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人类消失开始 > 第二十六章 师者树人,有教无类

第二十六章 师者树人,有教无类


  无巧不成书?
  当然不是。
  世间所有的巧合都是缘分?
  更不是。
  李凤栖从不觉得自己智商过人,他能保证自己尽量活得更长更久,站得更高更远的办法之一,就是细心细心再细心。
  和陆旭一战,智商碾压了对方。
  和吴丽华一战,彼此勾心斗角。
  一开始,李凤栖就设定了吴丽华也擅长近身厮杀,只不过去偷袭反被埋伏,从大厦里出来又被她的表演迷惑,导致连续中计。
  但这并不妨碍李凤栖提前布局。
  计划之所以称为计划,在于它的周全性。
  在以吴丽华是近身厮杀高手的前提下,李凤栖之前藏到榕树上,想借陈树为诱饵伏杀吴丽华时,就已经将长枪龙胆藏在了河里。
  那时,吴丽华尚在大厦之上,无法监控死角。
  所以这一招神不知鬼不觉。
  事实证明,李凤栖下了一着神仙手,在智商的角逐中,扳回一城。
  持枪,出枪。
  李凤栖没练过枪法。
  他只能选择用长枪龙胆来使出青云三十的第一招:君临天下。
  枪出如龙。
  极快。
  只不过比起陆旭来,差了极远,远远看不见雏蛟形态。
  仅仅是淡蓝色的光彩泛寒而已。
  但够了。
  吴丽华有些意外,因为李凤栖这一枪并非射的她胸口,而是脚下,她甚至只需要偏移一尺就可以躲过去,然后顺势反击。
  她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哗的一声,长枪龙胆射入水中,激荡起浪花,斜斜的插入水底,枪身犹在轻颤。
  吴丽华侧步,扭身,起手,抬刀,欲一跃而起。
  下一刻,脸色大变。
  她被定在了河中。
  长枪龙胆如水刹那间,从枪身处,流动极慢的河水迅速结为寒冰,向着河道的上下游蔓延,也将吴丽华的双脚冻在了冰中。
  并不厚,仅齐膝。
  吴丽华大惊之余,并不害怕,以她的肉身力量,完全可以挣脱。
  只是李凤栖没给她时间。
  以剑法射出长枪之后,立即手捏剑诀。
  《青云三式》第二招:八方来朝。
  不能给吴丽华机会!
  先前出剑被震散的黑色虹光,重归剑气形态在空中显形,一道又一道,道道剑气皆是剑,四面八方悬浮于空,撕裂长空发出尖锐的啸声,向着吴丽华攒射。
  第一次使出八方来朝,还是和陆旭之战。
  那时尚未开辟秘境。
  威力天差地壤之别。
  体内周天气脉疯狂运转,灵气源源不断先化作精气,再进入秘境转化为灵力,再经由秘境流转周天气脉,最后涌入手指剑诀,遥领剑气。
  精气御剑和灵力御剑,差别巨大。
  陆旭一战,剑气激射。
  好看是好看。
  但都是随机的射向陆旭,射到哪里是那里。
  今夜不同。
  灵力御剑时,李凤栖心湖间仿佛多了数十条无形的绳索,每一道剑气都似乎和他心意相通,就似多了数十双手在挥剑一般。
  想射哪里射那里。
  剑气激射,接踵而至,宛若漫天流星,四面八方无死角,哪怕被迸散击飞,又会再次出现,根本不给吴丽华蓄力挣脱寒冰桎梏的机会。
  威力也极强。
  长剑朝歌砍不破她的肉身防御,然而剑气可以。
  吴丽华身上出现了伤痕。
  但短期内依然难以杀她。
  李凤栖也没奢望简单击杀,吴丽华可以用长刀破开寒冰桎梏,所以他只需要剑气激射,不让她腾出双手即可。
  随着河道结冰,上游来的河水被堵住之后,越过冰层,继续涌向下游,在抵达长枪龙胆的位置后,又化作寒冰。
  很快,寒冰凝结到了吴丽华胯部。
  她彻底动弹不得。
  无法屈膝,无法蓄势,她已经被牢牢禁锢,只能等死。
  她输了。
  尽管她还能挥刀,但疲于应付层出不穷的剑气,这是何等绝望的局面。
  时间很慢。
  吴丽华仿佛过了千万年,她终于放弃。
  寒冰齐肩。
  李凤栖停滞了刹那,问道:“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告诉我你的名字。”
  这是屁话。
  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吴丽华说过的一句话触动了他。
  她曾经历过黑暗。
  也是个苦命女人,那么就不应该默默而死。
  至少让自己知道她的名字。
  李凤栖看过一部动画电影,当死人的名字被后人记住时,就能永远活在冥界之中,相反,则会消亡,虽然是电影。
  吴丽华一声长叹,“无所谓了,我不恨你,输了是我自己实力不够。”
  名字的存在毫无意义。
  她挺释然。
  至少输给的是个坦坦正正的男人。
  当下的局势,李凤栖若是个龌蹉男人,完全可以不杀她,用各种办法将她彻底的牢牢禁锢,然后扒光她的衣服享受一番。
  毕竟,所有的天选之子都经历了漫长孤独,连她都差点控制不住走入成人用品店,何况李凤栖一个正常的男人。
  长期的压抑,早就应该找到宣泄。
  但他没有。
  他看她的目光依然纯净,不仅仅是作为对手的目光,还有平等和尊重。
  李凤栖点头,“走好。”
  心意动处,数十道剑气向着吴丽华的头颅激射——这是对她的最后一丝仁慈,务必瞬间湮灭她的所有神经。
  如此,没有痛苦。
  吴丽华面露微笑,轻声说了句谢谢。
  原来……
  还是有好男人的啊,可惜我没遇见呢。
  骤生异变。
  河畔长椅背后的那颗榕树枝丫间,一片墨韵飘散过来,光影婆娑聚而为人,随手挥舞,时间仿佛停滞,激射的剑气竟然悬在吴丽华的头顶。
  李凤栖瞬间凌乱。
  榕树枝丫间有什么?
  一本书。
  《春秋》。
  老头子陈树离去之前送给自己的《春秋》,因为太厚重,不好携带,于是当日顺手就将它藏在了榕树枝丫里。
  墨韵光影所聚的陈树温文尔雅的一笑,“这是我为你俩做的最后一件事。”
  挥手。
  一瞬之间,儒气昭昭漫小城,已收缩至城外的结界凝滞。
  禁锢了结界收缩后,对吴丽华轻声道:“傻孩子,还不回头么?”
  吴丽华苦笑,“您是不是要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我身在苦海,却望不见彼岸。
  彼岸,已毁于李凤栖的剑下。
  陈树摇头,“那是佛家,我是读书人,要说也该是悬崖勒马为时不晚。”
  吴丽华低声自语,“可是我又能怎样呢?”
  陈树挥手,“再想想,你为何活得如此沉重,为何要给自己增加那许多的负荷,人生不易,前方高山我们爬不上去,何不登丘陵?”
  不是什么大道理,很简单的比喻。
  吴丽华眼睛一亮,她忽然想通了,笑了,“如果能活着,我想简简单单的,陪伴爸妈,把弟弟妹妹拉扯大,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普通人,是吗先生?”
  陈树欣慰大笑。
  师者树人,有教无类。
  这孩子挺好,于黑夜之中依然保留着初心。
  于是挥手,“回家罢,重新做回最初的那个少女吴丽华。”
  墨韵飘散如烟,笼罩河畔。
  待烟消云散。
  陈树已消失不见,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吴丽华,只剩下被冻在寒冰里的长弓射日和短刀遗忘,以及陈树随风飘来的最后一句话,“李凤栖,你且前行,再逢会有时,我带她归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