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人类消失开始 > 第七章 最难剑修路

第七章 最难剑修路


  距离李凤栖三百余里外的邻市。
  亦有一座玄光牢笼。
  曾出现过一次的女子端坐于云端,目光透过层层乌云,落在大河里的一道身影上,那是一个面目犀利的少年。
  赤裸上身站在河中。
  挥拳。
  简单而朴实的挥拳,每一次挥拳,五指之间皆有惊雷炸裂,拳锋之下,狂风卷浪,河水倒涌,威势惊人。
  端坐云端的女子微微颔首。
  这少年在绝对的孤独里坚持了两百余年,淬炼出的心境远超他人,天道赐予的是九州巫族的拳法和心法,将来应该是走武夫路子。
  若是天赋足够,未必会输给肉身见长的巫族。
  女子忽然讶然转首。
  目光透过千山万水,三百余里外手握朝歌的李凤栖身影,竟然直接出现在了她瞳孔里,女子神色有些哭笑不得,“一年时间才让朝歌剑意共鸣?”
  废材啊。
  就这资质,还踏什么剑修路,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剑仙。
  不知道远在九州,此刻说不准还在打死打活的商皇和天枢上相,得知他俩的佩剑和心法被一个废材得到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大概……很差吧。
  ……
  ……
  好剑!
  李凤栖由衷的称赞。
  关于剑,武侠层面李凤栖知道的很多,三少爷的剑,燕十三的剑,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叶孤城的紫气东来和天外飞仙,什么倚天紫电……
  似乎都不如这柄朝歌。
  太虚经小有所成。
  是时候练剑了。
  执剑下楼,来到小区中央的广场。
  没有名师指点,空有剑法,李凤栖只能摸索着过河,提着剑随意挥了几下,越发怀疑之前得到信息的真实性:这剑能有九百九十九斤?
  怕不是吹牛。
  轻若鸿毛嘛。
  青云三式的口诀在脑海里极其清晰,倒也是老实,真的就三招。
  动作极其简单。
  李凤栖练了一遍动作,越发懵逼。
  这真是剑法?
  剑法名字随意,连招式都极其随意,感觉就是三岁孩童也能挥出这些动作。
  神奇之处在于口诀?
  于是凝神静气,深呼吸一口气,灵气在大小周天运转一周,化作太虚经之精气游走在四肢百骸。
  暗想,精气大概就是武侠里所谓的内力。
  思绪未落,手中朝歌的狭长剑身骤然沸腾起紫黑烟气。
  烟气缭绕着剑身,氤氤氲氲又如火焰。
  狂肆的杀意有如实质。
  李凤栖古井不波的心里骤起波澜,按照剑诀所述,这黑色烟气其实是剑气!
  实锤了!
  绝对是玄幻、仙侠而不是武侠。
  轻轻挥了挥。
  黑色剑气缭绕剑身,拉出了一片弧光,美不胜收。
  大喜。
  单手握剑,用尽全力的横着挥出。
  眼前一亮。
  狭长剑身扫过身前长空,寒光炸裂,剑气脱剑而出,化作一道绚丽的月牙形黑色剑光,快逾闪电的激射,击中十余米外凉亭的一根柱子。
  蓬!
  烟尘四起。
  钢筋水泥修建的凉亭柱子黑色月牙拦腰切断,坍塌中溅起阵阵尘埃。
  李凤栖呆若木鸡。
  这……
  这是自己刚才做的事情?
  不可置信。
  一个初修太虚经,第一次练剑的人,用尽全力的一挥,威力竟然已经媲美——不,甚至说已经超过了武侠里那些绝世剑客。
  不敢想象,若是将青云三式练到登峰造极,一剑挥落会是何等壮景。
  一座山也能劈开吧。
  难道我真的是万中无一的绝世天才?
  自信睥睨!
  等自己练到一定境界,就去劈开那层牢笼屏障。
  想到这忍不住叹了口气。
  果然……
  强者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李凤栖很快收摄心神,全心全意练习那三招剑法,当然,没敢再用口诀运转太虚经的精气,毕竟小区经不起折腾。
  三百余里外端坐于邻市云端上的女子一直盯着这边。
  忍不住摇头。
  “修道一年,太虚经小有所成,借朝歌之利才将一座凉亭柱子斩断,如此天资也敢自诩绝世天才,这人脑子怕不是有病。”
  旋即莞尔一笑,“他大概还不知剑修路有多难。”
  要不了多久,李凤栖就要怀疑人生了。
  女子低头。
  脚下那条大河里,赤裸上身的少年连续出了一百余拳,储养出漭漭拳意,缓缓收拳于肋下,又缓缓的一拳轰出。
  很简单。
  却已有大道至简的神韵。
  简单的一拳而已,身前却骤然炸响惊雷,拳头之上,电光缭绕迸射,形成一张巨大的电光蛛网,绚丽至极。
  轰!
  身前迎面而来的河流,随着这一拳轰出,倏然一分为二,出现一条无水之道,逆流而上。
  磅礴的拳意下,恢弘拳力举世无匹。
  上流四五十米外的闸门桥被拳力轰中,瞬间爆炸,精钢铸就的闸桥竟被摧枯拉朽的轰出一个大洞。
  余力未消。
  闸桥上面及其左右的水泥建筑,也在拳力波及下四分五裂。
  一拳而已。
  便将四五十米外的闸门桥轰出了一个缺口,威势惊人。
  端坐云端的女子目露赞赏。
  “这才是绝世天才该有的风姿,李凤栖迟早面对这颗拳头,到时候,在剑修路寸步难行的他,挡得住这一颗拳头?”
  女子摇头。
  尽管李凤栖拥有商皇之剑,天枢上相之心法,依然让人难以看好。
  剑修……
  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出过一位剑仙。
  仙坠之后,九州在这一两千年中,无论是多么天资绝世福缘深种的人,始终无法突破桎梏成为剑仙,修行界甚至流传着剑道已死的说辞。
  随着漫长岁月流逝,仙坠之后无人新晋剑仙,如今九州的剑仙已是屈指可数。
  剑修隐然有绝迹的征兆。
  反倒是武夫,频频有人肉身登仙,在九州修行界掀起了阵阵狂潮,以肉身见长的巫族成了九州最强势力。
  甚至压过了读书人和道家修士以及练气士。
  所以商皇才会送出朝歌。
  他是想在这片土地上培养出一位剑仙苗子继承衣钵,重振濒死的剑道。
  可惜……
  得到朝歌的李凤栖,在天道安排之下,不是与之配套的剑修心法,却是天枢上相的道家《太虚经》。
  很是讽刺。
  在九州打死打活的两位圣人,却在这颗星辰上拥有同一个传人,万一李凤栖狗屎运气好,今后有机会去九州,商皇和天枢上相两位圣人会怎么看待他?
  端的是尴尬。
  当然,李凤栖大概是去不了九州。
  他若是挡不住河中的那颗拳头,结局只有一个。
  死。
  毕竟这么多人,真正能活下来等到那一天的人,不能太多。
  只剩两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