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真没想当娱神 > 第45章 林鸣抄袭?

第45章 林鸣抄袭?


  过年期间,林鸣和父母去走了几家亲戚后就没事干了。
  在家呆到了年初五,无聊的他决定明天就飞拉啥。
  他把行程告诉了童蕊,童蕊立即表示,后天也会到拉啥。
  林鸣到了拉啥后,白天呆在客栈,晚上去酒吧,又过起了轻松快乐的日子。
  他确定了接下来的行程,走318国道去川都。而且他打算玩点大的,徒步!走不动时就在路上伸大拇指搭顺风车去!
  “这才是流浪应该有的态度!”
  在高原地区要进行超远距离的负重步行,仅靠意志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还要有很好的体能。于是他就开始了训练。
  这天,他结束慢跑,回客栈的路上,听到了一首歌,旋律和《你还要我怎样》有点像。
  他年前在家的时候,想把《你还要我怎样》的词曲写出来。可惜的是,有几句词和曲他都记得有点模糊。
  当时想不起来,他也没办法,只能暂时放下。
  现在他心里有了另一个想法:无法还原,我何不尝试着把忘记的那一小部分自己作词作曲填上去?
  有了这个念头后,他说干就干,回到客栈房间后就开始创作。
  两天时间,他接连弄了六个版本还是不满意,房间里到处都是写着词曲的纸张。
  都说喝酒能乱性……不对,是喝酒能激发灵感,他就主动组织酒局,和客栈的客人喝酒,引导他们讲讲男女间的那点事,积累点创作素材。
  然后,他听到了一个哥们的凄美爱情故事。
  “我的一个朋友,深深爱着一个女孩,可惜的是,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分手了。
  某一天,我朋友知道了女孩结婚的消息。他不顾一切的开车来到女孩家楼下,看到接亲的车队已经到了。
  他亲眼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把他一直深受着的女孩抱上了车。
  他沉默的看着接亲车队开走,然后开车跟了上去,一直跟了十几公里。
  当他一根又一根的抽着烟,准备继续跟下去时,收到了女孩发来的一条消息:你不要送了,我快到了。这辈子,我们就这样吧。
  他把车停在路边,泪流满脸……”
  听完这个故事后,林鸣来了灵感,立即回到房间,拿起笔就开写,补充《你还要我怎样》缺少的歌词。
  “你千万不要在我婚礼的现场
  我看到你发来的消息,就停下车
  这辈子,我们就这样……”
  这个版本,林鸣很满意。
  为了感谢那个给了他灵感的哥们,他再次下到客栈大堂,亲自给那哥们拿来两瓶好酒,一起喝了起来。
  “兄弟,我敬你一杯!你刚才讲的故事给了我灵感,我写了一首新歌。为了感谢你,我要在这里把这首歌唱出来,送给你。”
  “林月老要唱新歌了!”
  有人喊了一嗓子,然后客栈大堂就聚集了数十人。
  林鸣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他抱着吉他,淡定从容的说:“这首歌的名字叫《你还要我怎样》,希望大家喜欢。”
  “你停在了这条我们熟悉的街
  把你准备好的台词全念一遍
  我还在逞强,说着谎
  也没能力遮挡,你去的方向
  ……
  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
  你千万不要在我婚礼的现场
  我看到你发来的消息,就停下车
  这辈子,我们就这样……”
  歌一唱完,很多人都在鼓掌,但掌声不太热烈。
  主要是这首歌过于悲伤,很多人沉浸在歌曲营造出来的氛围中,情绪一时难以自拔。
  林鸣歌已经唱完了,有一个女生还擦着不断流下的泪水。又是有故事的人儿啊!
  而那个给林鸣讲故事的哥们,虽然没有流泪,但在听完歌后,也是两眼通红,立即上了洗手间。
  林鸣注意到他的表情,看着他的背影在想:或许,他说的那个朋友,就是他自己吧。朋友,祝福你!
  童蕊:“林鸣,这歌你在网上登记了版权没有?”
  林鸣:“呃,还没有,刚写出来的。”
  童蕊:“你把词、曲给我,我现在就上网登记。”
  林鸣到房间拿了写着词、曲的纸交给童蕊,就继续和大家喝酒聊天。
  第二天,童蕊火急火燎的找到林鸣。
  “林鸣,《你还要我怎样》在网上登记版权失败。网上版权登记处的人说,有一首同名的歌,比我们早了一天登记,两首歌词曲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说我们涉嫌抄袭。”
  林鸣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一下。
  他的第一反应是:尼妹的,不会这个世界也有一首《你还要我怎样》吧?
  童蕊继续道:“今天,朱以恒的经纪人转发了一条微博,你看看。”
  “本人作词作曲人张艺君,新写的歌《你还要我怎样》,被歌手林鸣抄袭。幸好,这歌已被我在网上登记了版权,林鸣的无耻抄袭行为并没有成功。
  在此,我请林鸣正视事实,停止侵权行为,必须在媒体上公开给我道歉!
  一叶各秋。我想问问,被粉丝称为音乐天才的林鸣,到底抄袭了多少歌?他的所谓才华难道是文抄公才华?
  我在这里严重警告林鸣,如果你敢把《你还要我怎样》用于商业活动,那么法院见!
  某些人不踏实做人,搞这些非法的事情,最后只会害人害己!这样的人,怎配成为一个公众人物?”
  这条微博还有几张图片和一个视频。
  图片是张艺君在网上登记《你还要我怎样》版权成功的回执,以及林鸣要登记《你还要我怎样》版权涉嫌抄袭的回复。
  视频是林鸣在客栈唱《你还要我怎样》的视频。
  制作视频的人,把林鸣说的两句话特意圈了出来。
  “我写了一首新歌……这首歌的名字叫《你还要我怎样》。”
  看了这条微博后,林鸣知道,并不是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你还要我怎样》,而是有人要搞他!
  这条微博的首发者是张艺君,朱以恒的经纪人转载,难道和朱以恒的事有关?
  童蕊说:“看到这条微博后,我特意去了解过,这个张艺君是朱以恒的朋友,而朱以恒和刘成坤都是燕京燕华娱乐公司的艺人。这两个人你都得罪过……”
  林鸣很无奈的道:“纠正一下,我真没有得罪过他们。”
  “你是没有得罪,但你的粉丝自发做的事得罪了他们,让他们的利益受损。你可以对外说那些事不是你做的,可是谁信呢?别人肯定会把账算到你头上。”
  “我特么的比窦娥还冤!”
  “窦娥是谁?”
  “呃……窦娥,我老家一个女人。不说她了,现在我们怎么处理这事?”
  “这一次,如果你不能找到有力证据证明你没有抄袭,那对你的名声有非常大的负面影响。我们一定要谨慎处理。”
  名不名声的,林鸣可以不在乎。可是,如果有人故意要搞他,他就绝对不会被打了左脸,还伸出右脸让人打。
  他现在活的就是一个念头通达。这件事让他很不通达!他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童蕊:“你先想想,你的歌是怎么泄漏出去的?”
  说起这事,林鸣怪自己之前太大意。他写在纸上的词、曲就放在客栈房间里,不管谁进了他的房间都很容易找得到。
  可是,这两天也没叫人来打扫房间啊。那肯定是有人非法闯入,偷了自己的手稿!
  一想到这里,他和童蕊立即回到他的房间。
  他仔细检查过后,发现写的手稿好像并没有少?
  他检查房间的门窗时,发现窗户被人撬了……
  可以确定,手稿是被盗或者被人拍照了。问题是,他都不知道有没有丢东西,想报警都不知道怎么报。
  童蕊:“如果你对外说,你的手稿被盗了,那就是说张艺君才是抄袭者。可是他手上的证据让我们想跟他扯皮都不行。不能这样做。”
  林鸣发现,童蕊不再像以前那样想一出是一出了,做事懂得考虑后果,有进步。
  他没有发表意见,只是问她该怎么行进危机公关。
  童蕊思考了好一会后,说:“对方先我们一步登记了版权,无论我们怎么解释都没用。你之前有没有唱过这首歌,留下视频之类的证据?”
  “没有。”
  “看来这个亏我们吃定了!先冷处理吧。警还是要报,希望警方能找到一点线索。”
  林鸣:“如果一点线索都没有呢?”
  童蕊:“最后如果真没有办法了,那我就请我哥帮忙。他手上应该有一些燕华公司旗下明星的黑材料,我拿到那些黑料,就能跟燕华那边谈条件。
  现在,你还是保持沉默为好。我先以你经纪人的身份在微博发一个声明,说你绝对不会抄袭。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只要你不唱这首歌就行。”
  娱乐公司之间互掐,把对方旗下艺人的黑料曝光,然后两败俱伤这种事,林鸣以前也听闻过。
  先不说童蕊哥哥愿不愿意付出代价帮他这个忙,就他自己来说,这不是他解决问题的做法。到了必要的时候,他一定会以自己的方法去处理这事。
  林鸣和小黑哥去报警了,警察来到房间仔细看了一圈,什么发现都没有。而且,林鸣房间外面也没有监控录像。
  通过报警找线索这条路,行不通。
  就在这一天,多家娱乐媒体、综合性大网站的娱乐版块,某些微博大V号、飞鸟营销号都转载了一篇关于林鸣抄袭的文章,令林鸣陷入被无数人指责、鄙视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