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斗罗之蓝电永存 > 第5章 第一魂技,千鸟

第5章 第一魂技,千鸟


  玉天恒看不到自己的身上浮现出了一层蓝色的角质层的影子,然而玉玄思看得见。此刻的玉玄思满目震惊,他甚至有点嫉妒自己的儿子了。
  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现象,他知道——这是蓝电霸王龙宗独有的秘技,龙化。
  可这是魂宗级强者才能用的秘技啊!!!这小子才魂师,才魂师!!!玉玄思在心中疯狂咆哮。他知道这次的魂环吸收没问题了,哪怕只有一个虚影的龙化,对人的增幅也是无比巨大的,再加上他知道自家儿子从小就有魂力,如今魂力其实不低。他现在已经开始想回去之后怎么蹂躏自己儿子以发泄自己的羡慕嫉妒了。
  玉天恒潜意识中咬了自己舌尖一下,为了让自己的意识恢复过来。
  玉天恒身体不断颤抖,已经渐渐地开始往外渗血了。宁月淑在旁边无能为力的看着自己儿子在痛苦中挣扎,满脸痛苦。
  随着时间的推移,玉天恒的身体逐渐稳定下来,宁月淑也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眼角眼泪还没抹掉。
  玉天恒眼睛缓缓睁开,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往后一倒,晕了过去。宁月淑直接上前抱住玉天恒,玉玄思则是摸了摸玉天恒的脉搏,道:“没事,只是疼晕的。”
  第二天早上,玉天恒睁开了那一对略显黯淡的眸子,只感觉到浑身酸痛。慢慢坐了起来。然而此刻的他还是有些虚弱,控制不好自己的动作,惊醒了在一旁的玉玄思和宁月淑,宁月淑起来就问自己的儿子:“怎么样天恒,还不舒服么?”
  玉天恒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道:“还好。”随即走出了帐篷。
  驱动魂力,使得武魂附体,玉天恒看了一眼,还不错,挺帅,就是只有一道黄色光环围绕着他让他有一丝淡淡的不爽,此刻的他只是再想那些封号斗罗一武魂附体叮叮叮叮的九个魂环浮现有多帅。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催动第一魂技,手上出现了一丝闪电,渐渐地,这道闪电的规模越来越大,最后不断发出“呲呲呲”的声音,一团蓝色的闪电在玉天恒手上闪烁。
  玉玄思看到这一幕,问道:“天恒,你这是什么技能?”
  玉天恒也没说话,直接将手砍向旁边的一棵大树,大树应声而断。
  玉玄思一惊,看了一眼,脸上流露出一抹淡淡的惊色,第一魂技居然就如此霸道。随后又听到玉天恒一句话。
  “随着我注入的魂力增加,威力会越来越大。”
  “那你刚才注入了多少魂力呈现了这样的威力?”
  “大约......五成魂力。”
  也就是一天用两次......这个事,总觉得有点熟悉。
  不过没关系,现在他只是一个魂师,不要紧。
  等到回到了族中的时候,几个小朋友都围了上来,并且告诉了玉天恒一个他早就已经猜到的消息——昊天宗退隐。
  听到这个消息后,玉天恒叹了一口气,因为如今的蓝电霸王龙就是第二宗门了,可是来自武魂殿的直面威胁却又更大了。
  然而玉天恒又想了想,到也不慌,反正如今的武魂殿除了供奉们其他的连威胁到蓝电霸王龙宗都没戏。
  不过玉天恒有一个想法,他打算帮四族一把,要知道,四族可是有大用的,不指望着收服他们难道还不能请他们帮点忙么?
  玉天恒眯了眯眼,他打算先去劝一下玉元震,如果玉元震不听就自己弄点金魂币,原著中白鹤那种高傲的人为了一百多金魂币玩命,他有自信几千金魂币应该还是能弄到的。
  一名族人拿着测试魂力的水晶球递给了玉天恒,玉天恒拿着水晶球,族人一脸不确定。
  “15级,15级魂师,天恒少爷果然是绝世天才,6岁的15级魂师。”
  好一波尬吹。
  玉天恒微笑着对这名族人点了点头,随后前往宗主府打算和玉元震商量一下有关四族的事。
  宗主府门口的两名族人看了一眼玉天恒,直接侧开了身子,玉天恒满脸懵,宗主兼族长的府邸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让一名少年进。玉元震看到是玉天恒进来,冰冷的脸上流露浮现了一抹和煦的笑容。
  玉天恒凝了凝眉:“爷爷在为昊天宗一事烦恼么?”
  玉元震点了点头:“是啊,昊天宗身为天下第一宗门就这么退出了魂师界,喜忧参半吧,宗门又往前走了一步,但是却更直面武魂殿了。”
  玉天恒想了想,回答道:“爷爷,不一定,首先武魂殿这次行动中被唐昊一个人就可以算是被击杀了包括教皇在内的三个人,除此以外,针对昊天宗的军事行动也让武魂殿损失了大量的中层力量和一部分高层力量。这导致了武魂殿绝对不敢明面暗面对我宗门中实施任何大规模的阴谋。其次,七宝琉璃宗,下四宗,两大帝国不会在昊天宗退隐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蓝电霸王龙宗再被灭的。”
  玉元震点了点头,随后又担忧的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想到了,可是我所最担忧的地方不在这里......”说着玉元震眼中流露出一抹忌惮。
  玉天恒想了想,估计玉元震是在忌惮以千道流为首的那几位供奉。
  玉元震回过神来,问道:“天恒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我这次来找爷爷是想商量一下支援昊天宗附属宗门的事。”
  “支援昊天宗附属宗门?”
  “是,既然武魂殿对昊天宗动手了,那其附属宗门也不会放过,等到武魂殿停止对昊天宗附属宗门的行动之后,我们就可以出手支援了,不过不要一次性,要暗地中一次次的支援。”
  玉元震挑了挑眉,问道:“那几个宗门我倒是知道,不过值得吗?”
  玉天恒知道玉元震问的是什么,点了点头:“值得,未来如果昊天宗有弟子可以在未来重新凝聚起附属宗门,这个人情就更重要了。”
  玉元震想了想,点了点头:“但是不能以宗门的名义,而且要以你的名义。”
  玉天恒脸上流露出一抹疑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按道理说如果是想要把锅甩到一个六岁少年身上的话谁也不信啊。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
  看着玉天恒向外走出的身影,玉元震嘴角挑起了一抹无比微小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