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男神掀桌:女人,别拔草 > 第442章 错愕
按照预定的一样,阿K抡起椅子就往那男人身上砸云,那男人脸色一白滚到了地上避开了阿K的冲击,站起来就破口大骂。“TMD的你们竟然敢跟老子耍诈!”
  
  男人从屁股后面抽出一把砍刀,也不管不顾的往阿K身上砍,阿K徒着一双手,避开得了一下两下,还是挨了他一刀,正好砍在他的大腿上,阿K痛苦的跪倒在地。
  
  风清语抓着酒瓶子就往那个渣男后面砸,不过他反应很快急忙跳着闪开,对于风清语此举是彻底惹恼了他。“你找死!”
  
  玉姐正伤心的抱着地上的阿K哭,完全没有心思再管周围。
  
  眼看那刀刃马上就要从风清语的身上砍去,酒吧的门忽然被人推开,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清语……”
  
  是欧云晨?!
  
  风清语躲开那男人手身上拿着的刀子冲着门口的欧云晨叫喊。“快点报警!”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欧云晨急速的跑过去将风清语扯过来,只是那砍刀却落到了欧云晨的手臂上。
  
  男人砍到欧云晨时还是错愕停顿了下,想来搞不清楚这个冒出来的人是谁,只是被欧云晨脸上的戾气给震慑住。
  
  地上滴答滴答的遗留着欧云晨的血,欧云晨一手捂住自己的伤口,条件反射的就给了那男人的肚子一脚。
  
  敢砍他?找死!
  
  那一脚的力度也实在够强,痛得男人在地上碎骂。
  
  男人不甘心又抄着砍刀往欧云晨这边扑,就一股子蛮力也想再往他身上撞,欧云晨的双手无法动用,只好用着自己的腿力一一还击。
  
  情况不太乐观,男人眼看自己将会成为众矢之的,只好走为上策,见他要跑摔在地上的风清语立马要追过去。“欧云晨别让他跑了,拿他身上的光碟!!”
  
  听了风清语的话欧云晨就准备追,谁知那个男人竟然会识相的将光碟给扔了。
  
  捡起地上的光碟风清语总算是松了口气,看着欧云晨捂着还在流血的右手就慌了。“欧云晨你怎么样,我们赶紧去医院。”
  
  “没事,这……”欧云晨本来想说自己没有这么严重叫她别担心,可是看着风清语着急的样子,突然很享受,他紧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副迷糊的样子,垂下眼眸看着自己的伤口,“右手动不了了,也许刚才那刀砍到了动脉,也许……”
  
  话即可的戛然而止,俊美的容颜越发的显的憔悴,他抓这她的手,双眼微眯着,笑眯眯的看着她,“也许已经残废了……”
  
  脑袋忽然轰隆的一声巨响,怎么的也不想消化掉刚才欧云晨对自己说的话。
  
  话音颤抖道,“我去叫医生,。”
  
  拔打了120医院的救护车没有多久就来了,地上的阿K已经痛得晕了过去,玉姐抓着他的手一个劲的在哭,扶着单架一起上了救护车。
  
  “阿K你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车里风清语静静的坐在欧云晨的身边,看着医生为他简单的包扎伤口,眼前忽然变得模糊,湿润润的,好生奇怪,再一眨眼,泪水从她的眼眶溢出,静静的在脸上流下两行热泪。
  
  原来……她哭了……
  
  也许是失血过去,也许是医生没有直接打麻醉,伤口疼的厉害,欧云晨的脸色逐渐惨白,就连双眼都是闭着的。
  
  唯一活着的证据就是他的胸前起伏,以及他手心的温度。
  
  风清语拉着他的左手一声不坑的握着他的手,紧紧的握住,不想放松一点。
  
  她低着头,看着他的手,那只给过她无数温暖的手。
  
  心脏咯噔的一下,难受的像是要喘不上气一般,难受的,无法用言语说出。
  
  “欧云晨……”连叫他的名字的话,听起来都是如此的沙哑。
  
  似乎救护车在马路上运行了好久,。终于到了医院,风清语跟着欧云晨进了医院。
  
  经过救治的欧云晨,终于虚弱的睁开眼来,看着一直坐在自己身边的风清语的那张脸,不禁的颦蹙起来。
  
  也许是开的玩笑对风清语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她一直沉默的不说话,眼睛却是粉红了,眼泪也一直流个不停,滴答滴答的,滴在她的手背上。
  
  欧云晨抬起眼帘看着她,用另外一直能够动用的手紧紧的抓着她,“我没事。”
  
  悔不该撒谎,悔不该,让她难过。
  
  风清语的眼镜眨了眨,她看着他许久许久。
  
  “没事就好……”低着头趴在他的身边,不敢去看他的另一只手,那只为了自己而挨过一刀的手臂。
  
  病房里静静的,俩个人只是相互依偎再也没了别的话。
  
  外头的阳刚刺眼,刺眼到,她已经虚脱到,只想躺在他的身边一动不动,贪恋他身上的温暖与宽厚。
  
  阿K虽然伤的刀伤挺深,幸好没有伤及筋骨,除了血流的太多虚弱到无法睁眼之外,到是没有生命危险,而且也不会落下什么病根,听了医生的话后,玉姐总算是稍稍松了口气来到了欧云晨住的病房。
  
  “幸亏这次欧总来了,要不来后果真是不敢想象。”玉姐现在想起来还惊魂未定,要是那刀下去风清语恐怕就要没命了,那她就算是愧疚一辈子也不能原谅自己,要不是为了她的事,阿K不会受伤清语也不会有事。
  
  欧云晨却有些脸色难堪的开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玉姐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语气中有些自责。
  
  欧云晨冷笑一声,声音清冷,又藏有阴冷着的爆发力。“出这么大的事,你们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做事不计后果,就凭你们俩个女人还有一个瘦弱青年就制伏得了那个带刀的男人?”
  
  玉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如果没有欧云晨的出现的话,也许他们三个真的会被那个男人砍死。
  
  罪过在她,她没有道理敢在他的面前多说无聊的话。
  
  风清语的心中万般悔恨,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手心里,“本来以为可以解决的……”
  
  “那你解决了吗!要不是我来你命都没有了!”欧云晨拦住了她的话,责怪的凶狠道,他只要想到如果不是他起心想接风清语去吃午饭去那里接她,正好看到那一幕,风清语就会死,心里就难受的像是被人揍了一拳的郁闷。
  
  他气的是,她做事太不顾自己,他更气她出了这种事情竟然就没有想到找他帮忙!
  
  风清语的心晃荡了一下,错在她,她无法反驳。
  
  她只是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什么都可以,所以才……
  
  房间里的气温压制最低,玉姐愧疚的提前告退。
  
  房间里再次只剩下他们俩个人,她像是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把我扶起来。”他的命令,让风清语无法拒绝。
  
  扶住他,让他依靠在床背上,后背靠着软绵绵的枕头。
  
  “靠过来。”风清语挪动着屁股朝着他的那头坐了坐。
  
  叹了一口气,仅剩的左手抬了起来摸上她的脸颊,“有没有受伤?”
  
  风清语静静的摇了摇头,眼神又望向了他的那只挨刀的手,“没事么?是不是真的会残废?”
  
  欧云晨眯了眯自己的凤眸,唇瓣轻抿,尽量让自己不要笑的太明显,“如果真的残废怎么办?”
  
  “那我……”风清语搓了搓自己的手,“我帮你……”
  
  “当我的右手?”风清语沉默了会儿,怔怔的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是我的错。”
  
  “傻瓜!”亲昵的捅了捅她的额头,力道不大,多的尽是宠溺,“以后有什么事记得告诉我。”
  
  他的面容依旧淡定,摸着她的手,静静的许下了誓言,“我永远都是你的欧云晨。”
  
  突如其来的话,似告白一般,让风清语愣神了许久。
  
  那锃亮清零的眸子,似乎是有着不一般的磁场,让她许久都无法转移自己的目光。
  
  “我是过来检查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笑了笑,跟着他的护士也跟着他一起进入了房间。
  
  “那我先出去了。”刚要起身,手却依旧被欧云晨拉的紧紧。
  
  “呆着,不许走。”他的话不容拒绝,风清语无奈的望向医生。
  
  “没关系,只是检查一下报告病情而已。”
  
  又重新的坐在了欧云晨的身边,似是她马上就会离开,消失不见一般,欧云晨依旧把她的手拉的紧紧。
  
  医生帮欧云晨做了一系列的检查,详细的拿出X光解释一同,风清语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好在他受的伤不重不过右手要复原也等要养上两个月,头两个星期是不能下水的这个要异常注意,要是发炎就麻烦了。
  
  家里的林叔听闻变风风火火的从家里赶了过来,在确保欧大少爷没有事,这才安心的谢天谢地,谢欧家祖宗的保佑这才罢休。
  
  走到他的身边,林叔一副恨铁不成刚的眼神望着他,“少爷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怎么向老爷夫人交待?”
  
  “小伤而已,住几天医院看看情况就行。”
  
  林叔平日里话不多,可是对着欧云晨那可就另当别论了,事无大小,由简到细。
  
  欧云晨从小就是林叔照料着长大的,为了欧云晨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的苦心,这些欧云晨都是知道的,所以在他的心里林叔也是等同于自己的亲人一样,只是他一到他的事就别得爱唠叨,简直是比他妈还要念叨些……
  
  “那我回去给少爷炖些补汤晚点送来。”
  
  “阿文你去开车送林叔回去。”欧云晨吩咐床边站的助理阿文。
  
  “是总裁。”
  
  等到他们一走,这屋子里又变得安静起来。
  
  “坐过来。”
  
  风清语听话的坐了过去,欧云晨抓着她的手不松,严肃道,“事不过三,这种事绝对不能有第二次!”
  
  风清语乖乖的点了点头,眼里却依旧是一副担忧的色泽。
  
  一夜无眠,俩个人只是在床上静静的躺着。
  
  第二天一大清早,风清语正喂着欧云晨喝粥,玉姐就神色慌张的进来。
  
  “怎么了玉姐,发生了什么事?”
  
  “清语,我们被骗了,昨天那个光碟根本就不是那个,他昨天半夜打电话来说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经过几人被砍的事,玉姐明显对那个男人有了惧意,她知道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风清语一下没了注意,看来自己的想法还是太过单纯,以为那个男人会乖乖的交出光盘,没成想……
  
  “这下可怎么办?”风清语放下粥碗,面容忧愁的看着对面。
  
  玉姐咬了咬牙,忍住要哭出来的冲动,更多的则是无奈,与决绝,“我是不会向他妥协,这几年我也累了,也够了,如果他想闹的话那就闹好了。”
  
  鱼死网破,不就是那么一回事么?
  
  就算是被他毁掉了名誉成为别人谈资的笑柄她也认了,大不了和阿K离开这个城市再去别的地方发展。
  
  “玉姐。”叫着她的名字,却也不知道到底应该说些什么,“人,是要向前看的,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总有会解决一天。”
  
  风清语现在主要想着怎么才能拿回那带子,也只是随便的敷衍玉姐,她知道玉姐一定不会同意她再去做这件事,可是如果这件事情不得到解决,要是那渣男真将事情捅出去,玉姐根本就没有办法再留在A市。
  
  玉姐是她的救命恩人,待她一直视如己出,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清语,我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也是我的不好,不应该把这事告诉你,不仅连累了阿K,连欧总也被连累到……”
  
  房间里原来祥和的气氛,又被俩个人的忧愁所打扰。
  
  玉姐惨白一笑道,“清语,这件事你所做的已经足够了,以后的事你也不用插手了,我先去看阿K。”
  
  风清语冲着玉姐点了点头,目送她出了门。
  
  玉姐走后,风清语又继续把放在餐桌上的粥碗拿起,撑了一勺,移送到欧云晨的唇边。
  
  欧云晨的唇瓣未张,细长的指尖,落在了风清语的手上,“你又准备自作主张了。忘记昨天答应我什么?。”
  
  风清语怔了怔,见他不吃,又把粥碗放到一旁,“我只是在想到底怎么样才能帮助玉姐,玉姐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帮助了我,对我有大恩大德。如果我不帮玉姐的话,她会被那个男人给逼疯的,可是,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办法去帮她,你说报警的话,警察会不会受理?”
  
  “你以为玉姐是白痴,不知道出事就去报警吗?”欧云晨依靠软绵绵的枕头上道,“如果报警有用的话,玉姐也不会被那个男人勒索好几年。”
  
  “为什么?”风清语诧异的问,“为什么玉姐不报警呢?这是敲诈!”
  
  “那个男人手中握着的可不是一般的把柄,如果报警之后就会立案,随后通报当地法院,到时候便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风清语立刻没了精神,看着远处出神,喃喃道,“那怎么办?”
  
  “笨蛋。”
  
  挑眉欧云晨语气不善,这个爱多管闲事的风清语,还是这样的性格早晚有天会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