啊,明年你就十五了,我还记得你刚生下来的样子,没想到一转眼你都到了要嫁人的年纪了。”
  
  “你娘亲在世的时候给你订了一门亲事,现在你也快及笄了,是时候给你准备嫁妆了。”
  
  “半个月后我回京述职,你也随我回去。趁这次机会,我们两家就把婚期定下。”
  
  “挑个好日子,爹送我的曦儿风光出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