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斗罗之蓝电永存 > 第27章 解毒

  雪崩看着玉天恒亮着奇异光芒的眼睛有点畏惧,但是还是鼓起勇气对着玉天恒道:“你好。”
  “你好。”玉天恒一对眼睛眯成了弯月状。
  玉天恒这样其实是他前世的一个小习惯了,当初有一位老前辈跟他说有些人能根据眼睛判断事情,就让他练了练这种遮挡眼睛的方法。
  然而这个动作却让雪崩误以为玉天恒在笑,胆子大了起来。
  玉天恒对雪星拱了拱手,道:“这次晚辈前来为了找独孤前辈商量一些事情,就不打扰四皇子殿下学习了,告辞。”
  雪星笑着回了回礼,道:“依然是上次的地方,少宗主请吧。”
  玉天恒点了点头,走出了屋子。
  雪星看着玉天恒离去的背影,心中有着一抹异样划过,他默默地在想一个事情。
  有没有可能提前将这位蓝电霸王龙宗的少宗主邀请进未来小四夺嫡的阵营中呢......
  玉天恒在离开雪星亲王所在的大厅后,也没有着急前往独孤博的地方,而是慢慢地散着步。
  他也在想和雪星想的一样的事情。
  雪崩吗......的确很有能力,心计,城府,无一不是天下绝顶,但是不一定要遵循原著将雪崩推上大位吧......
  玉天恒眼中闪过缕缕奇异的光芒。
  玉天恒心中暗自盘算着,其实相比较之下,他还是更中意雪清河,但是听说雪清河没有这心思啊......
  玉天恒一边思索着,一边走到了独孤博的住宅。
  当他回过神时,他已经险些撞到大门上了。
  玉天恒刚刚举起手,想要敲门,就看到里面一道墨绿身影闪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子,你终于来了,快来看看,老夫的研究有了现象性的突破!!!”
  玉天恒嘴角抽了一下,其实他根本不懂药理之类的东西。
  独孤博拉着玉天恒就往屋里走,他兴奋地对着玉天恒道:“快来看看,虽然解自己的是肯定没可能,但是老夫觉得足以给雁雁解毒了。”
  玉天恒眼中闪过一抹亮光,他是真没想过独孤博的研究速度这么快,这么几天就已经可以到给独孤雁解毒的地步了。
  玉天恒想了想,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先试试吗?”
  独孤博脸上流露出一抹傲然,道:“你觉得老夫能没想到这种事?!已经试验完了!”
  玉天恒赞赏地点了点头,却没想到独孤博这老东西看到玉天恒这“赞赏”的样子脸上却流露出一抹不开心,老夫多大一人能没有你思虑周全?!
  不过独孤博也没打算骂玉天恒了,终归这个事其实还是看玉天恒的血才能做到的。
  随即,玉天恒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问道:“那你今天喊我来是干什么?......”
  看玉天恒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其实他根本不认为独孤博有什么好心。
  独孤博脸上涌现一抹僵硬:“老夫在你心中这么不堪的么?......”
  然而接下来独孤博脸上又涌现了一抹尴尬,道:“咳咳......老夫这些日子做试验和制作一些解药用掉了一批血,现在不太够......你打不打算,咳咳,再给我来点?”
  玉天恒脸一黑,他其实给的也的确不多,但是没想到独孤博这么浪费的玩法。
  玉天恒无奈的伸出右臂,道:“赶紧!”
  独孤博脸上流露出一抹感谢。然后毫不客气的拿出一套设备对玉天恒的大动脉下起了手。
  抽完血后,玉天恒脸上流露出一抹虚弱与苍白。
  玉天恒破口大骂道:“你个老东西抽了我多少血?!?!?!”
  要知道他可是有千年魂环和龙形彼岸花洗礼过身体的人,可是现在居然因为失血过多导致身体不舒服了!?!?
  独孤博脸上流露出一抹尴尬,也不答话,直接将血袋装进了魂导器里。
  身边独孤雁看着玉天恒脸上的苍白之色,心疼的道:“天恒哥哥,你很不舒服么?”
  独孤博脸一黑,玉天恒则是嘴角勾起一道弧度。
  “没事,放心吧雁雁,天恒哥哥没事。”
  揉了揉独孤雁的小脑袋,但是脸上还是流露出抑制不住的不舒服。
  独孤博似乎也有些过意不去,稍微带有一些结巴地道:“要不然......老夫给你再配一些补身体的药?”
  玉天恒咳嗽了两声,道:“来点吧,你这个老东西抽的血太多,身体很不舒服。”
  独孤博拿起屋子里的药鼎,匆匆走到了后院。
  独孤雁则是扶着玉天恒躺到了床上。
  独孤雁脸上流露着一抹担忧,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玉天恒眼中闪烁着无尽虚弱。
  过了没多久,独孤博回来了,手中还拿着两管药剂。
  独孤博将其中一管递给了玉天恒,道:“直接口服,放心。”
  玉天恒看着手中的翠绿色药剂,也不怀疑,直接喝了下去。
  一股暖意涌进了玉天恒的浑身经脉。
  不同于碧磷蛇充满毒气的绿,这股绿是生命的气息。
  “雁雁,你扶一下我。”
  玉天恒盘腿坐在床上,缓缓的将这股气息运到四经八脉。
  暖意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清凉。
  本来根本不兼容的两股感觉,在玉天恒体中却是完美融为一体。
  睁开眼,玉天恒问独孤博道:“这是什么药剂?生命气息居然这么强盛?”
  独孤博脸上流露出一抹自信。
  “这可是老夫用顶级草药的一部分炼制出的药剂,自然生命气息强盛。”
  玉天恒好奇地看向独孤博手中的另一管药剂,问道:“这一管是干什么的?”
  独孤博看着这一管药剂,眼中就闪烁着根本抑制不住的喜色。
  “这就是......可以治愈我们爷孙俩的真正的......生命的药剂。”
  玉天恒一怔,随后眼中也是闪烁出精芒。
  独孤博眼中闪烁着复杂,将这管药剂递给了独孤雁。
  “雁雁,喝了这个。”
  独孤雁眼中流露出一抹好奇,然而对于独孤博的信任却让独孤雁毫不犹豫喝下了这管药剂。
  玉天恒和独孤博都是满脸期待的看着独孤雁,希望能看到一些奇迹。
  然而等了许久,独孤雁也没有身体变化,这让玉天恒有些气馁。
  然而独孤博却神色不变,将手搭到独孤雁的经脉上,没过多久,眼中就闪烁出一抹恐怖的精芒。
  “有效果,啊哈哈!有效果!太好了!天可怜见我独孤一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