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人类消失开始 > 五十四章 欲铸一轮明月!

五十四章 欲铸一轮明月!


  “六道天书是什么?”
  李凤栖不敢在这件事继续聊下去,他先前确实动心了。
  不动心才怪。
  禁欲十多年,忽然出现个长得还不错,身材很实战的妖娆女子,而且是赤裸出现在眼前,几乎所有风光都一览无遗。
  和她在一起的话……
  想一下就觉得是很销魂的事情。
  李凤栖终究是个男人。
  话说回来,其实和这个自称苏苏的女子在一起也不错,至少漂亮。
  很漂亮那种漂亮。
  是迄今为止,自己见过的所有人中,包括兀虫和嫦娥也无法媲美的漂亮,或者说,她的颜值碾压了任何女子。
  男人嘛,总是爱俏。
  妲己闻言心里暗笑,知道李凤栖的心思,也不点破,道:“你应该知道六道轮回吧。”
  六道轮回李凤栖知道。
  天人道、人道、畜牲道、阿修罗道、饿鬼道、地狱道。
  妲己笑道:“六道天书,和这个六道轮回……嗯,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凤栖翻了个白眼。
  “传说中的六道天书,其实是武道、妖族、剑修、道家、巫族以及魔族的六本源书,不是修行秘籍,只是讲述这六道的起源,因契合宇宙大道,被奉为天书,成为六件宝物。”
  李凤栖思索一阵,“没有儒家?”
  妲己呵呵笑着解释:“儒家出现的时间较晚,且儒家源书就在九州,不过争议很大。你大概是知道的,儒家百花争放流派极多,都想成为正统,谁也不服谁,导致众多的源书没一本能契合宇宙大道,所以儒家的源书,也就仅仅是一本源书,不能成为宝物。”
  李凤栖点头。
  这确实像读书人的作风。
  文无第一。
  读书人么,没有谁会服谁,自古以来文人皆相轻。
  眼睛一亮,“那我去剑道源书镇压的那座牢狱?”
  妲己苦笑,“不好说,别忘了还有个剑修梁笙,其实我倒是不建议去剑道源书那边,因为你的心法是《太虚经》,属于道家,而天选之子中并无道家子弟,所以可以将剑道源书让给梁笙,你去道家源书镇压的那颗星辰。”
  李凤栖对梁笙印象极好,沉吟半晌,道了句好。
  君子有成人之美。
  到时看梁笙态度如何,君子成人之美,也看那人有没有德行配得上。
  又想起一个问题,“为何会有个魔道?”
  妲己看着天穹,笑眯眯的,“道家不是有说么,阴阳平衡,一个世界的平衡,总要有人来扮演黑暗,巧了,魔道、鬼族就被推到了这个位置。”
  “所谓魔道,其实也就是冠之以魔,并没有绝对的是非对错邪恶正义,就是各种鬼也有善恶之分,其实在我看来,人族、妖族和巫族之中,有些人比魔道和鬼族更为可怕。”
  这个道理李凤栖懂。
  世间没有绝对的善恶。
  “那么魔道源书镇压的星球谁去?”
  “只有徐墨规了。”
  “她是儒家。”
  “这不影响,儒家最擅长的就是博纳百家,徐墨规若是得到魔道源书,对她的裨益不比梁笙得到剑道源书差,当然,他们得都活下来才算数,六道源书可不是那么好翻开的。”
  李凤栖喟叹一声。
  脚下的一叶枯舟不知飘向何处,问道:“我们去哪里?”
  妲己脆生生的笑,“你想去哪里?”
  李凤栖回首,也笑,一语双关,“那要你怎么教我剑道,你既然认领了我,就得对我负责。”
  妲己啐道:“美的你,我不会剑道。”
  妖媚骤生。
  李凤栖看在眼里,顿时心花荡漾。
  真是个绝世尤物。
  暗道要是她稍微露出女儿妩媚,自己真守不住心神,想了想,“能不能带我去广寒宫,也许在那里能让我的秘境提升一阶。”
  秘境内有大日悬空,尚差一轮明月东挂,那么就去月球。
  妲己大袖一挥,“走也。”
  枯舟翘首,骤然穿破云空,漾起一层层涟漪,破开山河社稷图后,直指天穹之上,旋即在苍茫星空中跳转,飞往远处那颗硕大的星辰。
  妖力澎湃。
  哪怕是在星空之中穿行,李凤栖也没有窒息之感。
  这点手段,妲己不输灰袍道人。
  一叶枯舟刚闯入月球背面,李凤栖就觉得眉心被针扎,心中浮起即将死亡的恐惧和绝望,又瞬间消失,正讶然,却听得妲己道:“先前那一刻,是广寒宫里两位发现叶舟,他们本能生出的一丝警惕,有一刹那的杀念而已。”
  她很有些吃惊。
  李凤栖对危机的敏锐直觉超越了这个境界的人,甚至不比自己差多少。
  须知她可是大妖。
  一只手能碾死所有天选之子的那种大妖。
  狐妖,可不仅仅有狐媚神通。
  李凤栖释怀。
  广寒宫里的两位,女子是狱卒之王嫦娥,男子是巫族后羿,都是在神话传说里大名鼎鼎的人,这两人的一丝杀念,确实恐怖。
  月球背面,阴冷而空寂,没有丝毫声音。
  李凤栖忽然觉得诧异。
  看向妲己,“根据我说知道的知识,声音的传播需要介质,为何灰袍道人、你,都能在这绝对的真空里传出声音,连我也可以?”
  妲己一脸懵逼,“介质?”
  旋即恍然,“在星空中,我们周身灵气洋溢,算不算你说的介质?”
  李凤栖哦了一声。
  大概如此吧。
  矗立在崩塌大山之中的广寒宫已经出现在视线可及之处,妲己问出了心中压了很久的一个疑问,“你的秘境究竟是什么,为何要到这里来?”
  李凤栖不想骗她,道:“我秘境有点怪,是一片虚无的空间,无边无垠,前些日子走火入魔之后,在秘境之内出现了一轮大日悬空,我就在想,既已有大日悬空,为何不再铸一轮明月东挂,如此日月同天,是一个完美世界的雏形。”
  妲己闻言僵滞。
  脸色变得潮红,嗫嚅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像极了春天的模样。
  李凤栖心里越发荡漾,却没忘正事,“怎么?”
  许久,妲己才深呼吸一口气,压抑住灵魂的颤抖,轻声道:“没什么,你的做法是正确的,按照你初心去做就好。”
  李凤栖信了她的邪。
  妲己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也许自己的秘境有问题?
  既定的事,多想无益。
  望着广寒宫,这座在神话传说中的殿宇,内心有些澎湃。
  我将走入它。
  我将在这里,尝试着铸一轮明月。
  何其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