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第四动物管理局 > 第120章:题诗

  斗罗宫,这是这座欧式城堡的名字,是以斗罗王的名字命名。
  该城堡位于明德市南部边缘,外形奇特。地理位置也具特色,这座城堡面积达到了骇人的1万平方米,差不多两个足球场那么大。还有一个500个座位的露天剧场,这栋堪称乌托邦式的建筑矗立在陆地和森林的交融处,从原始的建筑线条中勾勒出一个充满未来感的世界,熠熠生辉。
  最重要的是,有一个集花园、森林、绿草相结合的纯天然游泳池。完美如画的花园、摇曳的古树,这一切都营造了一个令人身心放松的人间仙境。拾径而归,和煦微风携甜美香气扑面而来,令人心醉的同时,神情不由一振。
  天鹅湖城堡,这是从今以后它的新名字。
  “哎?轻轻的放……对对对……”
  “还有把这张画挂在最中间的地方,小心些……”
  “往右边一点……对……”
  白若初不断对工人进行各种指导以及分配任务,事无巨细,房子的装饰、摆放和分配都必须经过自己的肯定。
  香腮渗出细汗,小脸更是微红,不过她根本不嫌麻烦,反而兴趣高涨。这个是他送给自己的礼物啊。
  “初初,你歇会儿吧!别累着自己。”
  白小翠扶着吴崖走过来,见白若初这番模样,好笑之余,也有些关心。本来对于白若初突然搬家,白小翠倒是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只是吴崖怎么也不肯搬,虽然秋风悲画也是一个新家,并没有太多的眷恋,但是他嫌麻烦。不过当听到是斗罗王的城堡之后,吴崖立马就同意了。
  “姑爷爷,翠姨,你们来啦?走走走,我带你们去看看新家的游泳池,不,应该说是一个美丽的湖。”
  见白若初小脸红扑扑的,脸上写满了开心,白小翠也露出溺爱的笑容。多少年了,初初多少年没有像这样露出没有伪装的笑容了,记得上次还是她在军校获得人生第一次重大荣誉的时候吧。白小翠刚想答应,却被吴崖打断。
  “游泳池的事待会儿再说,先带我去斗罗王的坟墓,我得去跟老朋友打声招呼。”
  与斗罗王同时代的风云人物,如今只剩下两人了,吴崖和冯斑。
  “哦哦,好的,姑爷爷跟我来吧!”白若初也反应过来了,吴崖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斗罗王么。
  狮族墓地,是师家专门开辟出来的私人墓地,位于城堡领地范围的森林最深处。
  斗罗王巴巴里之墓。
  斗罗王的墓很好找,墓地中心最大的墓穴就是他的长眠之所。墓碑上的字非常简单,只刻了墓主人的姓名。没有其它生卒年、立碑人、立碑时间还有活着的人,用心、用情、用泪、用血、用爱写下的语句。
  虽然吴崖看不见,但是他却比任何人的感受都来得强烈,即使死去,地下骸骨也在散发极其恐怖的威芒。
  站立良久,突然将佝偻的身子挺起来,浑身爆发出极其强大的气势,面色严肃,口吐真言:
  “杀得雄名威万古,
  更无一兽与其及。
  山中力压豺狼虎,
  却留孤狮半夜啼。”
  吴崖用一首诗概括了斗罗王的一生,两人相识于各自微末之间,几十年来有合作有竞争,有煮酒论英雄,也有沙场点兵交战。明明暗暗交手这么多年,惺惺相惜,却没想到他却落得如此下场,可悲、可叹!
  斗罗王的墓碑除了名字之外别无其它,不是不想写,而是族中没有人有资格写。今天由吴崖题诗,倒是正好补上了这个遗憾。
  吴崖说完便转身离开,似乎他来的目的就是为斗罗王题诗一般。还是白小翠率先反应过来,赶紧对白若初说道:
  “初初,赶紧让最顶尖的刻碑师将这首诗给斗罗王题上,落款就写老友吴崖赠就行。”
  说完朝吴崖追上去,白若初也反应过来,连忙打电话吩咐下去。自己家的姑爷爷其实从不轻易作诗,除非遇到特别重要的人,而且就算如此,也只说半句,好多年没有说过完整的诗了。上一次还是二十年前在白若初姑奶奶的葬礼上。
  ……
  动管四局地牢,还是永恒不变的夹杂着酸臭糜烂的味道。
  哐当!
  地牢的大铁链子再度被打开,黑暗的地牢中唰唰几声,颜色不一的眼神瞬间朝门口行注目礼。
  距离上次黄大仙被关进来还没过多久,现在又迎来了一个“新朋友”,是动管局的效率增高了,还是罪犯太多了?
  “哟?文探长又是您抓的啊?太厉害了,我相信四局在您的管辖范围内一定会出现人妖和平相处的盛况。”
  文太一进去就被黄大仙率先认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通马屁。接着还不忘补一句:“那您看您之前说的减刑那事?”
  此时的黄大仙已经不复之前刚进来时的傲气与整洁,满身污秽不堪,蓬头垢面。
  “嘁~放臭屁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进了这里还想出去?可笑。”
  黄大仙对面牢房里传来一声嗤笑,师杰躺在木板床上不屑的看着一脸讨好之色的黄大仙。
  文太没有搭理两人,拖着一个昏迷的犯人直接扔在师杰旁边的牢房。玩味儿的看着他说道:
  “师杰,想不到你在这个破地方还没发疯啊?我倒是小看你了,还是说抱有什么幻想?那我今天就来告诉你,你的幻想破灭了。喏!这个就是你的主子师刚。”
  什么?
  刚才还一个悠闲的师杰,听到师刚两个字瞬间从床上一个直挺跃起,透过铁柱看向昏迷不醒的师刚不由一声悲呼:“少爷!”
  嘁~
  见他这番模样,文太连取笑的心思都没有,刚想离开,路过黄大仙牢房的时候突然被他抓住衣袖。
  “文探长,求求你,你说过帮我申请缓刑的,你可不能骗我啊,我错了,我改,我可以改过自新的,我不想待在这个地方了,太可怕。”
  黄大仙更是跪在文太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语气说不出的诚恳与恐惧。
  “去你妈的,弄脏老子衣服弄死你。”
  文太抬脚就是狠狠一踹,将黄大仙踹在地上滚了好几圈,随后拍了拍衣服扬长而去,丝毫不顾身后哀嚎的黄大仙。
  哐当!大门重新关上。
  出来后不久,文太隐晦的左右看看,找了一个没有摄像头的角落,从兜里翻出一个布条,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强敌环饲。