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斗罗之蓝电永存 > 第28章 玉天烬

  玉天恒看到独孤博的神色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问道:“情况怎么样?”
  “很好,非常好,雁雁体内的毒素直接去掉了一成有余,这样下去,最多半月,就可以将雁雁体内的毒素确认清除的一干二净!哈哈哈哈哈哈哈!!”独孤博笑着笑着就哭了。
  这是玉天恒第一次看到斗罗大陆这些至强者的情绪变化。
  独孤博边哭边笑边骂着,玉天恒在一旁看着心有点酸。一名封号斗罗,斗罗大陆如今绝绝对对的至强者之一,却因为自己实力的来源而家破人亡,可悲,可叹。
  独孤雁看着独孤博的样子有些害怕,拉了拉玉天恒的袖子,道:“天恒哥哥,爷爷怎么了?......”
  玉天恒揉了揉独孤雁的头,道:“没什么,放心吧雁雁,你爷爷只是太激动了。”
  独孤雁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玉天恒看着独孤雁,将手也搭在了独孤雁的脉搏上。
  “是吗?原来如此......”玉天恒睁开眼,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玉天恒懂了,长期浸泡在毒素中,外表的变化短时间内是不存在的。
  独孤博冷静下来后,对着玉天恒躬腰一拜。
  玉天恒大骇,一个闪身躲开,然后想要把独孤博扶起来。
  然而独孤博堂堂九十一级封号斗罗怎么可能让玉天恒一个二十二级的大魂师扶起来,不存在的。
  玉天恒苦笑两声,道:“前辈还是先起来吧,这一拜晚辈当真受不起。”
  独孤博长叹了一声道:“你不会明白的,一个人在经历了近百年的绝望之后会怎样。幼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老夫毕生苦难,随有盖世修为,却无奈地眼睁睁的看着身边挚爱一一逝世,老夫却顶多稍微解除一下他们的苦痛。若非有雁雁还在,老夫早已自尽。”
  玉天恒沉默了,他感受过死亡,感受过世界的不公,感受过各式各样的感觉。然而前世的他没有亲人,没有爱人,顶多有那么一两个死党朋友。
  他感觉不到这种亲人一一离开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
  玉天恒和独孤博两人沉默着,独孤雁则是鼓着脸满脸迷惑地看着两人。
  独孤博先意识到了独孤雁的情况,扭头看向独孤雁,脸上勾起一抹笑容,心中长期的阴郁除去了一部分,因为成就封号斗罗而变年轻的脸使其颜值巨高。
  一抹微笑在独孤博脸上绽放,看着自家孙女,他看到了自己接下来人生的任务。
  玉天恒满脸僵硬看着独孤博脸上的微笑,一张阴森的脸突然变得阳光帅气起来,哪怕那一头绿头发和绿眼睛看着贼扎眼。
  “雁雁,爷爷和你天恒哥哥商量一些事,你先出去怎么样?”
  独孤雁不开心地撅起了嘴,但还是乖乖走了出去。
  玉天恒看着独孤博把独孤雁哄了出去也不知道他想干嘛,稍微有点慌啊。
  独孤博扭头看向玉天恒,满脸尴尬地道:“你小子......不错......”
  玉天恒挑了挑眉,没说话,他打赌独孤博想说的一定不是这个。
  独孤博慨叹道:“老夫曾以为或许世上只有老夫和那只大脸鱼能扛住这毒,没想到今日一名孩子不仅仅能扛住老夫的毒,更能解开。这整得老夫......哈哈......”
  独孤博满脸复杂。
  玉天恒懂了,觉得自己一辈子白活了呗。
  独孤博恢复了一下情绪,道:“行了小鬼你可以走了。”
  玉天恒满脸愕然,没见过这么没礼貌的!
  然而独孤博直接将他轰了出去。
  然后独孤博凝视着玉天恒离去的背影,问独孤雁道:“雁雁啊,你觉得你天恒哥哥怎么样?”
  独孤雁一脸茫然。
  独孤博长叹一声,回了屋子中。
  玉天恒向雪星告别之后就回了宗门。
  蓝电霸王龙宗。
  一名身着红金色劲装的少年站在玉天心身后,眼中闪过一缕缕的狂暴与阴鸷。仿佛一名战士与阴谋家的结合体。
  玉天恒回到宗门门口时就看到了这一群人,瞳孔一缩。
  玉天心眼中闪烁着精芒与苦涩看着玉天恒,道:“我闭关了一段时间,出来就听到传言说你的第二魂环居然是千年的。”
  玉天恒点了点头。
  玉天心眼中苦涩更甚。
  玉天心身后的那名红金色劲装少年更是眼中战意沸腾。然而玉天恒却觉得那充满战意的表面下好像隐藏着什么。
  玉天心看到玉天恒将眼光投向少年,便介绍道:“这是天烬,也是我宗门天骄。”
  玉天恒心中默默盘算着。
  玉罗冕那个犊子玩意的儿子吗?......你最好别不要跟你那个老爹走一样的路......
  想到玉罗冕,他突然想起了一些问题。
  蓝电霸王龙宗中的玉罗冕,天斗皇室中的假雪清河。
  这两个人一定是有联系的,那七宝琉璃宗和昊天宗呢?
  会不会也有像这样身居高位的内奸?
  这时玉天恒眼神一眯,他记得原著中宁荣荣说过她有一位叔叔被宗门护法掳走的情况。
  昊天呢?......
  好像......昊天宗在唐三回宗门的时候排到了第七,但是除去唐晨好像有一位长老没出现啊......
  玉天恒眯了眯眼,他觉得这其中问题可太大了,他不打算自己想。(鉴定完毕,拖延症晚期,没救了。)
  玉天恒看着这位玉罗冕的儿子,眼中闪过一抹异样。
  玉天恒其实这时候是有点慌的。
  宗门之内非竞技场切磋不得下死手,你瞅瞅这帮小少年身板,碰一下他第二魂技指不定就重伤了。
  玉天心眼中有着一抹不甘,他的修炼速度也很快。这几天他已经觉得自己离16级越来越近了。但是看着玉天恒,再看看玉天烬,最后想到宗门年青一代修为最高的玉天敌。
  玉天恒看了一会眼前这些人,嘴角上扬,走进了宗门。
  玉天烬站在最前面,就在玉天恒走过他后他眼睛中的战意顿时化为阴鸷。
  而玉天心眼中也是狂怒。
  “妈的......还挑衅......”
  虽然在这些少年眼中玉天恒的笑容是挑衅,但实际上......就是挑衅。
  走进宗门的玉天恒嘴角咧起一抹不屑。
  然而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自信心膨胀了。
  而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的玉玄极和玉玄思两兄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都是皱了皱眉。
  玉玄极道:“天恒这孩子......好像......”
  玉玄思冷漠地道:“兄长不必给我面子,这小子该是时候给点教训了。我当年也是这样的。”
  玉玄极叹了一声,他现在正在冲击魂圣屏障。然而小他数年的二弟玉玄思已经快高级魂圣了。
  这就是纯纯粹粹的下面玉天恒和玉天心两兄弟的翻版。
  而相同的,当年的玉玄思也是自负无比。
  直到玉元震亲自敲打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