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人类消失开始 > 第三十九章 逃避有用,但是可耻

第三十九章 逃避有用,但是可耻


  徐娇已经闭眼等死。
  耳畔风起。
  刮得肌肤生疼。
  一声震响将她惊醒,睁开眼便看见黑色的剑气迸散,旋即在空中化作数十道长剑激射,叮叮咚咚,直射那个点!
  李凤栖手捏剑诀,捉狭道:“这么妖娆的一具身躯,我可舍不得。”
  徐娇脸微红。
  心头却生暖意。
  知道李凤栖就是个嘴炮王者,他要是真是色中饕餮,也走不到今天,吴丽华那一次就该死在美色之下。
  她有自知之明。
  论身材,她真比不上吴丽华。
  叮叮咚咚,剑气如剑激射,整个结界不断泛起涟漪,颤抖而生浪。
  被不断攻击的那一点,出现了皲裂。
  也就如此了。
  当最后一道剑气迸散,李凤栖秘境内灵力耗尽,哪怕是周天疯狂运转,也无法再驱使剑气,无奈叹气,“差一点。”
  徐娇满眼绝望。
  李凤栖也叹气,“人算终究不如天——”
  话音未落,猛然感觉秘境内的《春秋》有些异样,竟散发出一股昭昭儒气,宛若一头墨龙,游荡于浩渺秘境之内。
  又讶然发现结界上浮现出一层黑色。
  是墨韵。
  老先生陈树,在结界上遗留的力量开始显现!
  墨韵聚于一点。
  正是徐娇拳轰李凤栖剑刺的那一点。
  叮!
  轻脆的声音在两人耳中宛若天籁之音,那一点上的龟裂破碎,旋即裂缝蔓延向笼罩着整座高台的结界,又轰然迸散。
  结界碎了!
  就似漫天花雨飘散,又消弭于无形。
  大悲之后大喜。
  徐娇目睹这一幕,几欲泪流,呢喃着说,“李凤栖,当初在这座城市里帮助你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啊。”
  李凤栖微微点头,“陈树老先生啊?是圣贤吧。”
  他只是位普通的老师。
  但他又不普通。
  徐娇深呼吸一口气,问道:“你能下高台吗?”
  李凤栖摇头。
  徐娇胸有成竹,“无妨,待我恢复一些灵力,我就能将你也带下去。”
  李凤栖摇头。
  徐娇不解,“什么意思?”
  李凤栖看向远空,“看过一部电视剧么,是新恒结衣主演的,叫《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只不过在我看来,逃避虽然有用但可耻。”
  徐娇愣住,“你不想走?”
  李凤栖笑着说道:“其实在之前,我很动心,可是在结界因为墨韵而崩碎的刹那,我改变主意了,我想看看,幕后黑手安排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真这么想?”
  李凤栖沉默了一阵,缓缓说道:“你知道老先生陈树……嗯,就是帮助我在结界上留下力量的那位,你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徐娇摇头。
  李凤栖脸上再次浮起笑容,“老先生陈树啊,是一个高尚的人,是一个纯粹的人,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徐娇无语,叱道:“认真点。”
  李凤栖点头,“就是认真的,你可能不知道,他本可以独善其身,最后却选择为我们这些天选之子去做一些事,尽管我不知道他去哪里,要做什么事,但明显不会有好的结局,这让我想到了书中的一句话:穷则兼济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所以呢?”徐娇越发茫然。
  李凤栖轻抚手中长剑朝歌,“也许我们真的进入了一片神奇的空间。在正常的地球上,不是全人类消失,而是我们这些天选之子消失了,如今我们成了修炼者,拥有超越常人的能力,那为什么不去做一些事,帮助人类呢?”
  徐娇颔首,“所以更应该活下去,而不是继续深入这场猎杀游戏。”
  李凤栖摇头,“不!”
  长剑重新佩在腰间,伸出双手拥抱天下,“电视剧《天道》中,主角说过这么一句话:坐井观天阔。而我李凤栖想说一句属于我自己的话。”
  徐娇不语。
  李凤栖一字一句的道:“出井揽山河!”
  徐娇挥手,打断李凤栖的豪情,“好了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不一样,我必须逃避,否则将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李凤栖不解,“为啥?”
  徐娇咬牙切齿,许久,才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炉鼎。”
  炉鼎?!
  李凤栖确信自己没听错,他也知道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不可思议的说道:“你得到的传承竟然是为炉鼎准备的,你那师门真是修行界的耻辱。”
  难怪她要逃。
  旋即脸上浮起灿烂笑意,“我也想要个炉鼎啊。”
  徐娇欲一脚踹出,“滚。”
  想了想,终究忍住,就在高台边这么坐下来,双脚荡漾着,看向远空已挂在东方的太阳,眯缝着眼,像个对未来充满憧憬的青春女孩儿,“阳光真好。”
  李凤栖在她一旁坐下,“行走在黑暗里,比看不见阳光好。”
  什么人看不见阳光?
  死人。
  从今以后,徐娇就要行走在黑暗里,直到挣脱炉鼎的命运为止。
  徐娇声音里充满憧憬,“我虽是女子,然而年少时候说过的话,有过的梦想,其实也曾想过有一天要做世界的女英雄,只不过越长大越世俗,渐渐的我们都成了普通人。”
  李凤栖嗯了一声,“我就很普通。”
  “接下来我们都可以不普通了。”
  “也可能会死。”
  “努力活着走到这场游戏的最终点,当有一天我能掌控自己命运了,我就来找你,那时候,希望你还没忘记今日的初心。”
  李凤栖沉吟半晌,“那你也别死了。”
  徐娇沉默。
  许久许久,才轻声道:“其实,只有我才会真正面对死亡。”
  李凤栖讶然不解。
  徐娇没有立即解释,侧身,伸出手掌,“答应我,活着,如果那一天真的实现了,我们一起去实现你说过的出井揽山河,再兼济天下。”
  李凤栖犹豫了下,还是和她碰了下掌,“一言为定。”
  徐娇点头。
  眸子里泛散着精光,光彩熠熠,这一刻,她在李凤栖的眼里,是如此的鲜活和美丽。
  起身,“我要走了。”
  李凤栖嗯了一声。
  这一走,两人行走在两条道路上,只希望将来两条道路的终点会碰在一起,然后一起携手走在同一条道路上,忽然笑道:“咱俩这状况,像不像小说里的男女主角,要不,咱俩先把正事办了吧。”
  徐娇一脸黑线,“有多远滚多远。”
  开始起风。
  李凤栖知道她要走了。
  临走前,徐娇一脸认真的道:“给你说个秘密,我之前杀过两个人,后来去找了他们的尸首,你猜我找到了什么?”
  “什么?”
  “什么都没有,尸首消失不见了,所以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什么想法?”
  “天选之子被杀后,不是死亡,而是终结,那些被杀的天选之子都回到了正常的世界里,因此我才会杀人毫不留情,不是因为我冷血,恰好相反,我只是送太弱的人尽早离开这块痛楚的沼泽,回归到他们的正常生活。所以李凤栖,放手去博,不用在意生死。”
  说完,踏风而下高台,消失在远处。
  李凤栖默然目送。
  再见。
  再见的意思,是再也不见,但是徐娇,我希望还能再见你。
  再见你的时候,你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这……无关男女感情。
  因为你是徐娇。
  因为你,甘于和命运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