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修仙超级强者 > 第七章 卖药
    李凡很快回到了城中村合租房,不过他现在很烦恼,钱没有了,仅剩的一点修炼药散也全都拿去救人了,而且他想搬去一个人少的地方,这里人多眼杂不说,空气也很浑浊,对他的修炼没有好处。
  
      去找一个普通的工作?这念头一出就被李凡甩出脑海去了,修炼花费时间,他可没有功夫去做那些没有意义的事,而且工作赚的那点钱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修炼。
  
      想起了在马路边的一幕,他眼睛一亮,“对了,去卖药,这年头谁没个三灾五病。”
  
      虽然现在他还不能炼制真正的丹药,但应付凡人之病,却是不在话下。
  
      当然了,如果是像艾滋或者癌症晚期,以他目前的修为炼制的药散还是救不了的,或许等到练气期有了法力,才有把握救这些人。
  
      所以他把目光放在一些疑难杂症上,
  
      李凡翻箱倒柜,终于找出了几百元现金,跑到药材市场购置一些炼制药散需要的草药,然后拿回家立马炼制了起来。
  
      一天后李凡得到了几**不同药效的药散,“清神散,生机散“各两**。
  
      毕竟这是要出售的东西,李凡还特意花了几块钱买了个小瓷**,一切准备就绪李凡直接来到市人民医院门口外,毕竟医院是病人最多的地方。
  
      然后想象是美好的。
  
      李凡站在人民医院的门口,一脸无奈之色,这里有很多和李凡一样来卖药的人。
  
      李凡看过他们出售的药物,都是一些没有任何作用的东西,大都是用面粉或者维生素直接合成,简单来说,吃不死人也救不了人。
  
      李凡才来这里一会儿,就遇到了几波向他介绍假药的骗子
  
      “小伙子,我观气息不稳,面色泛白,身体出现了问题,我这里有祖传中草药制成的冲剂,一包下去,保你万病消”。
  
      “兄弟,我这里有金枪不倒丸,一颗下去保一个小时坚挺,要不要来几粒”?
  
      更无语的是,不仅有卖假药的,还有死拉硬拽要给李凡算命的。
  
      “小兄弟,你要发财啊,你眉心财富之光高涨,过几天必要撞大运了,来,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我给你解一下”。
  
      李凡对他们不屑一顾,开什么玩笑,被别人拉着他不发火就算对方烧高香了。
  
      李凡很烦恼,他现在考虑怎么样才能卖出药?他总不能见个人就问对方要不要药吧。至于摆摊,他刚才看见城管来了好几次?堂堂修仙者,他好还不想被别人跟赶狗一样撵走。
  
      最后实在是等不下去了,索性直接找上了两个好像是情侣的男女,一上去就直接问人家要不要药。
  
      李凡还没说完话,对面那女的就直接骂了起来,“神经病”,然后拉着男的扬长而去。
  
      李凡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出师不利啊!或许我应该有目标的选”,
  
      就这样李凡慢慢的在医院门口甄选目标,突然他眼睛一亮,他目光所看之处,有一男一女正从医院里走出来。
  
      那个女子身材很高挑,面色清冷,皮肤白皙,墨般的青丝有些随意散落在肩上,一阵微风吹过来,青丝飞舞,犹如九天仙女般,让人觉得远远能远远观看,便是最大的幸运。
  
      不过此时这名女子脸色似乎有些疲惫,眼角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忧郁和茫然。
  
      这两个人里李凡不远,他的听力很好,这两人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
  
      “雪盈,你不要担心那么多了,我已经联系了美国的权威脑科专家,那位专家已经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要不我们将伯母转移到美国去治疗吧”,说话的是那位男子,很高大帅气。不过李凡却看得出来,这名男子眉目中带有淫邪。
  
      那位绝色女子听了男子的话,本就有些忧郁眼神,此时美目之间就皱得更厉害了。
  
      去国外又如何?这几年以来她带着她母亲踏遍了国内有名的医院,就连国外也去了好几个国家,可是基本都是同一个诊断,脑损伤,只能自己恢复。
  
      “齐格,谢谢你,我母亲的病你就不用担心了,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不用为我浪费多余的时间了”,这名女子的话语很冰冷,很明显对她身边的男子不是狠感冒。
  
      不过帅气男子似乎没有听清美女的言外之意,跟一块狗皮膏药似的围在绝色女子身边,还说什么跟他不要那么生分的话。
  
      李凡都快无语了,这齐格还真是个人才,那位女子就差明着跟他说我想让你滚了,脸皮厚到他这样,世间也是少有。
  
      观察了一下两人的穿衣打扮,那名女子穿着一件淡黄色连衣裙,这好像是是法国夏奈尔最新出的款式,那条裙子价格就在10万以上。
  
      她脚上穿的是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小脚又白又嫩,让人想忍不住亵玩,那双高跟鞋是renecaovilla最新出的全球限量款,价格要18万。
  
      这应该是个有钱人,李凡暗暗道,他卖的药,价格可不便宜,这女子穿的那么好,应该能买得起。
  
      他立马上去喊了一嗓子。
  
      “买药不,包治百病,诚信不欺人。
  
      还在心烦意乱的沈雪盈听见有人卖药,本想拒绝,她抬头看了看说话的人,眼神很清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不像以往那种卖假药的骗子。
  
      不知怎的,沈雪盈心里升起了一丝丝期望,用颤抖的语气问李凡,“你的药能治脑损伤吗”?
  
      她很紧张,生怕李凡从嘴里说出不能两个字。
  
      脑损伤,李凡思考了下,脑部受伤了就用生机散恢复身体的机能,有些人意志力不够,怕是清醒不过来,为以防万一,最后加1**清神散。
  
      李凡淡淡一笑,心想自己炼制的两种药刚刚适合他母亲的病症,看来这笔生意是跑不了了。
  
      “脑损伤啊”,李凡故意把话拉的长长的,一只手摸下巴做思考状,做戏要做全,不吹吹牛逼,人家怎么会买呢?
  
      “当然可以了,这么简单的病,就算你手臂断了,我都能给你重新生长出来,来,我给你两**药,服下去活到100岁都是小意思”。
  
      沈雪盈一听见能治,立马急匆匆的问价格,压根没考虑李凡是不是骗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